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99章 墨知秋

第1999章 墨知秋 [ 返回 ] 手机

陆景和赵清芷、谢清歌一起到大唐雨景时,小雪已经在田野里积累了薄薄的一层,点缀着大唐雨景10座风景美丽的庄园。仿佛是一幅名家点染的山水画在面前展开。

大唐雨景10座庄园中有8座对外开放。听枫阁和紫罗兰两座精致典雅的小型庄园是陆景的自留地。婉仪更喜欢中式风格的听枫阁多一些。

今天的午餐在听枫阁举行。

宽敞的马路两旁的杉木上白雪点点。顺着马路直抵大唐雨景的最深处,人工河的上游。一座典雅的中式园林般的别墅出现在陆景三人面前。

将车停在庄园中,三人一起进入庄园中。门口侍立的两名旗袍侍女盈盈行礼:“陆先生好!”

跨入门槛的一瞬,赵清芷悄然的紧扣着陆景的手。谢清歌抿嘴一笑。今天婉仪姐请客来得人不少呢。

转过花厅,左侧的雕栏画栋的会客厅中传来欢声笑语,就见一个个美丽的女子在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笑,指点着雪景。

“小芷,歌儿,我们进去吧!”陆景笑了笑,轻轻的搂着赵清芷和谢清歌的细腰,拥着她们俩走进摆置成餐厅的会客厅中。

卫婉仪,关宁,何梦明,杨晚婷,明雪,唐雨瑶,风白露,董晚瑶,董冰,墨知秋、苏琳,墨静雯,小季,高婉薇,黎倾城都已经在其中。

看着风情各异、和他的生命有着深刻纠缠的女孩子们,陆景心中微醉。

不多时,餐厅中传来莺莺燕燕的笑声。

白雪飘飘,天地间仿若混然一片。清冷的寒气给隔绝在车窗外。

妩媚而明丽的墨知秋心烦意乱的开着白色的新款世爵跑车,离开大唐雨景。

这辆名贵的跑车是她5月份从哈佛大学商学院毕业回国后,陆景送给她的。她后来去德国法兰克福的风景文化集团报道。这辆车就丢在了京城。今天又开始启用。

昆成汽车在2009年收购荷兰世爵公司后,立即将世爵引入中国。其开发的价格在200500万区间的新款跑车立即打开局面,销售火爆。而且,凭着中国市场的反哺,加上世爵品牌在欧美市场多年积累的口碑,逐渐的在欧美市场打开局面。

“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手机铃声蓦然响起。墨知秋拿起车盘上精美的智能手机s9接了电话,懒洋洋的“嗯”了一声,“云大小姐,找我有事情啊?”

电话是云玉致打来的。云玉致是她在哈佛四年的同学兼室友,好友兼闺蜜。

云玉致语气轻柔,扭扭捏捏的道:“那个,知秋,呃…。我问下你,今天的聚餐怎么样?”

墨知秋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心情倒是好了些。好歹,她还今天能来参加聚餐。云玉致可是连邀请都没有接到。又感觉有些同病相怜,劝道:“玉致,别想着他了,还是赶紧找人嫁了吧。”

云玉致急忙忙的辩解道:“知秋,我才没有那个意思啊。你别误会,我就是问一下今天有哪些人去了。”

墨知秋翻个白眼。将车停在路边,拿着手机道:“少来啊。玉致。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啊。你的那位陆哥现在还不知道抱着谁快活呢!除了白露姐、晚瑶姐以外,四大花旦,四大名媛、四大助理、三大校花都在。我们俩再怎么想都没用。”

云玉致愣了下,清幽的叹口气,“知秋,你说漏嘴了。”

墨知秋羞恼的道:“哼。我不说漏嘴,你还不是知道啊?”挂了电话,轻轻的捂着滚烫的脸蛋发呆。想着她的少女心思,一时间悲从心来,泪珠不自觉的流下来。

墨知秋一边哭一边开着车回到湖东区贤府别墅中。想了很久,拨了董晚瑶的电话,“晚瑶姐,我想请你帮我……”

明华居的别墅中,一个高挑貌美的女孩坐在二楼的客厅中呆呆的看着飞扬的小雪。身上带着大家闺秀的韵味。

许久之后,已经接任云图集团董事长职位的云玉致轻轻的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有些感情啊,强求不得的!

元旦之后,没几周就是春节。这是父亲去世后的第一个春节。陆景显得忙碌了很多。去母亲那边帮忙,照顾家里。年后便是到处拜访亲朋好友。一直忙碌到正月十二才停下来。

这天下午,陆景在家中处理了几封邮件,坐车到湖东区贤府别墅12号别墅。

“哥…”董晚瑶笑颜绽放的迎着陆景,一身烟蓝色棉衣、修身牛仔裤,曲线修长、雪肤光润。嘴角一粒美人痣平添她几分风采。

“晚瑶,越来越漂亮啊!”陆景微笑着搂着董晚瑶,一起走进幽雅的别墅中,“怎么今天有空来京城看我。我记得欧洲可是不过春节的啊!”

董晚瑶笑吟吟的给陆景倒了杯热茶,坐在沙发上,说道:“哥,他们不过春节。我要过啊。白露在法兰克福呢,我偷懒在家里多呆几天再过去。知秋也也一样。”

陆景就笑起来,“知秋在风景文化集团里的工作怎么样?”

董晚瑶道:“她啊,很聪明啊,工作很快就上手了。哈佛大学的高材生嘛!”

陆景点点头,感叹道:“中国的基础教育世界一流,可惜高等教育要差一些。有人说高校要去行政化,这根本不是问题的关键。而只是无脑的跟着西方媒体开的药方走。去了行政化,他们好在高校内讲自由主义、民主嘛!实际上,美国的大学里是不能讲共产主义的吧?学生工作这一块阵地断然是不能丢的。”

“去行政化从来就不是高校改革的关键。不然老三届的那些学生怎么成为中国如今工业化的脊梁?中国的火箭技术,材料技术等等关键技术是怎么保持在国际一流水准的?关键还在于狠抓高校学风:不能进了大学就放羊,搞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要狠抓教育界的风气。一些教授骗国家的补贴,一些教授潜规则女学生,一些教授拿国外的补贴给西方站台都是半公开的事情。要下大力气治一治这些人。”

“至于。诺贝尔奖的问题。中国的国力强大了,这个奖自然会颁给中国人。水到渠成的问题。不要以为那些评奖的委员多么高尚。反倒是‘产学研’结合这一块要加大力气培育。论资排辈,那个国家都免不了。不应作为关注重点。现在有各种各样的平台,消息咨询发达,真正有水平的学者,肯定可以出人头地。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嘛!”

董晚瑶好笑的白陆景一眼,“哥,我就说一句话,引发你这么大的感慨啊!”

陆景哈哈一笑,将董晚瑶抱在怀里,绵软修长的娇躯幽香满怀,手指轻轻的捏了下她的琼鼻,“最近过年,拜访的人多了。很习惯就进入高屋建瓴的思维。哦,晚瑶,你的惊喜呢?”

董晚瑶娇俏的抱着陆景的脖子亲吻,在他耳边道:“哥,我们先去洗澡,我一会穿给你看。”

“你个小妖精。”陆景微笑着道,心里倒是很有些期待。晚瑶的制服可是相当漂亮、有感觉的。

一个小时后,卧室中。董晚瑶将一块丝巾蒙在陆景脸上,轻笑着道:“哥。不许揭开啊。”说着,轻盈的走出卧室。

片刻后,一个容颜精致,身材窈窕宛若玉女般的女孩穿着轻薄半透的睡衣走进来。

身高明显比晚瑶172m的高挑身材要矮一些。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色烟柳满皇都。

阳春三月,风景优美的燕大的校园中学子如织。陆景开着一辆低调的黑色奔驰车。缓缓的停在燕大的一处教授楼前。

副驾驶座上哼着小曲的墨知秋解开安全带,扭身抱着陆景的脖子,笑兮兮的在他脸颊上亲吻一口。

“好了,知秋!一会我们还要见虞教授。”陆景有些无奈的拍拍墨知秋黑色铅笔包裹着的浑圆的小俏臀。

“我高兴啊!”墨知秋笑着说道,下车后乖巧的去后备箱里拿了礼物拎着。走在陆景身边,一起进了教授楼。

墨知秋穿着卡其色的外套,黑色的铅笔裤,身姿窈窕。容颜精致,玉女般的风情流溢。22岁的女孩浑身都透着美感,骨子里的妩媚就跟茶气一样暗香浮动。

5楼处,陆景按了门铃。

约好时间等在家中的虞教授开了门,将陆景、墨知秋让进家里。看到墨知秋将礼物放在茶几上,笑着道:“陆景,你啊,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

陆景就笑,“虞教授,找你办事哪能空手上门啊!”

燕大经济学院的虞子平教授和他的研究生、博士生导师民大的赵教授是多年的好友。而且虞教授受聘于公司,担任高级董事。陆景和虞教授是老熟人。

虞教授五十多岁,爽朗的笑起来。陆景找他办事,选择在家里来拜访他,显然是私事。而找他办私事,这可是送份人情给他。陆景的人情,京城里不知道多少人想要。

陆景指指妩媚潋滟的墨知秋,说道:“虞教授,知秋去年毕业于哈佛大学大学商学院,在欧洲工作一段时间,突然来和我说想回国读研。我只得带来拜访你。”

虞教授点点头,放下手中的茶杯,和蔼的问道:“知秋,你初试成绩是多少?我手上还有一个研究生的名额。”

墨知秋肚子里正在腹诽陆景:她读研是陆景的安排。她和墨静雯关系很差,留在陆景身边根本不可能。只能换一种方式。这时,宛若淑女般,声音清脆的答道:“虞教授,我没有报名参加研究生初试考试。”

虞教授就有点龇牙,这就难办了,琢磨着,说:“这样,你先来燕大的经济学院读书。剩下的手续我来跑。”他在学校还是有点面子的。搞个特招名额,有点问题,但可以争取。

陆景忙道:“别。虞教授,我是提前来和你打招呼,知秋今年会报考你的研究生。”

虞教授心里一松,就笑起来,“你不早说啊!”

谈话的气氛越发的融洽。

陆景和虞教授聊起经济学的话题,谈了一个多小时,陆景、墨知秋请虞教授吃了晚饭,这才道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