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07 偷听

007 秘密

“爹,马村长的迁坟仪式搞得场面很大啊?”王宝玉跟着贾正道进到院子后,忍不住问道。

“瞎说,是他爹迁坟,不是他。”贾正道纠正着王宝玉说得话,王宝玉不由嘿嘿直笑。贾正道小声说道:“宝玉,你看到没,迁坟也能敛钱。”

王宝玉点了点头,懂了。东风村一共三百九十户人家,村长家的事情,谁敢不到?多了不算,每户随礼十元,马顺喜就有近四千块钱的收入,这还不包括有个别溜须的。

王宝玉暗自佩服马顺喜,村长就是村长,脑袋就是好使,爹死了二十年了,还可以用来赚钱,真是生财有道,他爹真是“死得其所”了。

就是这时,王宝玉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谁啊?邻居李秀枝。

李秀枝正趁着礼帐桌人少,走了前去,会计张时趣头也没抬,问道:“多少钱?”

李秀枝小声说道:“五块!”

张时趣抬起头,似乎没有听清,又问道:“多少钱?”

李秀枝涨的满脸通红,将钱放到桌子上,转头离开,后面传来张时趣有些戏弄的话语:“李秀枝,五元!”由于声音很大,惹得一群心痒痒的大老爷们一阵起哄,“卖的不贵啊!五块钱值!哈哈”

李秀枝很羞恼,回头狠狠瞪了张时趣几眼,嘴里骂道:“坏心眼的,你娘才只卖五元呢!”

张时趣也不生气,说道:“我娘六十多了,恐怕连五块都卖不到了,还是你卖吧!”说完,人群里一阵爆笑。

王宝玉偷偷抿嘴乐了,李秀枝果然小气,村长的事都好意思小气。不过,自己能懵了她十块钱,说明自己的本事还真不赖。

贾正道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棉长衣,前面一排布疙瘩的纽扣显得人身板笔直,这种场合他向来不苟言笑,村民们见到他纷纷打招呼,这也不奇怪,毕竟贾正道在东风村还算是个有学问的人。

马顺喜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几步迎上前,将贾正道接进东屋,喷香的茶水已经备好,桌子上还有几盘小点心,贾正道喝了一杯茶,也不耽搁,催促着赶紧上路。

说话间,几辆大马车停在了马顺喜的院门前,王宝玉跟着贾正道上了第二辆,同行的还有挖坑的几个身体健硕的汉子,挖坑用的铁锹等家伙什凌乱的扔在他们脚下。

在头一辆马车上,王宝玉看到了一个重量级的人物,村支书迟立财,他身边还坐着几个村干部,看样子也想去看一下热闹。

眼见人都到齐了,马顺喜跳上迟立财的那辆马车,宣布出发。马蹄声阵阵,随着车子的颠簸,一行人晃悠悠的过了几条道,又过了几个山岗,屁股还没有坐稳,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大家便都下了车。

“早知道这么近我就走着过来了,颠地我屁股生疼!”王宝玉小声嘟囔着,贾正道连忙瞪了他一眼,路不在远近,村长要的是面子。

贾正道为马顺喜村长老爹选的坟地,就在前面一个簸萁形小山的缓坡上,下面一条小溪环绕流过。

一行人走上山,到了目的地,贾正道让王宝玉从包中取出罗盘,表情非常严肃地将罗盘放好,参考罗盘上的指示,前后左右地查看,时而嘴里念念有词,时而眉头紧紧锁住。

人群开始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贾正道的一举一动,生怕自己的一句话,或者一个不敬地行为坏了这里的风水。

在将罗盘移动了几个地方以后,贾正道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就是这里了。”

马顺喜似乎也长长出了一口气,凑上前小声问道:“贾师傅,这个地方的风水有什么讲究啊?”

贾正道捋了捋胡子,伸手指点着说道:“马村长你看,这里面向东南,前面有照,后面有靠,前面溪水环抱有情,后面几重高山引来龙脉,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前面朱雀山形如笔架,后面玄武藏着财源。这里不光有财运、官运,而且后世辈辈出状元。”

贾正道的一席话,乐得马顺喜嘴巴笑得都快咧到耳朵了,口中催促道:“一切都听贾师傅安排,就选这里。”

顺着贾正道一声“开土!”,几个壮汉挥动铁锹,开始挖土,马顺喜在给贾正道点上一支烟之后,也许出于高兴,又给了王宝玉一支烟,随后就去村支书迟立财那群村干部那边发烟去了。

就在这时,王宝玉突然觉得肚子轱辘直响,一阵阵的疼,好像要拉屎。他对干爹贾正道小声说道:“爹,我肚子疼,先找个地方大便一下。”

贾正道说:“懒驴上套,真是毛病多。快去快回,一会儿就完事儿下山。”

王宝玉颠颠地跑到百米外的一个小树丛后,迅速脱下裤子,“噗通通”一阵响,伴随着一团臭气,王宝玉畅快地屙出一堆大便,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

提起裤子,从中山装的衣兜里摸出火柴,王宝玉点上香烟,准备回去。就在这时,他看到两个人正一边抽着烟,一边说这话朝这里走来。

两个人他都认识,正是刚才的支书迟立财和民兵连长龚向军,看两个人的表情,似乎在谈私密的事,王宝玉一时兴起,就躲在树丛后,想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说起民兵连长龚向军,王宝玉就气不打一处来,倒不是龚向军和他有仇,而是这个龚向军,就是草包一个,啥能力也没有,再现在都是和平时期了,哪来的民兵,可是他还是占着民兵连长的位置,挣着村官的薪水,说到底,还不就是因为他姑父是柳河镇的镇长。

气归气,王宝玉还是竖起了耳朵,迟立财和龚向军两个人走近后,先是解开裤子,掏出家伙哗哗地撒尿,迟立财一边尿尿,一边问道:“向军,我让你去镇里找你姑父李镇长的事情进展怎么样了?”

龚向军道:“支书您放心,一切都办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