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44 烧荒闯祸

044 烧荒闯祸

王宝玉早就查看好了地形,于是叫过来几个身材魁梧的汉子,将兜里的香烟给他们几个一人发了一支,自己也点上一支,汉子们高兴地吧嗒吧嗒地吸着烟,王宝玉如此这般的安排了一下,这几个汉子不停地点头得令,

随着王宝玉的一声令下,几个魁梧汉子率先挥动起砍刀,大家从山脚开始,分几个方向,对着带刺的榛材棵,使劲砍了下去,一排排的榛材棵在人们勤劳的努力下纷纷倒落在地,一时间,劳动的场面很热闹。

百十号人,只用了一个上午的时候,就砍出了一条宽五米的防火带,又在王宝玉的指挥下,开始从若干了方向,点燃拾来的干树枝和玉米秸,趁着风势,开始放火烧山。

一时间,东风村的北山之上,浓烟滚滚,一片火海,大火烧在榛材棵上,发出啪啪的声音,传出去很远。

马顺喜正坐在办公室里美滋滋地抽烟喝水,自己的对头迟立财走了,东风村已经成了他的天下,正得意的时候,副村长龚向军慌慌张张地进来了,说道:“马支书,北山起火了!”

马顺喜扑腾一下站起身来,走出了办公室,果然看见北山之上看起来烟雾缭绕,火烧的很大,而且还连成一片。

“着火的地方是哪里?”马顺喜急忙对身边的龚向军问道。

“看起来好像是五队的荒山。”龚向军挠着脑袋不敢确定地说道。

马顺喜扔掉烟头,说道:“不是好像,我看就是!王宝玉今天来上班了吗?”

龚向军想了想说道:“好像这两天都没看到他。”

“这就对了!王宝玉这个小兔崽子,胆子可真大,我听说他今天带着五队的队员开什么荒,没想到他竟然敢放火烧山!娘的!”马顺喜骂骂咧咧地说道。

“马支书,我听说王宝玉开荒山的事情是您同意的。”龚向军说道。

“他娘的,老子同意的咋地,但老子没让他烧山啊!这让镇里看到了,还不得训老子。去,把王宝玉抓来。”马顺喜对龚向军吩咐道。

“支书,我虽然是民兵连长,可是现在连一个民兵也没有啊!怎么抓啊?”龚向军为难地说道。

“老子亲自去抓他!”马顺喜气哼哼地说着,向着北山赶去,龚向军也连忙追了出去。

到了北山脚下,马顺喜更来气了,他看到王宝玉正叼着烟,坐在一堆玉米秸上指手画脚的跟在场的老百姓们讲话,那样子,显得很是耀武扬威。再看山上,火势基本已经下去了,只是空气中还弥漫着浓厚的烟雾。

“王宝玉!”随着马顺喜的一声喊,人们回头看见村支书来了,立刻让开了一条路,马顺喜直接冲进了人群,揪住了王宝玉的衣服领子,很生气的说道:“王宝玉,谁他娘的让你放火烧山的?胆肥了!”

王宝玉一看马顺喜这个样子,也很生气,他一把甩开了马顺喜,整理了一下衣服,毫不畏惧地说道:“别他娘的拽我衣服,开垦荒山是你同意的,放火烧山咋地,这又不是防火期内,更何况还打了防火带。”

“老子说不行,就不行,老子现在就把你的生产队长给撤了,让你再得瑟!你个缺爹少娘的王八羔子!”马顺喜被王宝玉一顿抢白,大怒道。

王宝玉听到这话,不但没生气,反而笑了。他拱拱手对在场的百十号男人说道:“各位老少爷们,对不起了,马支书把我撤了,以后的事情我就不管了。”

在场的男人们面面相觑,忽然,一个魁梧的男人大喊道:“凭啥撤了王队长啊?我们不同意。”其余的人一看此情景,也跟着喊道:“不同意!不同意!”一边喊还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大砍刀。

百十号男人一起挥舞着大砍刀,别说,这阵势还真是挺吓人的,马顺喜当场愣住了,这场景自己还真没料到,拉泡屎的工夫王宝玉就跟老百姓打这么热乎了?

龚向军见状连忙走向前去,大声呵斥道:“咋的?都他娘的想造反啊?把刀都给老子放下!”但是没有一个人就范。

马顺喜虽然是村支书,但也明白,老百姓的众怒是不能犯的,不是有句话叫做“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嘛!他马顺喜如果犯了众怒,怕是下次选举的时候,没有人投他的票,他的村支书就干不成了。

马顺喜毕竟是老油条了,连忙换上了一张笑脸说道:“大家不要乱,我刚才是一时激动,并没想真得撤了王队长,王队长年轻,很有工作热情,又有头脑,是东风村难得的人才。我们村就需要这种人才,能够带领大家向前走,走上富裕的康庄大道。”

群众的情绪稍稍平息了,大家不再说话,但手中的砍刀却没有放下,王宝玉嘿嘿笑了,他虽然生马顺喜的气,但也知道事情不能闹大,王宝玉对大家说道:“大家不要乱,支书也是一时着急,这个事情也确实是我的错,我回去写一份检查。”

马顺喜当然知道是王宝玉替他解围,也陪着笑脸说道:“王队长,检查嘛!不用写了,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一定要村部研究决定。这镇里看到了山火,追查下来,还是很麻烦的,你我都逃避不了责任。”

事情说到这个份上,王宝玉也不再说什么,马顺喜回去了,说是要准备应对镇里的检查,这场山火肯定会有人来查的。

王宝玉显然没有估计到事态的严重,马顺喜走后不久,田富贵也急匆匆的赶来,得知了这个情况,将王宝玉拉倒了一旁,小声说道:“宝玉,这样大范围的烧山,镇里肯定不会不了了之的,你还组织了这么多人,肯定瞒不住,不行你还是到别的地方去避一避吧!”

王宝玉听田富贵这么说,有些蔫吧了,但转念一想,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躲躲藏藏的,这也太叫人笑话了,该来的躲也躲不掉,心一横,说道:“田村长,你放心,镇里来查,我一个人兜着,绝不连累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