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58 拉种子

058 拉种子

王宝玉一听,也放开谈了起来,还不能控制地点了一支烟,他重点说了一些农村的落后,不通车,没有电话,村民文化层次低等等,程国栋很认真地听着,不住地点着头,还拿过办公桌上的一支笔,重点的地方一一记了下来。

等王宝玉口若悬河地讲完后,程国栋表情凝重地说道:“小王,你说的这些我也清楚,只是事情还得一步一步来,饭也要一口一口的吃,当前困扰农村经济发展的,主要就是信息闭塞的问题,这样,先解决东风村的电话问题,至于修路,镇里一时半会儿还拿不出这样一大笔钱来,以后有了条件再办。”

从程国栋书记的办公室出来,王宝玉觉得心情非常畅快,他觉得程国栋这个人还不错,是个好干部,只是一想到程雪曼,他还是隐隐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堵着似的,一种难言的情绪涌上心头,剪不断理还乱。

到了种子站的门口,只见来的二十辆马车上各装了五百斤黄豆种子,每个人的脸上也都带着满足的笑,仿佛已经看到了秋天沉甸甸的收获。

这时,刘芳正笑吟吟地送张时趣出来,王宝玉发觉,张时趣的眼睛似乎坏了,不会转动,只会看一个方向,那就是刘芳鼓涨涨的胸脯,好像黏在上面似的。王宝玉暗骂道:“他娘的,这点出息,跟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

刘芳对于张时趣的占便宜,似乎并不在意,相反,还有些得意,胸脯挺得越发的挺拔,不时还露出一种非常勾人的笑容,她有意无意的轻轻拍了一下张时趣的肩膀,说道:“张会计,回去以后别忘了给那个叫贾宝玉的队长捎个好,来年需要种子,还来我这里,保证价格低,质量好。”

张时趣纠正道:“呵呵,不是贾宝玉,是王宝玉。”

就在这时,刘芳突然看见了王宝玉,脸立刻沉了下来,说道:“小算命的,你又来干啥啊?”

王宝玉其实想躲,但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笑嘻嘻地说道:“这条街也不是你家的,路过这里不行吗?”

“不行,像你这种贼溜溜的人,难说我这里不丢种子。”刘芳斜楞着眼说道。

张时趣有些迷糊地看着王宝玉和刘芳,不知道这两个人唱的哪出戏,他不解地对刘芳说道:“刘站长,这就是你让我捎好的贾宝玉队长啊!错了,是王宝玉队长。”

刘芳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嘴巴半天都没合拢,这实在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眼前这个她勾引未成的小术士,竟然就是她今年的最大客户,东风村的第五生产队队长王宝玉,并且这个王宝玉看起来和柳河镇的程书记还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刘芳登时有些恼羞,道:“以前都是皇帝搞个微服私访的,啥时候也兴起来生产队长装神弄鬼的忽悠人了?”

王宝玉明白刘芳的心思,刘芳现在肯定是非常后悔自己勾引了王宝玉,关键还没有勾引成功,面子里子都挂不住了。于是换上笑脸,说道:“刘姐,咱们前几天就是一场误会,不是兄弟戏弄你,主要是刘姐这福相太惹眼了,忍不住卖弄了下,结果还惹刘姐不高兴了。”

刘芳见王宝玉给了她个台阶下,毕竟她也是见过些世面的人,勉强换上一副笑脸说道:“瞧王队长说的,咱们也是不打不相识,希望今后常来常往!”

王宝玉点头哈腰的笑着,他自然不愿意深得罪刘芳,毕竟种子站对于农民来说,是个比镇政府还重要的地方,谁家种地不希望能种那些高产的种子,但购买好种子,就一定离不开种子站。

旁边的张时趣直勾勾的看着刘芳附和道:“别说王队长看出来刘站长有福相,我这外行人看都是这个理,看这小脸长的,真周正,挑不出一点毛病。”说完不自觉的伸脖咽了口口水。

几个正在整理麻袋的老爷们,听到他们的谈话说道:“王队长算命特别准,我们背后都称呼小神仙呢!”

“那就谢谢王队长了,下次来我请你吃饭!”刘芳说道,王宝玉心里有数,这就是客套话,刘芳现在最希望的就是王宝玉赶快走,最好变成哑巴。

可王宝玉毕竟不是哑巴,看到车都装好了,王宝玉几步来到刘芳的面前,在刘芳的耳朵边小声说道:“刘姐,不是弟弟那天不买你的账,我可是算出来了,你家里的播种机有可能会修好,所以这小弟的种子就自己留着了。”

刘芳的脸一下子羞得通红,但还是忍不住问道:“真的?别又是耍我!”

王宝玉嘿嘿笑道:“嘿嘿,刘姐,你这块地都快旱死了,兄弟我可不忍心骗你。”

刘芳听到,柳眉一竖,狠狠地瞪了王宝玉一眼,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不咸不淡地说了句“谢谢!”

王宝玉和张时趣上了马车,随着空中几声马鞭子的脆响,有节奏的马蹄声嗒嗒地响了起来,拉种子的车队,开始往东风村浩浩荡荡地驶去。

路上,同车的张时趣忍不住小声问道:“宝玉,我感觉你和刘站长关系不一般,你把她收拾了?”

“去你的吧!”王宝玉不屑地说道。“我可不是啥肉都吃的主。”

张时趣嘿嘿笑了,又说道:“宝玉,你不稀罕介绍给我呗!这娘们长得可真不错。”

王宝玉忽然想到了老张,不由也嘿嘿笑了,对张时趣说道:“张会计,如果你不想下面的零件被她男人砸成蜜蜂窝,我就给你介绍介绍,正好这娘们饥渴着呢!”

张时趣装作不屑的说道:“我也不是啥肉都吃的主。”但是语气明显底气不足。

王宝玉坏笑着凑上去,说道:“我可看的真真的,你老盯着她咽口水。”

张时趣尴尬的辩解说道:“老子大半天没喝水,那是渴了。”

王宝玉说道:“你糊弄谁也糊弄不了我,以我的经验,这种表现一般都说明,你下面的那家伙渴了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