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60 紧急会议

060 紧急会议

“马支书,这事儿,您看和钱有关系吗?”王宝玉见马顺喜正在发愣,不怀好意地嘿嘿笑着又问道。

“跟钱没关系,可是跟我有关。”马顺喜一急之下,把大实话都说出来。这件事儿确实跟钱扯不上边,但和政绩有关系,这么多的领导和其他村的干部来,一旦出现个闪失,他这个村支书可就丢人丢大发了。再者说,如果惹领导不高兴,兴许他这个村支书的位置就要不保。

“宝玉,领导们来主要考察哪方面的工作?”马顺喜慌乱之下,一时间都忘了这个主要的问题,领导们来到底干什么。

王宝玉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地说道:“也没啥屁事儿,我不是为了让五队的老百姓能多种点地,发明了一个弯刀种植工具嘛,领导们来就是现场看一下情况,顺便开一个现场会。”

“那咋办?”正紧张的马顺喜脱口问道,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这哪像个领导的来头,岂不是让别人笑话自己没能耐。

马顺喜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稍稍放松了一下,点上一支烟,边抽边寻思。王宝玉一旁等的都快不耐烦了,马顺喜才说道:“宝玉,这个事儿既然和你有关系,现场会的所有安排你就负责吧!下午咱们村干部开个紧急会议,落实一下具体的东西。”

王宝玉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出门就骂了句,道:“娘的,要早知道我来安排,我还问你干屁吃啊!”

王宝玉又去了一趟北山,通知所有五队的生产队员,一周之内,必须每人人手一把弯刀,现在王宝玉的话,那是一呼百应,村里唯一的铁匠铺,一时间挤满了人,生意好得不得了。

下午两点,东风村村部会议隆重召开,所有村干部,包括生产队长全部到场,马顺喜和田富贵坐在上面,表情凝重,下面的王宝玉却是跟每个人都嬉皮笑脸地打招呼,顺便发上一支三五烟。

“宝玉,鸟枪换炮了,这是洋烟吧!真他娘的好抽,就是劲大。”三队队长马顺利一边品着王宝玉的三五烟,一边说道。

“没啥,都是烟,都挺燎嘴的。”王宝玉打着哈哈。

“哟,叶姐,你这么大领导咋坐下边了?”王宝玉故意问道,叶连香最近和马顺喜的关系有些紧张,这次没有挨着马顺喜也在情理之中的。

“少贫嘴,烦着呢!”叶连香挥挥手,白了王宝玉一眼,不再说话了。

“宝玉,你和镇里书记是亲戚,以后在咱们镇,那不是要横着膀子逛了。”一队的杨建仁脸上带着献媚的笑,对王宝玉说道。

“这说哪儿去了,咱们这些生产队长,就是要团结在马支书和田村长的周围,多为老百姓做点儿事才是真的,学螃蟹走路,那叫啥?横行霸道。”王宝玉提高嗓门道。

马顺喜听到了王宝玉的话,觉得他表现还不错,在关键的场合还是会说话的,脸色好了很多,他干咳了两声说道:“抽烟的快点抽,咱们现在开会了。”

马顺喜喝了一口水,然后接着说道:“今天把大家召集来,是有一件大事通知大家,一周以后,镇领导连同十三个村的支书村长,将一同来咱们东风村考察,这是东风村他娘的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下面一片嘘声,这的确出乎大家的意料,来这么多领导,干啥啊?不管干啥,这几天肯定有任务分配,恐怕比过年还要忙乎。这马上就春耕了,下面的人也是家家都有耕地,正是自己家活都忙不过来的时候,因此,大家的脸色都不咋好看。

“我刚才和田村长商量了一下,有几个事情必须安排下去,下面的就请田村长发言。”马顺喜说道。

下面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田富贵也不管那么多,照着桌子上早就写好的一张纸,开始讲起来。

“各位,正如马支书所说,这确实是东风村的一件从未有过的大事,因此,大家都不能掉链子,谁掉链子,马支书就和他没完。”田富贵顿了一下,说道:“还有我也是一样。”

王宝玉听的忍不住想笑,大家的目光纷纷落在马顺喜的身上,马顺喜斜楞着眼睛没在乎,只是在心中暗骂田富贵怎么能这么说话。

“为了更好迎接上级领导的参观考察活动,这第一件事儿嘛!就是要搞好咱村的卫生,,各生产队长领导本队队员,开展一次全村卫生大扫除活动,道路两旁的马粪、牛粪、人粪要全部清理掉,不留死角。”

三队的马顺利问道:“我听评书说,古代的大官来,都要黄沙铺路,咱要不要到东清河里去挖些沙子?”

马顺喜忍不住瞪了马顺利一眼,真是看不出火候,还挖沙子铺路,哪儿有这功夫。田富贵看了一眼马顺喜,说道:“如果马队长愿意这样做,没人拦着。”

四生产队的张大柱忍不住嬉笑着说道:“顺利,你帮着把四队的路也铺了吧!到时候让你第一个先走。”“把一队的也给铺了吧!”“二队也需要利哥帮忙!”

“都他娘的闭嘴,听田村长接着安排。”马顺喜听不下去了,忍不住使劲敲了一下桌子说道。

田富贵喝了口茶水,接着说道:“回去告诉老百姓,自家的牲口这几天暂时不要拴在道边,等考察完了再放出来。”

“村长,这是为啥?”一队杨建仁不解地问道,这东风村的牲口平时都栓在路边上,一是为了自己家院子里干净,二是便于积攒粪便。

“这领导来考察的时候,万一路过牲口旁,牲口拉屎放屁怎么办?这个责任能负得起吗?”田富贵一本正经地说道。

“可以挂一个粪兜。”张大柱插嘴道。

“你家粪兜能兜住屁啊?”田富贵不满地说道。

下面一阵哄堂大笑,龚向军憨呼呼地说道:“大柱,你可以把你家的牲口腚眼用玉米棒塞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