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69 乱说话害死人

069 乱说话,害死人

葛小花一巴掌打在亮亮头上,骂道:“王八羔子,你可少惹事了!”亮亮哇哇又是大哭大闹,葛小花烦的要死,冲着屋里大喊:“娘,你赶紧出来看着你孙子,整天憋屋里跟受气似的,给谁看啊!”

话音一落,一个有些驼背的白发老人匆忙走了出来,连哄带骗的把亮亮带走了。葛小花看着婆婆的背影,忿恨的嘟囔道:“一天天就整这一出,三脚踹不出个屁来!”满肚子的火气没处撒。

王宝玉不知道说什么好,没想到亮亮的“童言无忌”,竟然害得他爹要丢了官,这个忙还真是不好帮,别人不知道,他心里清楚的很,程书记和自己的关系,基本上就是没关系,能帮自己已经不错了,还谈什么帮别人。

见王宝玉不说话,葛小花又用她那公鸭嗓子急切地说道:“宝玉,你一定要帮帮忙,需要钱,我和你向军叔会出的。”

这一提到钱,王宝玉就觉得眼前发亮,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还真得想想办法。他皱着眉头寻思了半天,忽然想到一个人,这个人或许能跟程书记说上话,于是他脸上故意露出一丝为难的表情说道:“婶子,关系有倒是有,只是这个事情不太好办。”

葛小花一听,似乎有戏,不禁面露喜色,连忙说道:“宝玉想想办法吧,怎么办你就说。”

“嘿嘿,婶子,这事儿不是我怎么办,而是看你和向军叔怎么办才是。”王宝玉说道。

“我俩能咋办?哎呦,我的大侄子,我要是能知道怎么办,还用问你吗?”葛小花不解的问道。

“婶子,是这么个意思。向军叔这事儿吧,说难就难,说简单,其实也容易。就看你们是要丢官还是舍财了。丢官最省事儿,一了百了,他们爱怎么折腾随他们去了。舍财就是要花钱找路子了……”王宝玉低声说道。

“舍财!舍财!”葛小花拍着大腿着急的说道:“丢官了还有什么财啊!宝玉,你说吧,需要多少。”葛小花说完,双拳紧紧握着,紧张的看着王宝玉。

王宝玉心想,这老娘们家都是卖花生的手,多了恐怕要不出来。但是转念一想,这么大的事儿,要少了也太亏了,三瓜两枣的不值当的出回面。

想到这,王宝玉索性把心一横,张口便说出了个自己都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数字,“一千。”

“行!宝玉,今天趁个没人的时候婶再给你送家里去。”葛小花立刻说道,似乎还轻轻舒了口气。

王宝玉真是后悔的牙疼加蛋疼,没想到在这事儿上葛小花能这么痛快,早知道这样,说不定两千龚向军也能干,至少一千五他也说不出来什么。

只是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了,王宝玉认真的对葛小花说道:“过几天我去一趟镇里,尽量找能说上话的关系。也不一定能用得上,如果用不上就拿回来,到时候一分不少的还给婶子。”

“最好能用上,不够再说。”葛小花毫不犹豫地答应道,接着又小声问:“宝玉,上次你向军叔做了亏心事儿,家里闹鬼,靠着镇宅大仙指点才能安生。这次,你能算出来,他背着我做了什么吗?”

“嘿嘿,婶子,哪有这么问的,我向军叔被你管的死死的,哪能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啊!”王宝玉笑着说道。

“真的没有?”葛小花像是对王宝玉说道,又似乎是自言自语:“那为啥天天忙活,也没见进什么财运,反而隔三差五的出倒霉事儿呢?”

“婶子,你叨叨咕咕的说什么呢?天天忙活啥?”王宝玉奇怪的问道,这表情还真不是装的,他早就把镇宅大仙的事儿给忘干净了。

“没啥!没啥!”葛小花笑着打着哈哈,这可是他们两口子和镇宅大仙之间的秘密,不能告诉外人。

晚上,葛小花果然屁颠屁颠地把一千块钱送给了王宝玉,看样子,龚向军在家里也坐不住了。

王宝玉第一次拿着这么多钱,心里暗自开心,他觉得,钱真是个好东西,用途太多了,能解决好多事情,不但让你有吃有喝有朋友,还能解馋解懒解腰酸,这辈子坚决不能和钱过不去。

王宝玉装腔作势的推让了几下,说什么等去镇里的时候再拿钱也不晚,葛小花却坚持把钱放到他这里,直到看见王宝玉把钱揣起来,才踏实的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王宝玉就去了村部,他现在最惦记的就是狗鞭酒的药效,这才是长期赚钱的路子。王宝玉耐心的等着马顺喜的到来,想验证一下这个活人实验的效果到底如何。

直到接近晌午,马顺喜才哼着曲儿的赶到村部,显得精神焕发,他一见到王宝玉,就笑呵呵地走了过来,竖起大拇指附耳说道:“宝玉,你小子还真行,让我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狠狠教训了一下你婶子!”

王宝玉嘿嘿笑着问道:“马支书,药酒起作用了?”

“那是,用途大着呢!这男人得有枪才叫爷们,真是痛快啊!就是太少了,一口就喝没了。”马顺喜开始说得很兴奋,后来又不无遗憾地说道。

王宝玉对于马顺喜的话,有些不解,问道:“马支书,难道药酒还不够?”

马顺喜道:“昨晚喝了还行,就是今天醒来想再打一炮的时候,又抬不起头来了。不管咋说,你婶子对我的态度大变,不像以前叨叨个不停,我这一觉睡到大天亮。你还是功劳大大的。”

王宝玉忽然明白,这狗鞭酒当时喝了可以见效,但不持久。

“嘿嘿,宝玉,有时间再给我弄点那个什么虎鞭酒,那玩意还真是好使!”马顺喜尝到了甜头,意犹未尽的对王宝玉说道,王宝玉自然是哼哼啊啊的答应了。

回家的路上,王宝玉一直在寻思,要想起到治疗的效果,看样子还得吃那个药丸,光靠药酒是不够的。但是,如果直接将药丸给马顺喜,还是怕出问题,这并不是王宝玉过于谨慎,只是一想到大黄那副发狂的样子,王宝玉似乎觉得这药劲有些太大。只是这次实验又该找谁当目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