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71 又是解释

071 又是解释

钱美凤今天的穿着打扮很漂亮,上身是印着红花绿叶的白色套头长衫,腿上一条黑色紧身脚蹬裤,脚下一双白鞋,很像时髦的城里人。

王宝玉觉得今天的钱美凤异常迷人,可以称作是耀眼夺目,魅力四射,在春哥丸的作用下,他此刻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咋看钱美凤都很美。

王宝玉哪里知道,钱美凤这身打扮,正是她哥钱志刚,也就是钢蛋刚回来给买的,钢蛋上午和几个朋友喝酒,看天气不错,就让妹妹出来放牛,说是正联系买主,很快就将这两头牛卖了,自己出去打工不在家,也省得妹妹在家受累。

钢蛋对于这个妹妹,好的那是没得说,大有长兄如父的架势。当他回来后听说自己的妹妹又去偷着找过王宝玉的时候,心情有些复杂,王宝玉现在勉强可以称作村干部,但又不是,毕竟是个小小的生产队长。

钢蛋总觉得王宝玉不稳当,以前是二流子,现在是个小术士,都不是正当行业,自己的妹妹如果跟了这小子,到底让人不放心。

钢蛋最后还是打定主意,不能让自己的妹妹跟了王宝玉,一定得找个机会狠狠教训一下这小子,上次将他推到河里,看这个警告还是不够,非得找个机会打他个鼻青脸肿、满地找牙才能记住。

却说钱美凤赶着两头小牤牛在山上闲逛,无意间来到这片西瓜地,当她跟着两头小牤牛来到窝棚前的时候,里面的人还是让钱美凤感到非常意外。

“宝玉,你在这里搞啥啊?”钱美凤将头伸进了小窝棚里问道。

“美凤,你快离开这里。”王宝玉声音颤抖着说道,他努力控制着想要去抱住钱美凤的冲动。

钱美凤自然很难对付,她嬉笑着说道:“宝玉,咱俩还是有缘吧!在这山上都能碰到。”

王宝玉可没心思听得闲扯,他现在已经快被**烧迷糊了,他半睁着迷离的眼睛说道:“美凤,我求你快点走吧!”

“就不走!就不走!干气猴!”钱美凤一边说着,一边笑嘻嘻地挤进了小窝棚里。王宝玉支撑着身子往一旁躲了躲,现在他倒是热切希望自己研制的药丸没有效果!

王宝玉此时的脸,跟红苹果一样,眼睛更是布满了血丝,钱美凤离王宝玉很近,发现了王宝玉的异样,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王宝玉的头,很关心地问道:“宝玉,你发烧了?”

此时的王宝玉,觉得身体就要炸开了,迷糊中听到了钱美凤的话,他暗骂道:“傻妮子,我这不是发烧,是想要那个了。”

钱美凤见王宝玉没有说话,盯着他仔细的研究了起来,王宝玉不敢直视她,干脆紧紧闭上了双眼,样子显得极其痛苦。

“宝玉,你咋了?脸也这么红呢!”钱美凤担心的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面颊。

“走!快走!”王宝玉闭着眼睛撵她离开,但心里也跟明镜似的,这个钱美凤就是个属犟驴的傻大姐,跟她说不明白什么事。

果然,钱美凤笑嘻嘻的凑得更近了,说道:“为啥撵我走?你藏了什么好吃的自个猫这里独吞?咦,啥怪味?”说完伸着鼻子四处找。

“没啥!”王宝玉没好气的瓮声瓮气的说道。

钱美凤并不相信,抽着鼻子继续闻着,最后发现味道的来源竟然是王宝玉的嘴巴,呀的一声捂住鼻子,疑惑的问道“死宝玉,你吃屎了啊?这么臭!不理你了。”

钱美凤起身就要离开,只是为时已晚,春哥丸的药效此时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她身上散发的异性气息,让王宝玉再也无法忍耐,他双臂猛然一伸,不能自控地紧紧抱住了钱美凤,心脏跳得山响。

钱美凤伸手想推开王宝玉,只是推了几下,没有推动,她感觉王宝玉的怀抱异常的温暖,甚至可以称作火热,很让人陶醉,也就半推半就地靠在了王宝玉的怀里,孩子气的伸出手指这里点点,那里戳戳。

如果说现在的王宝玉还存在着一丝理智的话,钱美凤接下来的动作,则让王宝玉彻底疯狂了。

钱美凤正甜蜜地依偎在王宝玉的怀里,低头时,她突然发现王宝玉的那里有些异样,好像藏着个东西,未经世事的钱美凤自然不明白这些,她好奇地伸手向那里探去,口中还好奇地问道:“坏宝玉,怪不得撵我走,这到底是啥!”

这一举动足以让王宝玉卸下了所有顾忌,一阵狂风骤雨突然而至,钱美凤猝不及防,整个人就像风雨中摇曳的树叶一般,被疯狂的王宝玉扯去了新衣,碾转在雄壮的身体之下,随着钱美凤一声痛苦的叫喊,少女那最珍贵的东西,从此不在。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雨才停息下来,王宝玉大汗淋漓,喘着比牤牛还粗气的大气,身边的钱美凤则娇羞地用手遮住布满红霞的脸,身下的干草上,落红点点。

渐渐清醒过来的王宝玉,感觉周身无比的舒畅,一转头看见钱美凤,立刻头就大了,他明白自己今天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钱美凤这样的女孩子,将第一次给了自己,如果将来不娶她,她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可是自己并不爱钱美凤,也说不上来钱美凤到底哪里不好,总之一句话,没有感觉,至于刚才和她发生了关系,完全是因为吃了春哥丸的缘故,那是男人都会犯得错误。

“美凤,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王宝玉微微起身,一脸歉意地对钱美凤说道。

钱美凤一听王宝玉说话,也从回味中醒来,连忙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着衣服,口中埋怨地说道:“坏宝玉,都不知道轻一点,疼死了。”

王宝玉也穿上了衣服,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吞吞吐吐地对钱美凤说道:“美凤,刚才我不是有意占你的便宜,这是一场误会,你听我解释。”

钱美凤一听王宝玉这么说,立刻愣住了,泪水随即汹涌而出,她放声大哭道:“我不听!我不听!王宝玉,你不是人,我这辈子都恨你。”

钱美凤说着,钻出了窝棚,一边哇哇大哭,一边走。王宝玉急忙追了过去,拉住她的胳膊说道:“美凤,你听我解释。听我这个王八给你念经行不?”

“又是解释,又是解释,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啊!不听!不听!”钱美凤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似的,一把推开王宝玉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