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082 施法画符

082 施法画符

半个月之后,张大柱和李秀枝一起来到王宝玉的家,张大柱看起来没精打采,而李秀枝则是高挺着胸脯,一幅盛气凌人的架势。

有道是: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王宝玉也没有跟他们太过计较,这做人嘛,不能和钱过不去。从张大柱的表情上看,肯定是打赌输了,不过,他却很想戏弄一下张大柱,这做人还有一点,恩怨要分明。

事情果然和王宝玉想得一样,张大柱一赌气,还真就独自去了县里的大医院,检查结果让张大柱傻了眼,他的**成活率很低,也就是说,他的种子的质量非常的不过关,李秀枝的土地再肥沃,也很难长出庄稼来。

这个结果当然让李秀枝更加的扬眉吐气,不管咋说,不生孩子的事情现在已经怪不到自己头上了,本来就在家里掌权的李秀枝,现在几乎成为了女皇,凡事只要喊一声,张大柱就乖乖地、屁颠地去办。

张大柱自己觉得理亏,也是忍着,这事儿还没忍过去,秋收粮食产量又出来了,五个生产队张大柱的四队倒数第一!

正应了那句话,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张大柱整日在家里当缩头王八,大门不敢迈出去一步。

“我怎么嫁给了你这么个窝囊废!”李秀枝整天看着无所事事的丈夫不无恼火的说道,张大柱不敢还嘴,蹲在地上啪嗒啪嗒吸烟。

“别吸了!”李秀枝一把夺过他手上的烟头,扔地上抬脚碾了个粉碎。“要我说,你就去找找王宝玉,低头认个错就完了。”

“别说认错,磕头也认。可还输了五百块呢!”张大柱瓮声瓮气的说道,五百块还不得要了他半条命?

“咱这钱也不能白给他,让宝玉给咱们想想法子生个孩子。到时候你看我的眼色,顺道再让他给你求求情,别真让马顺喜把你撸下来!”

张大柱站起身倔强的说道:“我不去,老子命该绝后,他王宝玉装神弄鬼的要能解决还要医院干嘛!再说了,一个破生产队长,不用他们撵,我还不干了呢!”

“你瞧瞧你那损色!”李秀枝气得用手指点着他的额头骂道:“医院治好这病得好几万,你舍得去吗?说不定王宝玉就能解决呢!”

张大柱低头没说话,李秀枝意识到,这是丈夫服软的惯有表现,于是也强压怒火,好言劝解道:“大柱,眼见咱们都是快四十的人了,你族里人丁也单薄,还真想以后死了连个打灵幡的都没有?”

“非得回头求王宝玉不行吗?”张大柱还妄想做最后的挣扎。

李秀枝知道他已经彻底投降了,扑哧声乐了,道:“脸重要还是儿子重要。再说了,就你这身子骨也就能在家当个生产队长,你要有人家张海那劲头,我早让你出去打工了。王宝玉在村部说话有分量,找他好使。”

张大柱本来在家待得也忍不住了,也就顾不上面子,低头跟李秀枝商量,一同来求王宝玉。

张大柱这一次表现的很诚恳,未言先笑,低头哈腰,笑眯眯的给王宝玉递烟,王宝玉也不客气地拿过来就抽。

李秀枝有些不舍地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对王宝玉说道:“大侄子,你叔跟你打赌输了,我们服输,这五百先给你,只是无论如何给想个法子,让婶子能抱个大胖小子,呵呵。”

王宝玉犹豫了一下,从五百块钱中抽出了一张,剩余的钱又给李秀枝推了回去,口中说道:“婶子,我们邻居这么多年,这打赌的钱不能要,这一百,就当是算卦的赏钱。一会儿我给大柱叔看看,看看能不能找个法子。”

李秀枝连忙称谢,脸上满是笑,张大柱也喜得不住的点头,说王宝玉做人很讲究,是个绝对的好人,早知道这样还发什么彪丢人现眼的。

王宝玉安排李秀枝先回去,将张大柱留了下来,先装模做样地让张大柱摇上一卦,然后紧皱着眉头,快速掐动着手指,半晌才对张大柱说:“大柱叔,这一卦上显示,你命中应该有一个孩子,只是时机还没到,嗯,六年以后差不多就能有了。”

张大柱一听,着急了,他点头哈腰地对王宝玉说道:“宝玉,这六年太久了吧!我现在都四十了,再过六年,孩子就是秋天的庄稼,借不上力,你看看能不能想个办法,提前提前。”

王宝玉故作为难地说道:“这办法不是没有,只是有些辛苦,你能忍吗?”

“咱是老爷们,啥苦吃不了啊?”张大柱一听有了希望,立刻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

“好!大柱叔果然是个爷们,那我就开始施法了。”王宝玉对于张大柱的表现,大加赞赏道。

张大柱被王宝玉夸得有些飘飘然,不由说道:“宝玉,你尽管施法。”

“大柱叔,你记住,接下来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能说话,也不能躲开。”王宝玉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指定不躲,也不说话。”张大柱一幅视死如归的样子。

王宝玉从炕角落里找来了黄纸和墨水,龙飞凤舞地画上了两道符,只见他拿起一道符,沾上所谓的符水,对张大柱命令道:“把嘴张开。”

张大柱依照王宝玉的说法,张大了嘴巴,王宝玉使劲将黄纸符塞进了张大柱的嘴巴里,然后命令道:“彻底嚼烂咽下去。”

王宝玉现在的样子,带着一股子神气儿,张大柱不敢违抗,使劲嚼着黄纸,嘴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最后一使劲,将黄纸硬是咽了下去,噎得张大柱直翻白眼。

张大柱只觉得嗓子拉得生疼,他刚想张口问问能不能喝点水,王宝玉看出了他的心思,立刻严肃的制止了他,喝道:“别说话,否则就不灵了。”张大柱吓得一个字也不敢说。

“现在我要把你身上的邪气打掉。”王宝玉说着,起身下地,让他笔直地站好,然后从脚底出向头上拍去,发出啪啪的声响。

开始的时候,张大柱觉得还挺有趣,似乎身体在痛苦中放松了许多,但是过了没一会儿,他就不这么认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