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2 烛光晚宴

112 烛光晚宴

程国栋先是给司机打了个电话,然后急匆匆地穿上大衣,快步走出了屋子,留下了王宝玉和程雪曼两个人,守在桌子旁边。

就在程国栋走后不久,程雪曼起身找来一根红色的大蜡烛,用打火机点上,对王宝玉说道:“宝玉,去关灯。”

“关灯?”王宝玉有些不明白,确切地说,他更不明白这明明有电灯,程雪曼却要点上蜡烛。

“听话,把灯关上。”程雪曼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王宝玉起身关了灯,自己就是愿意听她的话。点上蜡烛,屋子里立刻充满了暖暖闪烁的烛光,程雪曼拿过红酒给王宝玉倒了小半杯,说道:“宝玉,咱们也吃一次浪漫的烛光晚餐。”

王宝玉这才明白了她的用意,然而此时自己的心情已经不在烛光上,而是在她的脸上,烛光映衬下的程雪曼,显得更加的美丽,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挺翘的鼻子,还有那涂抹着口红的樱唇,显得分外的迷人。

“傻看什么,又不是没见过。”程雪曼略显害羞地说道。

“以前见过,这不是快三年没见过了,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

程雪曼垂下长长的睫毛,小声的说道:“本来以为你再也不会搭理我了,没想到还是和以前一样。”

“将来也是一样,永远都不会变。”王宝玉的话脱口而出,当然,这也是他的心里话。

“来,为我们再次相逢干杯。”程雪曼被王宝玉说得很得意,举起酒杯说道。

轻轻碰了一下杯,王宝玉便一饮而尽,吧嗒了下嘴巴,感觉红酒甜兮兮,涩巴巴的,没啥意思,哪有白酒喝起来过瘾,甚至都不如啤酒好喝。

程雪曼看着王宝玉一口就喝光了红酒,自己却把酒杯放下了,又给王宝玉倒了半杯,说道:“宝玉同学,你现在大小也是个干部了,有些礼节知识还是要了解的,比如喝红酒。”

王宝玉早就看出程雪曼刚才喝酒的特别之处,笑着问道:“雪曼,你不是说要教我吗,这会儿就麻烦你给我这个笨蛋学生当老师吧!”

“好啊!你看好了,我给你演示一下。”程雪曼说着,举起了高脚玻璃杯,手臂轻轻摇动,里面的红酒在杯中旋转着,随后,程雪曼将红酒放到鼻子下面,很陶醉的闻着,然后才喝了一口含在嘴里良久,慢慢雪白的脖颈微微抖动,这口酒才咽了进去。

王宝玉很仔细地看着,觉得程雪曼喝红酒的整个过程都很优美,尤其是那闻红酒的陶醉表情,很是让人浮想翩翩,恨不得自己就变成那杯中的红酒。

“嘿嘿,太麻烦了,这喝完一斤还不得半天功夫啊!”王宝玉摇摇头说道。

“哎呀,讨厌,讨厌,必须学!”程雪曼叫嚷着把酒杯端给王宝玉,他只得照葫芦画瓢的学了起来,在程雪曼的指导下,王宝玉又喝了好几杯红酒,终于学会了品红酒的方法。

王宝玉先前和程国栋喝了不少白酒,现在又和程雪曼喝了好几杯红酒,这酒最怕掺着喝,没过多久,王宝玉就感觉到有些醉意,酒壮英雄胆,终于将话扯到了关键的问题上,王宝玉举着高脚杯对程雪曼说道:“雪曼,感谢你春天时帮了我两次大忙,让我没有在拘留所里吃窝头,老百姓也种上了庄稼。”

程雪曼也喝了不少,已经喝红了脸,使得整个人显得更加迷人,程雪曼说道:“都是老同学,田英回去说起这个事儿,我想我爸能帮你,就打了个电话而已。”

“不能这么说,你能打这个电话,说明你的心里还有我,其实我一直挺……”王宝玉说道这里,打了个酒嗝,感觉头有些晕乎。

“宝玉,我知道你一直挺恨我的,当初我也做得太过分了,你现在应该可以原谅我了吗?”程雪曼微微低下头,说道。

王宝玉一愣,刚才他想说,一直挺想程雪曼的,但既然程雪曼理解成恨,那就只能顺着说下去。

“雪曼,我是恨过你,当我发现恨一个人,其实就是在想这个人的时候,恨和思念就搞不清了。”王宝玉摇晃着身子,直勾勾地看着程雪曼说道。

程雪曼的脸这一次是真的红了,她有些嗔怪地说道:“王宝玉同学,不许乱说话。”

“好!好!我不说了,再说你就给我告老师了。”王宝玉摆着手说道。

程雪曼看出王宝玉有些喝多了,起身去给王宝玉冲了一杯茶,王宝玉喝了几口,清醒了一些,对程雪曼说道:“程书记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该走了,要不一会儿该没有住的地方了。”

程雪曼轻声说道:“宝玉,再陪我一会儿,好吗?我最怕黑了。”

“好吧!咋个陪法,您说话就好使。”王宝玉拍着胸脯说道。

“来,到我屋里坐一坐吧!”程雪曼说道,打开了电灯,又吹灭了蜡烛,王宝玉跟着程雪曼穿过方厅,来到了程雪曼住的屋子。

程雪曼的屋子里很简洁,一张带着纱帘的单人**,铺着平整的白床单,显示着闺房女主人的干净。墙上挂着幅画,是个外国女人。

“这是谁?”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看,你需要掌握的知识多着呢。这是达芬奇的惊世巨作,蒙娜丽莎的微笑,不过是个仿品。你看我笑得像她吗?”程雪曼站在画像旁边,微微笑着问道。

“雪曼,你比她笑得好看。”王宝玉眯缝着眼睛,真诚地说道。

“哎,一听就不是真话。蒙娜丽莎的微笑迷倒了世上无数人,你看那扬起的嘴角多么迷人神秘啊。好多西方王室贵妇和公主都在模仿她的微笑呢,我练了两年多了,还是笑得不伦不类。”程雪曼无不遗憾的摩挲着画像。

“雪曼,你要是那么喜欢这幅画,将来等我有钱了,我就把真的买来送给你!”王宝玉激动的说道,他实在无法忍受雪曼的一丝遗憾。

程雪曼望着王宝玉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好半天突然笑了起来,轻轻说道:“傻瓜。”王宝玉也嘿嘿笑了,感觉和她又亲近了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