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7 冒牌医师

117 冒牌医师

红红脸上的表情,显示着她并不相信王宝玉的话,说起来,她也是老江湖了,男人的鬼话听得多了,但她还是咯咯笑着说道:“好啊!只要能够吃够喝就行。”

王宝玉盯着红红说道:“实话跟你说吧,我就是东风村的妇女主任,你可以到我们村当妇科知识的老师。”

红红一听,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半天后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我当老师?这帮农村老娘们如果知道我是干这一行的,那不是要剥了我的皮啊。我给老爷们上课还行,捎带还能偷腥赚点钱!”

王宝玉没有笑,很认真地说道:“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你是干这行的,不过去了以后你也要学会老老实实的,如果你勾引了人家的男人,到时候我也保不了你,非得把你拷局子里去不可。”

红红有些心动了,听起来倒是个正当营生,于是又嬉皮笑脸说道:“小哥,打一炮,哦,不对,每月给多少钱啊?”

“三百,管吃住。”王宝玉毫不犹豫地说道。

“真的?”红红瞪大了眼睛问道。

“本人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绝对算数,不过你去了,一切必须听我的。”王宝玉说道。

红红犹豫了片刻,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说道:“好,我跟你走。”

让红红当老师的事情,是王宝玉刚才突然想到的,毕竟自己一个男人,给一群老娘们讲这方面的知识,不太方便,红红既然学过这些知识,当然是个不错的人选。当王宝玉心里也很明白,**无情戏子无义,要想用好红红,必须还要有其他的手段才行。

王宝玉对红红说道:“跟我走,有些话我必须说在前面,第一,未经我同意,不得随意勾引男人,更不能再靠这个赚钱;第二,改改你说话的习惯,别打炮打枪的,让别人一听就知道你的底细了。第三,如果你不想干了,一定要提前告诉我,如果你敢偷着跑了,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红红边听边点头,听到第三条,撇了撇嘴,有些不在乎地说道:“小哥,你说的我答应,这件事儿就是良心买卖,将心比心,即使我跑了,你上哪儿找我啊?嘿嘿。”

王宝玉刚听到还真有点儿懵,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招数,于是换上一副冷冷的表情说道:“侯四爷你一定听说过吧?”

红红脸上掠过一丝惊恐,说道:“知道,上次我想去他开的宾馆接客,差点儿被他手下抓住,我的一个姐妹还被他手下打的在**躺了一个月,那人是个狠角。”

王宝玉说道:“侯四爷刚刚结拜了一个把兄弟,被称作宝二爷,你知道是谁吗?”

红红摇头说道:“这我还不知道,你认识?”

“当然认识,还很熟。”王宝玉非常肯定地说道。

红红咯咯一笑,说道:“小哥改天介绍我认识,有了这个人撑腰,再干我们这一行,就不怕客人欺负了。”

“这个人就是本人。”王宝玉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

红红一愣,接着大笑着仰倒在**,口中说道:“笑死人了,你要是宝二爷,我就是周三奶奶了!”

王宝玉听到很不高兴,心想,自己是不是缺少点黑老大的气度呢,于是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学着墨镜男们的表情,说道:“你先想好了死哪再笑。”

红红看着王宝玉,越看越像是真的,她惊恐的说道:“你真不是骗我?”

“这事儿难打听吗?”王宝玉知道她已经开始信了,重新躺回到自己**,慢悠悠的又点上一支香烟。

红红这一次是真的信了,对王宝玉说道:“宝二爷,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可千万别怪罪。你咋安排我就咋做,不给钱能吃饱就行,我啥都听你的。”

“钱的事儿,你放心,我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再记住一条,以后别叫什么宝二爷,叫我王主任就行。”王宝玉纠正着红红的说法,宝二爷这个名字,他很不喜欢,红楼梦上的贾宝玉就是这个称呼,直到最后也没娶上自己喜欢的女人,晦气。

“嘿嘿,明白,双重身份,明白!王主任,还有第四条,第五条,您尽管吩咐!”红红自作聪明的点头答道。

王宝玉懒得跟她解释,接着又仔细问了问红红的真实情况,红红没敢隐瞒,一一都坦白了。原来红红的大名叫周雪红,是清源镇下面的一个村里出来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做这一行。

王宝玉对于红红名字中间的这个“雪”字,有些感觉不爽,让他容易想起程雪曼,同样名字中都带着一个“雪”字,但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一个冰清玉洁,一个残花败柳。

在王宝玉的建议下,红红不再称呼自己为周雪红,改称周雨红,对于她而言,叫什么都无所谓,也许改个名字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何况是宝二爷赐名,哪敢不听啊!

第二天一早,王宝玉和红红一起离开了如家旅店,简单在街边吃了点豆浆油条,王宝玉又在镇里的商店给红红买了一套看起来比较正式的衣服,还去眼镜店配了一副黑框平镜。这样一捯饬,还真有几分老师的样子。

最后,王宝玉又去老张那里取了计生材料,婉言谢绝了老张中午安排吃饭的邀请,便跟红红一道,向着通往东风村的村口走去。

在山路上没走多远,红红就开始喊起累了,这也难怪,红红这种人,如果能吃得了辛苦,就不会干这一行了。

王宝玉连哄带骗加吓的催了好几次,快三个钟头还没走一半的道,最后红红哭丧着脸一屁股坐在地上,边喘着粗气边嚷嚷道:“王主任,您老人家要杀要刮随你便,我实在是走不动了,我这脚丫子都疼死了。”

王宝玉好说歹说都不管用,只得和红红在原地等着,看是否有过往车辆啥的捎带一段。一边等,王宝玉又一遍遍叮嘱红红注意走路的姿势,说话的口气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