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9 谎言

119 谎言

“宝玉,你咋两天都没回来啊?人家都想你了!爹娘也担心你,晚上都没睡好。”钱美凤紧紧搂着王宝玉嗔怨地问道。

“嘘!别说话!”王宝玉低声说道,此刻的他只想紧紧拥着钱美凤,感受来自钱美凤身上的那份柔情。钱美凤的身上,依然是王宝玉所熟悉的香皂味道,这种味道总是一成不变,就像钱美凤对自己的情怀,不管经历了多少事,似乎从未变过。

王宝玉用手轻抚着钱美凤的发丝,然而昨晚那个有着黑亮柔顺秀发的女孩,却不时出现在眼前。一种无奈的情怀再次涌上心中,拥着一个人,心里却想着另外一个人,王宝玉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背叛。

缠绵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看起来像是久别重逢那般的意犹未尽,两个人靠的紧紧的,拉着手,向朝村口走,钱美凤又忍不住问道:“你两个晚上都没回,睡哪了?咋都不捎个信回来?”

“这两天又是开会,又是培训,没办法,只好在镇招待所住了两晚,咋睡都不如家里舒坦。”王宝玉撒谎道,他不想也不能让钱美凤知道这两天发生的一切,两个晚上,三个女孩,钱美凤是说啥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真的?没去偷着找……”钱美凤半信半疑地问道。

王宝玉并不知道,钱美凤知道他心里有个“雪曼”,除了那次王宝玉喝醉了酒,王宝玉的嘴里从来不会说出这个名字,越是这样,钱美凤就越害怕。

王宝玉当然听出钱美凤话里有话,他故意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说道:“偷着找啥啊?美凤,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那要是别人找你呢?”钱美凤不安的问道。

“还有谁找我啊?哦,倒是领回来一个人,都是为了工作。”王宝玉没有隐瞒红红的理由。

钱美凤停下脚步,问道:“叫啥。”

“红红,大号周雨红。”王宝玉答道。

钱美凤犹豫了片刻,接着问道:“还有没有其他人找你?”

王宝玉这次有些不耐烦了,他松开钱美凤的手,说道:“你这人烦不烦啊!就两天时间,我还能作啥妖啊!你整天这样疑神疑鬼的,咱俩以后日子还有法过吗?”

钱美凤知道自己又犯了错误,连忙上前又把王宝玉的手握住,说道:“我就是那么一问,生气会变丑的,你看看都成小老头了!嘻嘻。”说完伸手去抚平王宝玉皱的紧紧的眉头。

王宝玉拉开她的手,说道:“你这人就这样,就会扫兴,好好的心情没啦!”

“宝玉,我相信你就是了。咱不说了,快走吧!爹娘都在家里等急了。”钱美凤的脸上现出一丝微笑,一边说着,一边弯腰捡起自行车,示意王宝玉坐在后座上。

王宝玉嘿嘿笑着,刚刚的不悦也一扫而过。他不客气的一抬腿跨了上去,顺便还搂紧了钱美凤的腰。“美凤,改天我也带你去外面见见世面,你看看人家城里人那气质,那穿戴!”王宝玉感慨的说道。

钱美凤载着王宝玉,满口答应着,脸上却是一副愁容,自己和王宝玉待得时间久了,多少了解他的习性。王宝玉平日里度量并不小,而越容易让他急躁的事儿,对于他就越重要。钱美凤总觉得有些事情,迟早都会发生,而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挽留他,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段时光。

两人回到家里,干爹贾正道和干妈林召娣自然又是一阵问长问短,王宝玉嗯嗯啊啊的胡乱应付着。钱美凤等的时间太长,渴的厉害,回家拿起瓢舀了凉水就鼓咚咚的喝。

“喂!”王宝玉看到连忙制止道,他想让钱美凤以后注意点形象,也学着品品红酒,做个点心啥的,然而话一出口,就不知道说啥了,这个傻大姐哪是那块料啊。

“咋啦?”钱美凤不解的问道。

“没啥,怕你让凉水激着。”王宝玉改口说道。

钱美凤满脸不在乎,说道:“喝了二十多年了,这有啥!”接着又把剩下的凉水喝尽了,然后一家人吃饭。

吃过中午饭之后,王宝玉这才想起了红红,连忙说还要去村部汇报工作,急匆匆地向着村部赶去。

到了村部门口,并没有看见红红,王宝玉有些纳闷,按理说这个时间应该早就到了,这个家伙不会找男人瞎得瑟去了吧!

王宝玉一阵后悔,觉得不应该带红红来,这种女人是很难掌控的,早晚会给自己闯祸。王宝玉有些郁闷地走进了村部,刚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就听见马顺喜的办公室里传来一阵熟悉的笑声。

他娘的,是红红。王宝玉心中一阵乱骂,这个**,怎么刚来就跑到马顺喜的办公室去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推开了马顺喜办公室的门。

屋内的情形显示一切都很正常,马顺喜端坐在办公桌后面吸着烟,红红则双腿并拢在一起,挺直了背,算是优雅地坐在沙发上,只是手里也拿着烟。

“宝玉,不是我说你,大冷天的把周医师请来了,怎么能让人家在门口等你呢!”马顺喜装模作样地责怪着王宝玉,红红的脸上则露出得意之色。

“周医师,不好意思了,这家里有点儿事情耽搁了段时间,您多包涵。”王宝玉转身对沙发上的红红一抱拳,偷着狠狠瞪了她一眼。

红红颇有些蹬鼻子上脸的架势,说道:“王主任是领导嘛,我这听喝的,多等会也正常。工作再重要,也没家人重要对吧?”边说边呲牙笑了笑。

王宝玉很是反感,刚刚才回来就不听话了,将来工作还怎么展开?再看看马顺喜的脸色,果然带了几分不满的意思。于是笑着对红红说道:“周医师真会开玩笑。我走到今天这步都是马支书提拔的,到哪也不敢忘,这次去镇里和结拜大哥聊起来马支书,他还嘱咐我多把心思用到工作上呢!”

红红明白王宝玉暗示的是侯四,立刻紧张了起来,连烟都顾不上抽了,冲着王宝玉干笑了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