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3 合同

第一卷 乡村风云 133 合同

王宝玉弯腰捡起,仔细一看,竟然一张是农村信用社的存折。打开后,发现存折上还有存款数额,王宝玉耐着性子把那些零数了两遍,才确信是五万元,他娘的!侯四这个搞什么鬼,王宝玉看着存折上的钱,有些激动。他转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四爷说这是给你的项目启动资金,还说密码你能算到。”冯春玲解释道。

王宝玉忍不住笑了,这个侯四,时刻不忘了考验自己的算卦技巧,哪有给存折不给密码的。存折上的钱还是让王宝玉心里很痒,他还从来没有过存折,不知道这密码有什么规矩。

嘿嘿!王宝玉笑着对冯春玲问道:“春玲,不好意思,我还不知道存折的密码有什么规矩呢!”

“这么早美凤就替你掌管钱了啊?”冯春玲笑嘻嘻的说道。

“看看,说正事儿呢,又扯到美凤身上了。”王宝玉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赶紧说说怎么用密码吧!”

“这个简单,就是六个数字。去银行取钱,一般都会让你输入密码,如果正确,就可以随意支配了。”冯春玲解释道。

六位数字?王宝玉挠着脑袋,一时还真是想不出来侯四会设定什么密码,如果真要是猜不到,还真是会让侯四笑话。

冯春玲看到王宝玉有些为难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对王宝玉提示道:“这密码的设定,一般都是自己熟悉的数字,比如生日,或者电话号等。”

“哦!”王宝玉若有所悟地点着头,还是没有头绪,眼前只能先不考虑这笔钱的问题了。

王宝玉拿起合同看了起来,合同的条文很清晰明确,分为甲方和乙方,甲方当然是恒通公司,乙方则是个体种植户。

合同约定由甲方提供种植技术和菌种,乙方生产出的黑木耳,在质量合格的前提下,必须以每斤八元的价格卖给乙方,不得私自进行出售,否则视为违约,违约赔偿金额为五千元。

王宝玉很佩服侯四的这种做法,生意上的事情就是不能有任何含糊,不过要让教育程度普遍偏低的老百姓都签上合同,却要做大量的动员工作,毕竟这是东风村从未有过的事情。

“四爷安排说,如果宝二爷觉得合同行,让我就回去打印一些,盖好公章后再拿回来,然后再把最后签好的合同拿回去。”冯春玲说道。

“我个人觉得行,不过还要跟老百姓开会讨论一下,看看老百姓能不能接受。”王宝玉沉思了片刻,说道。

“这是好事儿,又不用他们出钱,到时候等着分利就行了,还有什么讨论的啊?”冯春玲十分不解,她对这次黑木耳种植多少有些了解,感觉里面的风险并不是很大。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理儿是不错,但是老百姓一涉及到签字画押的事儿就会犹豫了,都以为把自己卖了似的。”

“呵呵,原来是这样,不过咱有启动资金,他们还怕啥啊?”冯春玲还是不理解。

“只能说赚钱的可能性很大,老百姓干活是不惜力气的,但总喜欢干些稳当的活,新项目得慢慢接受。”王宝玉仔细分析道。

“嗯,你看着安排吧,我等着就是了。”冯春玲不再有疑问了。

王宝玉问道:“那边还有急事儿吗?”

“不急,反正侯四说让我暂时配合你的工作,宾馆那边的事情先不用管了。”冯春玲说道。

“这么说,你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了?”王宝玉问道,侯四的这个安排,还是出乎了王宝玉的意料。

“什么时候回去,还是要听四爷的安排。”冯春玲说道。

“那你来主要是为着合同的事儿,还是替我去火更重要?”王宝玉说道,冯春玲只是轻声羞涩的笑了下,并没有答话。

几天不见,王宝玉觉得冯春玲出落的更水灵了,要是能一直待在自己身边还真是件美事儿,于是王宝玉笑嘻嘻的说道:“春玲,你回去跟四哥商量下,以后不走了行不行?”

“那指定不行。”冯春玲摇摇头说道。

“咋的,嫌咱这里比不上宾馆条件好?”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冯春玲低头沉思了会,才抬起头说道:“我才不是那种挑肥拣瘦的人呢,主要是四爷那脾气,谁敢惹,他没发话把我给你,谁说也不管用。”

王宝玉的心底突然升起了一丝无奈之情,虽然自己和侯四结拜成把兄弟,但说到底,谁的还是谁的,冯春玲还是侯四的人。

“说实话,你要不能成为我媳妇,还愿意留下不?”王宝玉缠着问道,冯春玲浅笑着,良久肯定的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一想到冯春玲或许在某个时候,被侯四安排给另外的男人享用,王宝玉心中就感觉堵得慌,某种程度上,冯春玲就像是自己花圃中的一朵鲜花,别人只能观赏,虽然自己不用,但也不想别人采摘。

看王宝玉很久没有说话,有些愣愣地出神,冯春玲忍不住小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不愿意我留下来?”

“当然不是!我很需要你留下来帮我。”王宝玉回过神来,随口说道,还强挤出了一丝微笑。

“你说得不是实话。”冯春玲轻声说道,低头把玩着自己的衣角,很像那种未经世事的邻家女孩。

“那你认为我哪句是实话啊?”王宝玉嬉皮笑脸地凑到冯春玲耳边问道,冯春玲越是显得乖巧,他就越想逗她。

冯春玲迅速躲开了王宝玉的轻薄动作,用手指了指正在酣睡的红红小声说道:“你也不看看地方,还有人呢!”

王宝玉伸手稍一用力,就把冯春玲搂了回来,冯春玲冷不防,一下子就坐到了王宝玉的怀里,王宝玉坏笑着说道:“这样才刺激嘛!”

“你可真是个坏透底的男人。”冯春玲在王宝玉的怀里挣扎着,用粉拳不停锤打着王宝玉的胸脯。王宝玉嘿嘿坏笑着,冯春玲挣扎的越厉害,他搂的就越紧。

就在王宝玉想要采取下一步行动的时候,红红的呼噜声停止了,好像要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