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35 装酷

135 装酷

王宝玉忍不住苦笑了一下,红红就是这样二皮脸的人,还真是拿她没辙。冯春玲听到红红的话,如有所悟地说道:“唉!你除了美凤,果然外面还有人,还真是一个风流种。”

“别听她胡说,没有的事儿。他娘的,这个周医师,整个就是一个精神病。”王宝玉断然否定,表现的还有些愤怒。

“有没有也跟我没关系,激动个啥!不过我看她不像是个医师,你从哪里弄来的?”冯春玲的笑容中颇有深意。

“这个你就别管了,我自有用处,我再风流,也不会看上这号人。她也不是只对我怎样,就是老头子她也惦记,就那种离了男人不能活的傻娘们!”王宝玉又点上一支烟,慢悠悠的说道。

冯春玲说道:“她傻?我要是像她那样傻得让人看不出来就好了。”

“又来了,每次聊天都整这些多愁善感的事儿。对了,口红的事情,千万别跟美凤透漏一句,她心眼小。”王宝玉犹豫了一下,还是提醒冯春玲。

“我在恒通宾馆也工作了半年多,学到的规矩就是不该看的,要视而不见,不该听的,要充耳不闻,这便是保全自己的方法。”冯春玲平静地说道。

“那你真的保全自己了吗?”王宝玉有些不快地说道,他不太满意冯春玲的这种态度,显得很消极,一派逆来顺受的模样。

“没有!还是宝二爷保全了我。”冯春玲说道,表情有些黯然。

“以后别当真不当假的这么叫我,叫宝玉,王主任什么的都好。”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宝二爷就像是污点,总想让他迫不及待的想丢掉。

嗯,冯春玲冷冷的答应道,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王宝玉原本还想和冯春玲热乎一下,被红红这样一折腾,立刻没了兴趣,办公室里也没什么事儿,天『色』也渐渐暗了,便和冯春玲一起离开村部。

回到家里,饭菜已经上桌,酣睡醒来的韩涛正和贾正道热乎乎地说着话,一看王宝玉和冯春玲进来,立刻呵呵笑着说道:“王主任,我才知道,你还是个通晓天文地理的大师,啥时候给我也算一算。”

“这个好说,小事儿一桩。韩站长,这黑木耳种植的项目,还是要多辛苦你。”王宝玉客气地说道。

“王主任客气了,推广农业技术,本来也是我,不,是老子份内的工作,一定他娘的干好。”韩涛笑着,又开始粗口装酷起来。

韩涛是个文化人,形象气质也算稳重,这时不时的冒出句粗口,还真是听着不舒服。都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但要是象嘴里长出狗牙,也让人别扭的很。

不过,韩涛是客人,想咋说就咋说。王宝玉也没有多说什么,正好灶屋内忙完的林召娣和钱美凤也进来,六个人开始吃饭。

在王宝玉的坚持下,原本还想再好好喝一次的贾正道和韩涛,只是象征『性』的喝了一点儿,

“韩站长,今天是招待不周,改天咱们再痛痛快快喝一顿!”贾正道客气的谦让道。

“对,对!改天咱再他娘的喝一顿,喝少了他娘的不过瘾。”韩涛骂骂咧咧的说道,王宝玉和冯春玲看到他这副德行,忍不住偷偷乐了。

饭后,冯春玲跟着钱美凤收拾碗筷,钱美凤好奇的问道:“吃饭的时候,你和宝玉偷笑啥啊?”

冯春玲未语先笑,因为韩涛实在是还逗了,现在想想都觉得很有意思。她对钱美凤解释道:“都笑韩站长呢,你没听见他说话挺怪的吗?”

钱美凤瞪着大眼睛十分不解,说道:“听见了啊,可是这有什么好笑的?”冯春玲张张嘴想解释一下,可又无从说起。

只听钱美凤又说道:“我还觉得你和宝玉挺怪呢,这都笑成那样。”说完又忙碌了起来,冯春玲这次没有再笑了,只是轻轻叹了口气,难怪宝玉心里没有她,共同语言太少了。

收拾妥当,两位姑娘一起走了,韩涛和王宝玉到西屋休息。

乡下人睡觉都比较早,八点多钟就开始躺下休息了,睡了一下午的韩涛自然睡不着,王宝玉倒是很困,毕竟中午的酒劲还没过去,晚上又喝了几杯。

“王主任,我对术士之道,也有很大的兴趣,以前也看过《易经》,很惭愧,没看懂,你觉得这种形而上学的知识,有多大的准确『性』。”韩涛随意翻看着炕边的几本书,好奇地问道。

王宝玉躺在炕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说道:“这个嘛!看个人的认可程度,不是常说心诚则灵,无事不占卜嘛!”

韩涛放下书,扶了扶眼镜,挪过来身子,笑着把手伸了过来,说道:“王主任,现在没有别人,你给我看看手相,行不?”

说实话,王宝玉现在还真没这个兴趣,但不好意思拒绝韩涛,毕竟接下来的事情,韩涛还是要挑大梁,唱主角的,于是坐起身来,抓过韩涛的手看了起来。

韩涛的手白皙修长,比有些农村娘们的手还细嫩,手指尖尖,一看就是个不出力的人,这一点也奇怪,韩涛毕业于某农业大学,是个正规的大学生,毕业后通过关系进入柳河镇『政府』,成为了农技站站长。

只是端详了片刻,王宝玉就看着韩涛很认真地说道:“从你的手上看,小时候你受过伤,应该在腿上。”

韩涛一愣,没想到王宝玉开口就说准了,他点着头说道:“五岁的时候,从树上掉下来,摔断了腿,后来家里就不让我干活了。”

“你富于幻想,但又觉得被现实所困,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你是一个痛苦的人。”王宝玉指着韩涛手上分叉的人纹说道。

韩涛略微思索了一下,又点了点头,说道:“王主任,你说得对,其实我作为一名大学生,是不甘心一辈子呆在这小镇里的,不过也没有办法,毕竟二老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

“我说的不是这个,孝顺父母是人之常情,我说的是,你希望找一个能够懂你的人做媳『妇』,但现实中却一直没有这样的人,是吧?”

韩涛如小鸡啄米一般的点着头,他觉得不可思议,王宝玉好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他咋想的都逃不过王宝玉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