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3 喝咖啡

153 喝咖啡

“嘿嘿,开个玩笑嘛!服务员,服务员!”王宝玉高声叫嚷道,万芳草惊讶的问道,“你想要什么?”

“他娘的这玩意太苦了,放点白糖!”王宝玉啧啧嘴巴,皱着眉头说道。

万芳草笑了,把方糖罐推到他面前,说道:“这不就是嘛!”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咱哪懂这个!服务员!服务员!”王宝玉又扯着喇叭嗓子喊。

周围人好奇的往他们这边看,万芳草十分尴尬,小声问道:“王主任,你又要什么?”

“没家伙什啊!别说让我用手拿!”王宝玉觉得这次理由十分充分。

“勺子不就在你杯子里吗?王主任,这勺子只用来加糖和搅拌,是不能用来舀咖啡的。”万芳草忍住笑说道。

“这么麻烦?”王宝玉还真不知道这里面的规矩,半天说道:“那干嘛设计成勺子模样,可以是叉子,镊子也行。谁不知道勺子是用来喝的,这样纯粹是引诱消费者出丑!”

两人正说着,一位衣着整洁的服务生走了过来,规规矩矩的问道:“先生,您有什么吩咐?”王宝玉摆摆手,示意没事儿,让他走了。

“下次我还是请你吃酱大骨棒,那家伙随便你怎么啃都没人笑话你!”王宝玉真诚的说道,万芳草只是浅浅笑了笑。

王宝玉感觉有些失落,今天美女面前丢了面子,实在很没意思。不行,一定要再争回来!于是又坐在那里卖起了深沉。

万芳草见王宝玉没再说话,好奇的问道:“王主任有烦心事儿吗?”

王宝玉听到这话,叹了口气说道:“当然有啊。”

万芳草微笑着说:“既然我们是朋友,有烦恼可以和我说说,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王宝玉盯着万芳草仔细看了半分钟,说道:“正因为我们是朋友,所以你有了烦恼,我才烦恼啊!”

万芳草十分不解,问道:“我有什么烦恼?”

王宝玉这才开口说道:“万记者,现在应该有两个人同时追你,而且条件都不错,你无法选择是吧?”

“你怎么知道?”万芳草很惊讶地随口说道。

“你就说是不是?”王宝玉追问道,万芳草点点头,

“我懂点相术,你的两眉之间,有一小团红,这叫二龙戏珠,说明有两个不相上下的白马王子。”王宝玉颇为认真地说道。

万芳草下意识地扶了扶眼镜,感觉有些无法理解王宝玉如何能看出她的困扰,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王主任,以前我从来不相信看相算命的,但今天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是有点儿相信了。”

王宝玉嘿嘿笑道:“不是不相信,是看不上吧?”

万芳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声问道:“那你看哪个比较合适?”说完脸刷的下红了,这么问是有些难为情,好像很花心似的。

“这两个人都不是你的真命天子,不要困扰了。”王宝玉说道。

万芳草感觉有些惊讶,说道:“这么肯定?从哪里能看出来呢?”

王宝玉伸伸懒腰,说道:“你是看不出来的,这团红若隐若现,说明你本人对他们两个兴趣都不是很大。你自己的心扉不开,任谁也进不来啊!”

“嗯!确实是这样,我也感觉他们两个都不合适,所以一直没有答应。王主任,你看看我的真命天子长什么样啊?”万芳草被王宝玉勾起了兴趣,已经忘记了采访的事情,急切地问道。

“这个嘛!说了你也不相信。”王宝玉故意卖着关子。

“我信,你快说。”万芳草显得有些着急,拿在手里的咖啡杯都忘了放下。

“很帅!”王宝玉脱口说道。

万芳草笑了笑,并不是十分在意,说道:“外貌是次要的,内在才最重要。”

“当然也很有头脑,非常有能力。”王宝玉接着说道。

万芳草饶有兴致的仔细听王宝玉说道:“这个人将来还会非常有钱,叫什么来着,富甲一方。”

万芳草扑哧乐了,说道:“要有这么优秀的人,不知道还轮不轮得上我呢。”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只要你同意我看就差不多。”

“哦?那他大致是个什么样的?”万芳草掩饰不住强烈的好奇。

“跟我长得差不多。”王宝玉哈哈笑着说道,心想,女孩就是女孩,心地单纯,知识分子也一样。

“瞎说!忽悠!”万芳草羞恼地瞪了王宝玉一眼。

“嘿嘿,活跃下气氛,你老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弄得我很紧张。”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说道,万芳草本来也没有真生气,随即就笑了。

王宝玉跟万芳草说这些,其实有他的打算,他想和万芳草拉近一些距离,多一个朋友多条路。

通过魏冬妮的事件,王宝玉已经认识到媒体的重要性,只是地方报纸的一篇文章就引起这么大动静,甚至还有县长亲临。

这要是全国性的报纸一宣传,那人还不得大红大紫啊?王宝玉一个人坐在那里美滋滋的算计着。

书归正传,王宝玉不再和万芳草开玩笑,而是认真地谈起自己在东风村所做的一切,将自己如何冲破阻力,大搞黑木耳种植,普及农村妇女保健知识。

同时也谈了自己工作中所遇到的困扰,比如乡下人文化程度低,思想保守,这样做一件事儿往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等等。

万芳草不停地点着头,在她的采访经历中,能如此努力做事儿的基层干部还真是少之又少,大多都是那种保守派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谈了近两个小时,万芳草合上了小本本,觉得这次采访收获颇丰,又将写出一篇有分量的大稿子。结账的时候,两杯咖啡四十块钱,还是让王宝玉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心疼的哇哇的,但也只能故作镇定的把钱给交了。

临走的时候,万芳草将自己办公室的电话留给了王宝玉,强调说有事儿可以直接打电话,也可以到《富宁日报》社直接找她。

两个人就在咖啡厅的门前告别,就在万芳草走后不久,一对说笑的年轻人也向着咖啡屋走去。从背影望去,女孩长发披肩,匀称高挑,王宝玉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女孩是谁,心中立刻掀起了一阵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