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2 诸葛春

182 诸葛春

\u201ty想去找红红,她走时候曾经说过,遇到了点难事儿。钢蛋重复道。

你没有给她钱吧?王宝玉问道。

没有,给她她也没要。钢蛋说道,犹豫了一下,又说道:红红说这件事儿跟你有些关系。

他娘放屁,老子可是一个指头也没碰她。王宝玉无比恼怒地说道,心里也在嘀咕,是不是戏弄他和美凤这件事儿?可怎么想也不通,依红红大大咧咧,憨脸皮厚,应该不会为这事儿跑路,再说上个月工资还没结呢,也许真有什么事儿缠住了。

钢蛋一看王宝玉恼了,连忙说道:宝玉,这y信,你不会做那种对不起美凤事情,红红也没说因为这事儿。

那她既然有麻烦,处理好肯定就回来了,你还是在家耐心等待吧。王宝玉对钢蛋说道。

钢蛋吭哧半天,说道:她难处就是e,一个弱女子能干啥,y不能不管。

王宝玉很是闹心,红红那种人根本算不上弱女子,她要是弱,这世上女人就没有一个强了。

钢蛋,你也别垂头丧气了。y决定了,y跟你一起去找一趟红红,她家地址y知道。王宝玉说道。

钢蛋兴奋地站起身来,说道:太好了,咱什么时候动身?

瞧你那熊样,唉!说去就去,明天就出发。王宝玉叹了一口气,不屑地说道。

第二天一早,王宝玉就和钢蛋起程了,走了几十里山路,又坐了火车和汽车,下午时候,按照红红留下线索,终于到了几百里外这个名叫雪峰村小村子。

雪峰村隶属于清源镇,至于名字由来,不言而喻,就是因为这里有一座海拔很高山峰,所以名叫积雪峰。

由于海拔高,积雪峰山顶常年温度很低,即使在炎热夏季,山顶之上也有少许积雪,在富宁县也算是有一些名气。

现在季节,天气依旧寒冷,雪峰村还是白雪铺地,一片宁静。积雪峰远远望去,更是如同直插空中白色利剑,透出些孤傲和冰冷。

走在整洁村路上,一排排土房倒也显得很整齐,村民们脸上都带着淡淡微笑,无不向外人展示着,这里也是一个民风淳朴地方。

王宝玉感觉这个小村子,虽然不大,倒是有一种世外桃源感觉,不像东风村,没啥景致,入眼都是贫穷和落后。

嗯!等老子有了钱,这里倒是可以开发成一个旅游区。滑个雪赏个景不都挺好?到时候肯定赚钱。王宝玉暗道,同时又怀疑,这样一个带点仙气儿小村子,咋就出了红红这种贱货?

王宝玉和钢蛋一路打听,结果让两个人都无比失望,整个雪峰村,压根就没有姓周村民,当然更不可能有周雪红这个人。

原来红红叫周雪红啊,为啥在咱那里叫周雨红?还是雪红好听,雪峰村出来小红脸蛋,嘿嘿。钢蛋傻乎乎笑着说道,一幅没见过女人花痴相。

呸,就她那种贱女人也配叫雪字?叫个雨都算便宜她了,他娘!王宝玉愤愤骂道,心想,只有程雪曼那样高贵女孩才能叫做雪。

王宝玉抬头突然看到钢蛋瞪着自己,这才记起答应过钢蛋不再守着他骂红红,只得说道:算y不对,下次不骂了!

钢蛋无奈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继续勤奋四处打听红红消息,从村头到村尾,虽然每次都会失望。

怀着最后一丝希望,王宝玉拦着了村尾一位头发花白老人,很客气地问道:老大爷,咱村有没有姓周人家啊?

老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宝玉和钢蛋,一个长相周正小伙子,不像是坏人,而另一个则是五大三粗地老爷们,满脸凶相,他犹豫了一下,摆摆手说道:没有!y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还真没有姓周。

王宝玉和钢蛋彻底失望了,怀着一种不甘心,王宝玉又问道:老大爷,会不会曾经在这里住过,又搬走了呢?

老人想了一会儿,忽然说道:你这么说,倒是提醒了y,十年前确实搬来一户姓周人家,不过五年前又搬走了。

他家是不是有一个十多岁姑娘?王宝玉连忙追问道。

好像是两个姑娘,一个十多岁,一个七八岁,长得还都挺俊。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人。老人仔细回忆着说道。

那您知道搬哪儿去了吗?王宝玉觉得似乎找到了线索,欣喜接着问道。

老人回答依旧让他很失望,老人表示,这家人似乎跟村民们没有太多交往,搬到哪里也根本没人知道。

那咱村最近有没有年轻姑娘回来啊?王宝玉打破沙锅问到底。

咱这村来个外乡人都是件新鲜事儿,确实没听说过。老人摇了摇头说道。

事已至此,翻遍了整个雪峰村都没有任何线索,那么寻找红红事情也只能算了。看看红日已经接近了积雪峰,想赶回镇里,已经不太可能了。

老大爷,这附近有没有旅店,只要能住一晚就行。王宝玉很客气地问道,钢蛋则是蔫头巴脑跟在王宝玉身后,难过很。

没有,如果两位不嫌弃,就在y这里住一晚吧!反正y也就一个人。老人爽快说道,因为他觉得自己和这位机灵俊秀小伙子还挺有缘分。

王宝玉回头看了一眼钢蛋,钢蛋傻愣愣地正在失望之中,便答应道:那就麻烦您了,请问老人家贵姓?

老人呵呵笑道:\u201ty复姓诸葛,叫诸葛春。

呵呵,那三国时候诸葛亮跟您有没有关系?王宝玉呵呵笑着问道。

好像是有点关系,据说是e先祖。老人颇为自豪地说道,王宝玉对于老人话,并不相信。

现在姓孔,都说自己是孔子后代,姓孟都说是孟子后代,唯独行秦,不说自己是秦桧后代,而说自己是秦始皇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