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7 神秘女人

混世小术士 187 神秘女人

本着坚持赚钱的想法,下午的时候,王宝玉又拨通了罗缇的电话:“罗大姐,不好意思,又打扰您了,我是王宝玉.”

“小王,你好。”电话那头的罗缇这次说话还算是客气,看样子心情不错,王宝玉心里这就有了些底儿。

“罗大姐,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您不肯接收我们小收购站的产品呢?”王宝玉开门见山地问道,因为对待这种性情急躁的人,自己也要简练一些。

“侯四上午给我打电话说你们的关系不一般,既然如此,我就明说了,我们做的产品,以出口为主。你们小收购站,产品质量达不到标准,数量又小,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们是不接收的。”罗缇也开诚布公地说道,口气里还是明显带着一股狂气。

“原来是这样,可不可以问一下,这标准究竟是什么?”王宝玉不甘心失败,又追问道。

“如果你感兴趣,哪天你来我公司一趟,看一下相关标准,电话里说不清。”电话那头的罗缇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王宝玉一听,立刻来了精神,觉得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连忙说道:“谢谢罗大姐给我这次机会,过几天我一定去拜访一下,有一件事儿我不明白,想最后再问一句。”

“又有啥事儿?说吧!”罗缇显然是烦了,不太友善地说道。

“大姐是不是接受过声乐的训练,说话的声音咋这么好听呢?”王宝玉呵呵笑着问道。其实夸人也有讲究的,个矮的你偏说她亭亭玉立,那谁信啊?得夸她确实有的优点,那就基本对路了,而这块恰恰就是王宝玉的强项。

女人不管长得咋样,但是都喜欢被恭维,尤其是来自男人的恭维。罗缇虽然是个女强人,这一点也不例外,一听王宝玉这么说,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了罗缇咯咯的笑声:“小王,你这是讨好我吧!做生意要凭实力,光是耍嘴不行啊!”

“大姐,你这么说可是冤枉我了,我说得句句是实话,您的声音是我听过最好听的,很是悦耳,怎么形容呢!简直是天籁之音,让人听了觉得浑身都舒坦,百听不厌。难道以前没人对您这么说过吗?”王宝玉语气颇为认真地夸奖道。

电话那头的罗缇停顿了一下,又咯咯笑着说道:“你这个小伙子会说话,不过也算说得差不多。从小都说我唱歌好听,我曾经是想当一名歌唱家,没实现,我还郁闷好久呢。以后想听大姐的声音,就打电话吧!”

“一定少不了打扰。”王宝玉客气地说道,互道了声再见之后,两个人就撂了电话。

王宝玉觉得离成功似乎近了一步,这上次打电话,罗缇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这次已经开始有些絮叨了,多少坦露了些女人的本性,看样子对王宝玉的戒心已经松懈了。

既然如此,王宝玉下一步计划就是和罗缇深入交往,开始计划着到县里如何跟罗缇接触。这一般的礼物,罗缇肯定是看不上,贵重的礼物,自己又没有,再说也不知道对方喜不喜欢,想来想去,王宝玉还是决定,赤手空拳去试一下。

三天之后,王宝玉又来到了富宁县城,为了让王宝玉好办事儿,老张慷慨地给王宝玉拿了五千块钱,算是公关的费用。王宝玉也没客气,反正自己现在手里的钱也不多,正好用得着。

按照电话里罗缇说的位置,王宝玉找到了位于富宁县西南角的富宁县农副产品贸易公司,能够挂“富宁县”开头牌子,让这个公司多少带着些官方的色彩。

这是一个四层高楼,楼顶的大牌子分外醒目。楼前的空地上,停着好几台好车,都是几连号,或者吉祥号的车牌,显示着来这里的人,身份都不太一般。

在一楼的大厅里,王宝玉客气地对接待人员说道:“你好,我想找一下罗总,事先约好了的。”自打上次在侯四小孟那里碰了钉子,王宝玉对于成功人士的预约极为敏感。

“先生您好!您先请稍事休息,我先打个电话。”接待人员是个二十岁左右的漂亮女孩子,她迅速拨动面前的电话,讲明事由,然后嗯嗯啊啊的答应着。

整个通话过程不足十五秒,效率极高,比在东风村大喇叭上喊半天,人都到不齐这种现象强多了。

放下电话,接待人员说道:“先生您好,罗总那里还有客人,您先在大厅里坐一会儿,半个小时后再去三楼总经理办公室找她。”

王宝玉只好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着,颇为无聊,好在大厅内总有人出出进进,上楼下楼的,看穿着打扮,都不像是穷人。

王宝玉忽然觉得自己的穿着太普通,三紧的夹克衫,窝窝囊囊,在这里显得很土气,还是敞开比较好看,于是伸手解开了扣子。

十几分钟后,一位三十多岁,衣着时髦、长相标致的女人挎着一个小皮包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修长的腿优雅的走动着,在大理石地面上踩出有节奏的动听之声。女接待员见到,立刻站直了身体,面带笑容的目送她。

王宝玉忽然感觉这个女人似曾相识,仿佛很熟悉,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看了一眼王宝玉,似乎也是一愣,但马上恢复了平静,推门走了出去。

王宝玉起身望了出去,看见女人上了一辆前面有四个环的黑色奥迪车。车子启动,车牌上的字母显示,这是一辆来自平川市的车,王宝玉还没看清车牌的数字,车子就迅速不见了踪影。

“刚才那位是谁?”王宝玉转身问女接待员道。

“这可是市里的大老板,我们候总的贵客,她可不是谁都结交的。”女接待看着衣衫简单的王宝玉,有些鄙夷地说道。

王宝玉正因为想不起来这个女人是谁而心烦,哼了一声说道:“市里的大老板咋了?不也是吃饭睡觉拉屎这些事儿吗?”

“你这个人说话咋这么粗鲁呢!”女接待被王宝玉抢白了一通,不快地说道。

“干好你的事儿得了,老子就这个德行。”王宝玉郁闷地坐下,点起了一支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