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0 洗脸咋也笑

混世小术士 190 洗脸咋也笑

王宝玉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罗缇则去了卫生间,回来后坐到王宝玉身边的座位上。

这时,服务员端上来一个大青花瓷盆的清水,里面放着些柠檬片,水面上漂着几朵玫瑰花瓣,接着又从消毒柜里夹了两块湿毛巾放在两人手边。

城里人就是聪明,看这水搭配的,喝起来肯定爽口,王宝玉心里这么想着。同时也感觉有些口干,正想拿着勺子喝上几口,就在这时,罗缇却伸手过去,在碗里轻轻沾了沾水,又用毛巾擦了擦手,这时服务员又把用过的毛巾取走,换上块新的。

王宝玉这才明白,敢情这碗里的水,是用来洗手的,还好自己慢了一步,否则还真丢了人,这大地方的讲究,还真他娘的多。王宝玉也把手伸进去,哗哗洗了洗,学着罗缇的样子擦擦手。

看着毛巾还不脏,干脆就擦了把脸。一旁的服务员看到王宝玉这样扑哧声笑了,王宝玉不得其解,不知道哪里做错了。罗缇不满的瞪了服务员一眼,服务员连忙把王宝玉的毛巾也换了,然后退了出去。

“宝玉,想吃什么你就点,别客气。”罗缇将菜单递了过来,对王宝玉说道。

王宝玉接过菜单一看,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全攻到大脑了,眼睛一阵发花。王宝玉心里一阵骂,他娘的,这里的东西咋这么贵,最便宜的菜也要一百块钱以上,像清蒸鸦片鱼一类的,更是动辄五六百,甚至还有上千的。

王宝玉顿时觉得自己兜里的五千块钱,实在是少的可怜,他小心地点了时蔬凉菜和鱼籽豆腐,算起来也将近五百块,然后将菜单推给了罗缇。

罗缇抬抬眼皮稍微翻动了一下,伸手按响了桌子上的铃,服务员闻声立刻面带笑容地走了进来。

“时蔬凉菜,鱼籽豆腐,清蒸扇贝,红烧中华鲟,再来一瓶五粮液。”罗缇满不在乎对服务员说道,服务员毕恭毕敬拿笔快速记下后,轻手轻脚的转身离开。

王宝玉在心里大致估算了一下,这些东西应该合计应该三千块钱左右,在这里吃饭,跟抢劫差不多,兜里的钱应该差不多能够,这让王宝玉心中多少有了底,脸上的表情逐渐平静了下来。

“大姐,这一次来给您添麻烦了。”王宝玉说道。

“没事儿,既然你叫我大姐,咱们就是一家人,这事儿义不容辞。”罗缇呵呵笑着说道,从小坤包里拿出了一张折叠纸,递给了王宝玉,又说道:“只要能按照上来的要求来就行。”

王宝玉展开一看,觉得脑袋有些大,这张纸上面的表格上,列举了农副产品的名称、规格和收购价格,其中对于规格要求几近于苛刻,就拿老百姓经常卖的黄豆来说,不但要求呈现正圆形,还有介于几毫米之间的规定。

“大姐,这个我能不能拿回去跟合伙人商量一下。”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

“没问题。如果你们收购的量不够,我这里混在别人货物里一同发货就是了。”罗缇爽快地说道。

“先谢谢大姐了。”王宝玉呵呵笑着说道。

“大姐这里的产品,基本上都是出口欧美的,人家的要求严格,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罗缇看出王宝玉的为难,开口解释道。

“这一点我明白,以质量求生存,以信誉谋发展嘛!”王宝玉说道。

“宝玉,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是无奸不商,现在就得讲究诚信。这做事儿就不能含糊,否则最终害得是自己。”罗缇满意地说道。

王宝玉点点头表示赞成,现在就是讲究个长久生意,固定消费群,再像以前坑蒙拐骗,一竿子买卖的,那可发不了大财的。

菜很快上齐了,罗缇打开了酒,给王宝玉满满地斟上一杯,举起杯说道:“宝玉老弟,你这一次来,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始终觉得办公室不舒服,这一次终于解决了。”

王宝玉连忙举起酒杯,嘿嘿笑着说道:“大姐,这也是你我的缘分。”

“说得好,是缘分,无缘不聚。来,为了我们的缘分,干一杯。”罗缇呵呵笑着说道。

一饮而尽后,王宝玉仔细吧唧着嘴,品味这将近千元的好酒,嗯!味道就是不一样,咽在肚子里暖洋洋的,嘴里还残留一股纯纯的酒香,不像以前喝的那些散装酒,除了辣嘴,呛嗓子,就没有别的味。

罗缇显然是“酒经沙场”,一连喝了几杯后,依旧面不改色,谈笑风生。这让王宝玉怀疑,是不是胖人都有酒量,侯四的酒量就比自己好得多。以后还得多多锻炼才行,看样子要办事儿,这酒场饭局可少不了。

这么贵的菜,王宝玉自然不会放过,挨个尝了个遍,夹在嘴里细细的嚼,慢慢的咽。然而他并不觉得多好吃,甜兮兮的没啥味,他还是觉得干妈炖的红烧肉最好,一口咬下去,满嘴流油,吃的过瘾。

“再给大姐看看手相呗?”罗缇笑着,将胖乎乎的手掌伸了过来。

王宝玉低头仔细看了起来,过了片刻,呵呵笑着说道:“大姐的手相,没有啥问题,纹路细密,福禄寿三宫都长得一流,一看就是有福气的人。”

“宝玉,别光是夸大姐,有没有啥不好的地方?。”罗缇对于王宝玉这种笼统的说法,并不满意,向前又探了探身子说道。

王宝玉从罗缇略微有些敞开的毛衣开口处,看到了罗缇胸前深深的一条沟,别说,这罗缇的皮肤还是非常白嫩的,模样长得也算可以,如果不是长得胖,也算是一个有风韵的女人。

“大姐,我是看出了一个问题,不知道当讲不当讲?”王宝玉犹犹豫豫地说道。

“小伙子就要敞亮些,说吧!大姐不生气。”罗缇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大姐的子孙宫灰暗,怕是身体有些问题。”王宝玉指着罗缇手上的一处说道。

“啥意思?我听不懂,是不是我身体藏着啥病?”罗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