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0 被利用

混世小术士

张大哥,QSaO就不明白了,QSaO王宝玉何德何能,能让程书记如此看重?王宝玉一脸不解地问。

老张嘿嘿笑了,说:你是年轻干部,有股子冲劲,敢做事儿,这有了成绩不光是自己,那也是镇里,对于程书记将来发展也是大有帮助。这两年因为东风村政绩,程书记每次去县里开会都会受到表扬,这风头把李传宗盖死死!

一语点醒梦中人,王宝玉忽然明白了程国栋为什么三番五次给自己机会。他曾经以为这一切都是程雪曼功劳,甚至还幻想程国栋会抬举他做乘龙快婿,现在看来,完全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张大哥,只要能来镇里,QSaO一定好好干,能助程书记一臂之力,那是义不容辞。王宝玉强忍着心中不快,依旧笑着说。

不是大哥话多,实在是拿你当成兄弟看,来到镇里,一定要站好队,这一旦选择错了,仕途可能就走不下去了。老哥QSaO不也是这样?背靠大树好乘凉,要不能这么滋润过日子?老张又说。

王宝玉此时心里跟明镜似地,老张这么说,一定是程书记暗示过,让王宝玉死心塌地跟着他,不能心生他念。

王宝玉突然有种被利用感觉,自己很像是程国栋一枚棋子,将要任其摆布。自己平时也是个不服天朝管人,什么时候这么委曲求全,现在状况也实在是一种悲哀。

走到今天,王宝玉突然觉得不知该怎么去看待程国栋了。以前觉得程国栋儒雅,正直,有文化,有头脑,有品位,像位艺术家,而如今揭开面具也不过是个官场政客,满脑袋计谋,一肚子花花肠子。

但也没有别办法,冷静地想一想,自己不过是个初中毕业农村小干部,能够被人利用,也说明自己还是有些价值。从某种角度来讲,自己和程国栋应该是互相利用才是,毕竟自己一步登天,可以这么年轻就到镇里工作。

想到这些,王宝玉忽然觉得有些释然,他呵呵笑着说:张大哥好意,兄弟自然明白,来,咱们哥俩再干一杯。

老张笑呵呵地举起杯,跟王宝玉响亮地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后,有些兴奋老张又说:程书记现在不过四十出头,在仕途上还有很大发展,你放心跟定他,说不准还能到县里工作呢!

借大哥吉言,到时候咱们就把买卖开到县里,他娘,赚个沟满壕平。王宝玉哈哈笑着说。

说得好,咱们兄弟一心,一定能将买卖做大。老张也激动说。

吃过午饭,王宝玉一刻也没有耽搁,踏上回乡之路,有件事儿他还是有些担心,不是别,就是钱美凤办幼儿园。

王宝玉担心这个傻丫头整不明白,万一闹出点儿是非,或许影响了自己前途,正是提拔在即非常时期,一切都要小心才是。

到家时候,天还没黑,幼儿园还有几个孩子没走,远远地看见,钱美凤似乎正在拉着个两个小男孩在那里教训着,王宝玉嘿嘿笑着,悄悄走上前去,他想听听钱美凤到底是咋训孩子。

其中一个小男孩一脸惶恐,只听钱美凤冷冷地说:以后还敢不敢淘气了?敢不敢不听老师话?

\u201没有淘气,是他先骂QSaO,QSaO才推得他。这个小男孩低着脑袋小声说。

不认错是吧?那好,QSaO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一个小孩,因为不听老师话,第二天,死了。钱美凤大声说。

小男孩吓得浑身有些哆嗦,连忙答应:老师,QSaO一定听话,不淘气了!

嗯!听话就好。从前有个小孩,很听老师话,结果他爹娘发了大财,还给他娶了个天仙似俊媳妇。钱美凤笑着说。

\u201听话!QSaO听话!小男孩拍着手,连声应。

王宝玉听得目瞪口呆,这钱美凤怎么如此教育孩子,正想说些什么,另一个小男孩扭动着身子,小声说:老师,QSaO想撒尿。

从前有个小孩,老师一说话他就要去撒尿,结果,小鸡鸡烂掉了。钱美凤不高兴地说。

这个小男孩使劲夹紧了腿,很是害怕地说:老师,QSaO不尿了,QSaO听话。

王宝玉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钱美凤转过头来,一看是王宝玉,对那两个小孩说:你们去玩吧!不许再淘气啊!

两个小孩子立刻跑到一边玩去了,钱美凤微笑着说:宝玉,你看,孩子们还算乖吧?

你这么说话,别说孩子,大人也能吓出尿来。王宝玉止住笑说。

那咋了,以后你要是敢背叛了QSaO,同样烂鸡鸡。钱美凤不屑地说。

王宝玉闭嘴了,心里还真觉得有些别扭。转念一下,这群野孩子,还真用些特殊方法教育才行,钱美凤这么做,只要家长不说什么,也没啥。

幼儿园事情,只能暂时这样,王宝玉没再说什么,现在时候,稳定压倒一切,看离天黑还早,他转身又去找钢蛋,把让钢蛋当农副产品收购站股东事情说了,钢蛋拍着胸脯说没问题,一切都听王宝玉安排。

两个月后,第一批黑木耳下来了,到处都是采摘木耳景象,房前屋后空地上,黑黝黝晾一片一片。

王宝玉立刻通知了侯四,侯四毫不犹豫,立刻派人拿钱来,将晾干黑木耳全都收购了回去,大马车忙碌地向村外运输着一袋袋黑木耳,一时间,沉寂东风村显得格外热闹,手拿着一把把钞票,每个村民脸上都带着从未有过开心笑容。

王宝玉也高兴,毕竟一番辛苦终于有了收获,如果说还有点烦恼,那就是在富宁大酒店认识王琳琳小朋友,总是隔三差五给他打电话,问都是那种让人很抓狂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