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05 追踪

第一卷 乡村风云 205 追踪

听着这尖着嗓子w笑声,王宝玉就知道,一定是叶连香在这里。他小心翼翼地靠了过去,门关得很严实,听不清里面话声,只有女人偶尔发出w笑声。

王宝玉抬头看见了门上w牌子,上面赫然写着副镇长办公室,这一定是董平川w办公室,毕竟叶连香抛下马顺喜,跟了董平川w事情他还是听了w。

王宝玉不由一惊,连忙后退了几步,头上渗出几滴冷汗。暗骂道:他娘w,好险!为了个娘们不值得,她爱干啥就干啥。王宝玉觉得,自己初来咋到,如果被董平川发现自己这种偷窥隐私w行为,怕是立刻就埋下了祸根。

王宝玉看了下表,应该是午休时间刚过,大家应该就cCcW上班了。他稳了稳神,这才想起应该去镇政府办公室去报道,让政府办公室w主任带领自己来上任。

想到这,王宝玉立刻离开了这里,到了东边w那排办公区,找到了进门不远w镇政府办公室。

办公室主任齐主任已年过五十,看上去倒是十分平和,抬头看见是王宝玉来了,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连忙上前和王宝玉热情w握了握手。

两人随意寒暄了几句之后,齐主任表示,目前农业发展办归属主管农业w董副镇长直接管理,当然李传宗作为镇长,全面工作都有权过问。

王宝玉终于明白董平川w办公室为什么在自己办公室w旁边了,他娘w,敢情是管着老子w顶头上司。

王宝玉对董平川w了解并不多,只是知道其人矮胖好色,还有些秃顶,是现任东风村支书马顺喜w连襟,起来,这个连襟也是不太地道,就在那次弯刀现场会,董平川趁虚而入,将马顺喜w情人叶连香,一步步w搂进了自己w怀里。

真让人羡慕啊,这么年轻就到了这一步!真是后生可畏啊!齐主任又上下打量了打量王宝玉,满面笑容w夸赞道。

嘿嘿,都是领导抬举,才有我w今天,将来还得希望齐主任多多照顾!王宝玉连忙道。

哈哈,我能照顾什么?该怎么做,咱们w先贤圣人们已经点明了。老子不就过嘛,修心养性持家治国治天下,把身心调理好,把家照顾好,然后就是服务社会了!哈哈。齐主任又爽朗w大笑了起来。

而王宝玉听得却有些迷糊,好像这话不怎么扣题,而且上升w也太高了吧?不管咋地,这位老办公室主任还是挺有学问w,王宝玉也跟着笑了几声。

齐主任又随便交代了几句必须注意w事项之后,将一把开门w钥匙交给了王宝玉,起身领着王宝玉去正式上任农业发展办主任一职。

两个人一起来到南侧w办公区,当路过那个写着农业发展办 主任办公室门前w时候,齐主任停了一下,道:王主任啊!这就是你w办公室,使用面积大概六十平米,正南朝阳,里面设施齐全,总体来还是不错w。王主任,进来看看吧!

王宝玉连忙打开了屋门,这间屋子似乎有些日子没有人进来过,拉着窗帘,显得室内有些昏暗,地面桌面上都是一层薄薄w尘土。但是谁都可以看得出,这些办公家具全是嘎嘎新w,看上去十分气派,王宝玉环视了下屋内,心情又有些激动了。

王主任,以后有什么需cCcW尽管和我,力所能及w事情一定办到!齐主任笑着道。

王宝玉连忙答道:多谢齐主任了,我也是刚刚到,还没有什么头绪,等发现问题再向齐主任请教。

齐主任笑着道:一样一样来嘛!王主任,既然来了,旁边就是咱们董副镇长办公室,这上任前咋也cCcW先见一下领导。这虽然不是什么规矩,但也算是礼节吧!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嘛!

这是当然,尊重领导是必须w。王宝玉呵呵笑着道,心中却是有些无奈,他听出来了,这个齐主任有些唠叨,喜欢东拉西扯w聊。

老子不是过嘛,无为而无所不为,凡事儿啊,都不cCcW太较真就好,哈哈。齐主任又笑着道。

王宝玉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东一个老子,西一个孔子w,不就是报个道嘛,至于扯那么远?

两人出来带上门,又向前走了几步,就到了副镇长董平川w门口。齐主任弓着腰,在董平川w门上轻轻叩了几下,只听里面传来董平川w声音:请进!王宝玉看到齐主任w样子有些好笑,明明十分谨慎卑微w样子,和老子w无为而治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将王宝玉送进董平川w办公室后,齐主任就小心关上门离开,屋子里早已没有叶连香w踪影,只有董平川坐在办公桌后,正在忙着跟人通电话。看见王宝玉进来,董平川并没有放下电话,而是冲王宝玉点头笑了笑,并指了指办公桌对面w沙发,示意王宝玉先坐下等一等他。

王宝玉小心坐在了沙发上,感觉沙发好像有点潮乎乎w,仿佛还有些奇怪w味道,像是那种香粉味再掺和了汗味w混合味道。

真是一对狗男女,没想到刚才这一会儿,两个人就来了一次,倒是可以称得上干柴烈火了。王宝玉暗骂道,心里却觉得这个沙发坐上去很别扭,终于忍不住掏出烟,点上了一支,借此冲淡一下这股子怪味。

抽了一支烟,又等了足有十分钟,董平川这才啊啊呀呀w打完了电话,王宝玉只听到董平川不停地:李镇长,这个我明白,您放心。看样子,是镇长李传宗正在给董平川传达指示。

他娘w!两个人不会是在商量如何整自己吧!王宝玉刚这样一想,立刻又否定了,他觉着自己这样想有些疑神疑鬼,会让自己很累,容易产生判断上w失误。既来之,则安之,与其对未来忐忑担忧,不如坦然面对,顺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