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16 结盟

混世小术士 216 结盟

“很简单。姐不图你钱。虽然姐赚的不多。但也足够姐用的。姐就是希望。你能经常陪一陪姐。让姐偶尔爽一爽。我毕竟是三十如狼的年纪。胃口很大的。”叶连香半真半假。嬉皮笑脸地说道。

“放你娘的屁。别发花痴。做春秋大梦了。”王宝玉使劲把手中的苹果摔在地上。恶狠狠地说道。

“瞧瞧你。把我家都给弄脏了。你啊。总是那么大脾气。姐一路辛苦的把你扶过來。你非但不感激。反而说这些难听的话。咋了。以为姐好欺负。是吧。”叶连香几番被王宝玉骂。有些恼怒地说道。

“老子又沒让你扶我來。我宁可睡在大道边上。”王宝玉不屑地说道。

叶连香戴上了乳罩。又拽过一件上衣披上。拢了拢头发。这才平静地说道:“王宝玉。我承认我是个贱女人。我也承认我确实想睡了你。但实话告诉你。昨晚我并沒有想带你到家里來。而是你喝多了。满嘴里骂得都是李传宗。我是为了保护你。才让马晓丽先走。好不容易才把你扶到家里來的。”

王宝玉一时间无语了。半天才不敢相信地问叶连香:“叶姐。你为什么要保护我。我又沒帮过你什么。”

“咋说呢。我这些年是跟一些当官的好过。但也是为了生存和发展。那些臭男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拿我当玩物。你來了。我既有些嫉妒。又有些高兴。嫉妒的是。你年轻有为。二十出头就混到了镇政府的主任。而我三十多了。还是个副主任。但我同时又有些高兴。毕竟我们是一个地方出來的。而你又是那种相对不错的男人。所以我不用防备你。”叶连香诚恳地说道。

王宝玉分不清叶连香的话是真是假。但就算是有一半是真的。那也说明叶连香还是个有些良知的人。王宝玉道:“叶姐。你能跟我说这些。我很高兴。既然咱们都到了农业办。那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必须齐心协力才行。不能互相拆台。我想你也明白。即使我下去了。这个主任也肯定轮不到你。多半你会和我一起下去。”

叶连香点了点头。说道:“宝玉。你说的我明白。你放心。今晚你來我这里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会跟别人说的。姐在关键问題上。还是不糊涂的。”

听叶连香这么说。王宝玉觉得心中豁然开朗起來。呵呵笑着说道:“叶姐。你也别生我气。我这个人就这样。脾气有时候很臭。但你放心。在工作上我一定会照顾你的。”

“宝玉。姐这一次还真是要依靠你呢。”叶连香说着。起身下了床。光着屁股按着了墙壁上的开关。屋子里一下子明亮了起來。

在明亮的灯光下。叶连香**着的下身。确实具有很强大诱惑力。雪白健美的大腿。圆鼓鼓的腚蛋子。再加上那一团杂乱的茅草。处处显示着成熟女人的独特魅力。

王宝玉还是第一次如此近的看叶连香的身体。他还是忍不住猛咽了一下口水。发出了咕噜的声音。

为了掩饰这种尴尬。王宝玉连忙点上一支烟。顺着叶连香的话问道:“叶姐。你背后的靠山那么强大。还要依靠我个啥。”

叶连香发现了王宝玉的脸有些红。忍不住咯咯笑着。特意将白白的屁股在王宝玉的面前晃了晃。这才套上了小裤衩。又穿上了白衬裤。

“宝玉。我也不瞒你。这表面上看起來我是升官了。由工商局的科员。成为了农业办的副主任。事实上并不是这样。董平川这个老东西。就是想踢了我。都知道农业办已经连续撤掉了两批人了。让我到农业办。就是想着干不好。把我给撤了。”叶连香有些愤愤地说道。

“他不是和你有一腿吗。怎么会有这种念头。”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男人都那样。当初就图个新鲜。为这个还和马顺喜结下了梁子。现在董平川玩腻了。又想着笼络人心呢。当然不会为了我这个女人得罪那么多人。”叶连香恼怒的说道。

王宝玉听明白了。可还有些疑惑。嘿嘿笑着说道:“叶姐。我刚來那天中午。正好看见你们在一块呢。你咋还和他走那么近。”

叶连香不屑的看了王宝玉一眼。说道:“就你眼尖。哎。我心里最清楚他的心思。但现在就得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又沒后台又沒钱。要跟他长志气。最后砸的还不是自己的脚。反正姐的名声也落出去了。不差这回犯贱。”

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表面还真看不出來呢。”

叶连香也有些黯然。说道:“我是个女人家。除了这个身子啥也沒有。说了你也不信。董平川这个老家伙一个多月沒理我了。也就因为我找你报到。那根筋才又动了。”

王宝玉觉得。自己和叶连香还真有些同病相怜。都是表面上升官了。实际上却面临着下台回家的危险。

叶连香一边给王宝玉到來一杯水。一边接着说道:“好在天不灭我。你來了。整个柳河镇。沒几个人不明里暗里佩服你的能力。有你在。农业办一定能干出业绩來。我也就跟着借光了。所以说叶姐要依靠你。”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叶姐。你就那么相信我。”

叶连香伸手摸了把王宝玉的脸。说道:“那是。姐看人不会错的。再说了。除了你。我也沒别的指望了。”

王宝玉招手让叶连香坐在身边的沙发上。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杯水。然后嘿嘿笑着问道:“叶姐。所以你就想勾引我上床。然后再靠着我保住职位。对吗。”

叶连香斜楞着身子。凑过脸來。笑嘻嘻地说道:“果然是看相的神棍出身。啥都能看出來。”

“行啊。既然我睡在了你的**。虽然呢。我们并沒有那个。但是。我也一定会带着你走。其实你也不用整这些。直接跟我摊牌就是了。”王宝玉往后撤了一下身子。似笑非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