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19 银货两讫

219 银货两讫

王宝玉扭过脸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刚感觉好些,然而接着又是嘟的一声,恶气再次跟着猛扑了过来,王宝玉只能迅速趴到**,将鼻子嘴巴都埋在了枕头里,心中连声大呼好险,暗道:幸好老子躲得快,差一点就中了这个娘们的超级暗器。

过了半天,王宝玉才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感觉空气中的臭气已经变得稀薄了,这才放下心来。再看看叶连香,还在撅着腚酣睡,对于发生一切,浑然不知。

王宝玉再也不敢去探究那个啥秘密了,感觉风险值太高,有些得不偿失。他一手捂着鼻子,一手颤抖着冒着风险替叶连香拉上了白衬裤,又盖上了被子,这才平躺在那里,望着雪白的天棚,愣愣地出神。

回想刚才的一切,王宝玉不再觉得刺激了,反而有些厌恶。他觉得越是美好的东西,其实越意味着风险的存在;越是美好的东西,一旦剥去了漂亮的包装,里面可能让人非常的失望。

不知不觉之中,王宝玉想到了一个人,就是程雪曼,已经将近一年没有看到她了。在王宝玉的心中,程雪曼是完美的,完美到无可挑剔,一个微笑,一声轻叹,都显得恰到好处,也就只有这个女孩,总是让他抛不开、放不下、理还乱,平添了许多的愁绪。

她还好吗?是不是正挽着那个贱男的胳膊,进出于咖啡厅或者歌屋,两个人会不会也接吻、拥抱、甚至那个?王宝玉越是这样想,就越觉得心中堵得慌,越是睡不着。

这样胡思乱想了足有一个小时,王宝玉才迷迷糊糊地睡去,在梦中,他狠狠揍了那个叫小健的贱男,小健趴在地上求饶,一再保证绝对没有跟程雪曼发生过什么,梦中的王宝玉才哈哈大笑着转身潇洒的离去。

王宝玉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窗帘中透过来的阳光,让整个屋子显得很温暖。叶连香早就不见了踪影,床边留着一个纸条,上面写着:“饭菜在厨房,出去时小心点,别让人看见!”

王宝玉从**下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又到院子里的茅房方便了一番,这才回到厨房,洗了脸和手,坐下来吃饭。

饭和菜都放在厨房中间的圆桌上,用笼屉布蒙着。王宝玉揭开一看,叶连香居然准备了一荤一素的两个菜,还有两小碟咸菜,一碗粥和两个馒头,看起来倒是挺用心的。

既来之,则安之,王宝玉觉得有点饿,也没有客气,将饭菜吃了个一干二净。他起身想将盘子收拾到洗碗池里的时候,蓦然发现盘子下压着一张纸条。

纸条突出在盘子边缘,显然是特意让王宝玉看到的,王宝玉刚才吃的急,没有注意到。他娘的,叶连香这个娘们又想告诉自己啥?王宝玉嘿嘿笑着,将纸条抽了出来,打开一看,忍不住笑骂道:“他娘的,还挺有心眼的,老子上当了。”

叶连香在纸条上写着一行字:“桌子上的饭菜,价值一百,如果你吃了,昨晚的钱就不还了,咱俩银货两讫。”

就这两个烂菜,就要价一百,这娘们挺黑的,不过王宝玉倒是觉得叶连香的这一手,挺有趣的,便又笑呵呵的放下一百块钱,在纸上又加了两个字:床费。

王宝玉收拾停当,这才走出了叶连香的家,锁上了屋门。在院门的缝隙向外张望了半天,确认没有人经过的时候,王宝玉才迅速闪身出去,绕过几个胡同之后,确信没有人怀疑他从叶连香家出来,这才迈着小步,向镇政府的方向走去。

对于王宝玉本人倒不是太在意这些,只是要被人发现自己和个老女人有些瓜瓜葛葛的,传出去丢不起这人。

到了政府大院,已经是中午了,王宝玉开了办公室的门,只见里面收拾的很干净,一尘不染,显然马晓丽早就来了,还打扫了卫生。

王宝玉翘着二郎腿,坐在办公桌后面,吸着烟,看着报纸,一幅悠哉悠哉的样子,叶连香跟自己结成了同盟,着实让王宝玉感觉少了一个心腹之患,心情上自然有几分的轻松。

咚咚咚!一阵轻轻的敲门声,马晓丽走了进来,她今天换了一身衣服,外面是呢子面女士西服,里面是白色羊绒衫,下面一条直筒西裤,脚踩一双镶钻漆黑锃亮的高跟鞋,显得很是干练。

不用说,一定是昨晚喝酒弄脏了衣服,才换了这一套。王宝玉说道:“晓丽姐,昨晚我喝多了,给你添麻烦了。”

“这有啥麻烦的,男人喝多了不都是这样吗?”马晓丽笑着说道。

“也不都是这样,我们东风村有个男人,只要是喝多了,他就去爬树,而且手脚比不喝酒的时候还麻利,你说奇怪吧!”王宝玉煞有其事的说道。

“真的啊!还真是头一次听说。”马晓丽惊讶地说道。

“男人喝多了有很多种表现,有的唱歌跳舞,有的打媳妇骂孩子,还有拽着牛尾巴打秋千的……”王宝玉呵呵笑道。

“王主任的意思是你在喝酒的男人中,还算是比较文明的那种了?”马晓丽打住王宝玉的话,微笑着问道,显然对这些丑事没什么兴趣。

“当然!比我水平差的多了去。”王宝玉十分肯定的说道,他上下打量了下马晓丽,好奇的问道:“晓丽姐,为啥你的高跟鞋踩出的声音就不大呢?不像叶姐的震得耳朵疼。”

马晓丽微微笑了笑说道:“这是朋友从国外捎来的,质量也相对好点。再说工作场合我怕噪音太大,找修鞋师傅安了两个橡胶底,所以也没什么动静了。”

王宝玉点点头,其实自己也听出来了,马晓丽语气再平和谦卑,但无意之中总能透露出对叶连香的鄙夷。这也难怪,两个人出身不同,兴趣不同,自然也成不了朋友。

王宝玉呵呵笑着说道:“晓丽姐就是心细,从这衣着打扮来看,品味也是老高了!”

“呵呵,我有什么品味,不过瞎凑合罢了。昨晚王主任在招待所里睡的还好吧?”马晓丽话题一转突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