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27 可以侮辱人品

第一卷 乡村风云 227 可以侮辱人品

“谁啊?”屋门的灯亮了,叶连香裹着毛毯,探出头来问道。

“是我!”王宝玉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心里却把叶连香骂了一万遍,娘的,整天干得就是偷偷摸摸的事儿,大半夜还这么大声问话!

叶连香立刻听出了是王宝玉,脸上顿时泛出了喜色,她跑着给王宝玉开了门,一把就将王宝玉拉了进来,从里面关紧了大门。

“嘻嘻!你能来真是太好了。”叶连香说着,在王宝玉的脸上吧唧就亲了一口。

“让人看见!”王宝玉低声说道,忍不住用袖子擦了一下脸。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屋,王宝玉没有进里屋,而是一屁股坐在厨房的凳子上,有些垂头丧气的说道:“叶姐,我饿了。”

叶连香笑嘻嘻地上前问道:“是哪里饿了?上面还是下面,上下姐姐都能解决。”

“操,下面饿了也轮不上你,当然是上面饿了,快给我做碗面条。”王宝玉不屑地说道。

“好!我的小男人,你说啥姐都去办。”叶连香冲着王宝玉使劲抛了一个媚眼,将身上的毛毯扔在一把椅子上,穿着白色的衬衣衬裤,开始点火做饭了。

叶连香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煤气罐,做饭很是方便,没用二十分钟,一碗热气腾腾的热汤面就上桌了,里面照旧卧着两个荷包蛋。

一阵狼吞虎咽,王宝玉很快就吃了个精光,叶连香还是坐在对面,用双手支着脸,目不转睛的看着王宝玉。

“就是小伙子,吃饭都遭人稀罕。”叶连香夸奖道,一边将王宝玉吃面后的碗,收拾进了洗碗池子里。

“叶姐,谢谢你啊!多少钱?”王宝玉打着饱嗝,呵呵笑着问道。

“这一次算是赠送,不收费。”叶连香一边哗啦啦刷着碗,一边回头笑道。

“那怎么行,咋说我也是个领导干部,白吃白占群众的劳动果实,是不道德并且违反纪律的行为。”王宝玉打着官腔,一字一句的说道。

“得了,别跟姐装,如果你有心,今晚就陪一陪姐。”叶连香擦干手,走过来说道。

“不行,你总想吃了我。而我,又不想被你吃。”王宝玉表情认真的说道。

“谁叫你看起来那么好吃呢!瞧这小脸,多细嫩,咬一口香喷喷的。啧啧,这小模样,也算是百里挑一了。”叶连香嘻嘻笑着,还是忍不住伸手向着王宝玉的脸上摸了过去。

王宝玉嘿嘿笑着将叶连香的手拉开,猛然站起身来,向着屋门走去,叶连香有些慌了,连忙喊道:“宝玉!宝玉!别走!”

到了门口王宝玉转过头说道:“咱俩在一起,我早晚会被你算计着吃了,还是走吧!”

叶连香起身几步上前拉住了王宝玉,哀求道:“宝玉,别走,今晚就留下来,姐一定把持住自己,咱们只是说话聊天睡觉,绝不不干那事儿。”

一听叶连香这么说,王宝玉停住了脚步,说实话,他还真不想走,咋说有个人一起睡,

在这冬天里也显得暖和,但他还是一本正经地说道:“叶姐,说话要算数啊!”

“算数!一定算数!”叶连香使劲点着头,“说实话,叶姐一个人睡也挺闷的。”

“你不会再找个男人来陪你?我相信,只要是叶姐吐口,外面都能排起长队来。”王宝玉笑道。

“说啥呢!我可不是妓女。”叶连香白了王宝玉一眼。

“那床费怎么算?”王宝玉嘿嘿笑着问道。

“你这个坏小子,今天姐大放血,一概全免收了。”叶连香嗔怒着打了王宝玉一下,拉着王宝玉,向里面的卧室走去。

还是那熟悉的双人床和正在亮着的床头台灯。一进卧室,王宝玉三两下就脱了外衣,只留下贴身的内衣,钻进了被窝里。

叶连香不用说,本来就不用脱,也跟着王宝玉钻进被窝躺下,身子不客气的贴在王宝玉的身上。

“叶姐,别靠这么近,不是有句话,男女授受不亲,九岁不同席嘛!”王宝玉嘿嘿笑着,装模作样的用手轻轻推了推叶连香,但是几乎没什么力度,大晚上走了半天,用来取暖也不错。

“那是封建残余思想,作为新时代的青年,要跟上时代的节拍,现在是男女有事儿,**解决,上下翻动,万事通融。嘻嘻!”叶连香嘻嘻笑着,非但没有松开,反而靠的更近了。

“你除了马和董,还有别人吗?”王宝玉问道。

“管得着吗?”叶连香显然不喜欢王宝玉追问她的隐私,有些不快地说道。

“我是想,你作为一个单身女人,整天这家里没个人,也不是那么回事儿,不行看到好的,就找一个吧!”王宝玉颇为正经的说道。

“唉!我是恶名在外,这些臭男人只想跟我上床,谁想娶我啊!”叶连香叹着气说道。

“叶姐,听我一句,别再跟那些男人瞎扯了,一个个都不是好玩意,年老色衰,有啥乐趣啊?”王宝玉语重心长的说道。

“嘻嘻,还是宝玉心疼姐。反正这会吃饱了,也睡不着,不如活动活动筋骨?”叶连香媚笑着用手指在王宝玉胸前划来划去。

王宝玉翻了个身,说道:“少来,再动我一下,我马上就走!”

叶连香嬉笑着掰过王宝玉的膀子,说道:“好宝玉,你可以侮辱姐的人品,但绝对不可以侮辱姐的诚信。姐向来吐个吐沫砸个坑,说话算数,刚才开玩笑呢,别当真啊!”

王宝玉听到叶连香这么说,倒是乐了,这人说话倒是有自知之明,于是又平躺在**。叶连香自然不会错失机会,连忙死皮赖脸的枕在王宝玉的怀里,一脸的满足。

“叶姐,好男人多的是。你年轻又爽快,肯定能找到个好的,以后可别给这些老不死的尝鲜了。”王宝玉说道。

叶连香叹了口气,说道:“谁说不是呢。钻一个被窝的时候,啥话都能许。可下了炕就变了,没一个真心为我考虑的。所以我也不吵闹,过一天算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