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49 两山夹一沟

249 两山夹一沟

这时,始终没有插话的张三峰,对三人的对话并不在意,他岔开了话题,对王宝玉问道:“宝玉,你干爹最近一切都好吧?”

“一切都好!整日在家看看书,听听广播什么的。”王宝玉随口说道,心中却骤然升起了几分的思乡之情,出来都一个月了,是应该回去看看干爹干妈,还有美凤。

“呵呵,贾师傅是有福之人,一般人可享不了这清福啊。”张三峰微微笑着说道。

王宝玉不解的问道:“那老先生是怎么和家父相识的?”

“呵呵,说起这其中的因由,算起来都十几年的事儿了。我父亲去世,坟茔地就是贾师傅给看的。那时候,贾师傅好像刚出山不久,做出了一件让很多风水师都不解的事情。”张三峰似乎沉浸在回忆之中,语速均匀的娓娓道来。

王宝玉来了好奇心,很想知道被干爹挂在嘴边的这件事儿,是怎样的一段传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王宝玉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张三峰看了看在场的蒋春林和马晓丽,面露犹豫,似乎不想当着外人讲。蒋春林和马晓丽正听出乐子,看到张三峰的眼神不由都撇了撇嘴巴,但两人都没有挪窝闪人的意思,谁不想听个稀罕事儿呢,不就是封建迷信那点破事嘛!没什么好背人的。

王宝玉也觉得,通过这近一个月的调研工作,又经历了这场车祸,三个人的关系没有什么好避讳的,正因为有秘密一起分享,将来的关系才更加亲密,于是便说道:“这两位都是我的至交好友,老先生但说无妨。”

“那是癸丑年的冬天,就在我父亲去世的当天,刚刚四十出头的贾师傅,穿着个破棉袄路经此地,便主动留下来,要给老人看坟地,而且分文不取。”张三峰回忆着说道。

蒋春林笑着说道:“还有这好事儿呢,别是贾师傅当时饿的走不动了,蹭顿饭吃也有可能。”马晓丽听着好笑,但还是悄悄捣了蒋春林一下。

蒋春林等着眼睛说道:“这有啥?谁家没个苦难史?我也没说是嘲笑谁,对吧,宝玉兄弟?”

王宝玉也觉得好笑,只是点点头。还真没看出来,那时候的干爹还有这样的高风亮节,在东风村的时候,别人给钱少了,干爹的脸色都不会太好。王宝玉笑着对张三峰说道:“那老先生和我干爹只是萍水相逢,怎么就那么信任他呢?”

“当时,我看贾师傅其人虽然衣衫破损,但骨格清奇,蓄着长须,看上去倒是仙风道骨的。加上为人诚恳,倒也憨厚朴实,我又恰好缺少风水师父,就答应下来。

王宝玉点点头,心里有些偷乐,想不到干爹那个时候就懂得留长胡子装扮自己了,这就是所谓的第一印象。王宝玉笑着说道:“干爹对于风水这块还是颇有研究的。”说完自豪的瞟了一眼蒋春林二人。

“嗯,贾师傅第二天就上山选了一块地方,这块坟地位于两座高山之间的一条狭窄的山谷中,具体位置则是谷底的一片较为方方正正的平地。”张三峰接着说道,还不时偷偷观察着王宝玉的表情。

此时的王宝玉确实感觉有点糗,就连脸上的微笑都显得不自然,别人听不懂,但他觉得,当初的干爹就是标准的骗子,而且是属于损人不利己那种的。

“两山夹一沟”的坟地,是风水学的大忌,所谓“独阴不长”,是十种恶地之一。尤其是山谷的底部,更是大忌中的大忌,一旦雨水大,形成规模大的山水,水分渗入到阴宅,棺木泡上两年,只怕是尸骨无存。

“嗯,这地方选的好。没事儿抬头看上去,哇!一线天。”蒋春林不懂装懂的说道。马晓丽却忍不住埋怨他道:“蒋所长,这是给故人选的坟地,谁还抬头看天啊,那得吓死活着的。你就好好听人家说呗。”蒋春林连忙抱抱拳以示歉意,不再说话。

“老先生,我干爹这么做,也许是有他的深意。”王宝玉听到蒋春林这么说更尴尬了,于是帮着干爹开脱道,但语气中明显不自信,眼前的这个张三峰,既然懂得医道,就难说其不懂术士之道,自古医与巫就是一家,张三峰即使当初不知道干爹选错了坟地,现在也应该明白了。

“是啊!我当初也是年轻,对风水一说虽说不算精通,但多少也了解些。只是当时老父亲走的匆忙,一切都尚未有准备。在我们这里,不是风水先生选择坟地,便会被乡亲们视为不孝。迫于无奈也只得这样了,但当时我确实有些不理解。三天下葬后,贾师傅就要离去,说家中有个孩子正饿着,虽然说好了不收费用,但我觉得孩子可怜,还是给了贾师傅一些米面。”张三峰说道。

蒋春林又插嘴道:“那孩子就是宝玉兄弟了,嘿嘿,我以前不信缘分,今天还真是开眼界了。”说到这,看到马晓丽不满的瞪了自己一眼,连忙又闭上嘴巴了。

而王宝玉的心情一时间难以平静,眼眶中不知不觉的有些潮湿了。这一刻,王宝玉已经明白,干爹之所以不懂装懂的给人家看风水,其实还是怕幼小的自己挨饿,四处混口吃的,都是不得已而为之,也许在那个时候,干爹就是自己的天,没有干爹,就没有自己活蹦乱跳的活到今天。

“贾师傅走后不久,又有几位风水师父陆陆续续的经过此地,都说这块坟地是大凶之地,让我迅速迁走,否则可能家宅不安,祸患重生。几个人都这么说,我就信了,只好另外寻找了一块地方,将坟地迁走了。”说到这些,张三峰表情似乎带着些不好意思,大概是对王宝玉的干爹投了不信任票。

蒋春林和马晓丽对于这块实在是不懂,原来这么选坟地还是十分不吉利的。这样的话,蒋春林连插嘴的份也没有了,只是像是听故事一样,饶有兴致的听张三峰讲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