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56 有点咸味

256 有点咸味

韩涛笑着说道:“对于一般人是难点,但如果找对了路,这些都是一句话的事儿。”

王宝玉心里暗自骂道,他娘的,你说的倒是容易!老子要是当家,什么废话也不用讲,这些关系部门又不是自己家开的。首先这第一条,显然就需要蒋春林,不敢保证一定能办下来,而第二条,从目前看,只能选择东风村作为养殖场所,这承包一个山沟,还不是马顺喜那个老东西能不能同意。

车到山前必有路,王宝玉并不是那种知难而退的人,相反,他觉得,越是难的事情越蕴含着巨大的商机。

“韩站长,那就拜托你回去研究一下这个技术,如果林蛙养殖成功,我一定不会亏待了你。”王宝玉郑重的承诺道。

韩涛激动的笑着点头答应,心里已经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了。他站起身,说过几天再跟他汇报具体的养殖方案,说完便告辞回去了。

就在韩涛走后没多久,一个女人咯咯的浪笑声就从走廊里传来,这个声音王宝玉很熟悉,当然是叶连香。王宝玉怀疑这个女人应该是属狗的,鼻子好使的很。

果然,王宝玉翘在桌子上的脚还没拿下来,叶连香就扭着屁股走了进来,脸上擦着厚重的脂粉,还没近身,一股子香气就飘了过来,熏的王宝玉直想打喷嚏,连忙点上了一支烟。

“宝玉,回来了咋也不告诉我一声,是不是把姐给忘了?”叶连香没有坐下,而是上前一步,用手撑着办公桌,俯着上半身,嬉笑着问道。

透过鸡心领毛衣的空隙,那条深深的**就呈现在王宝玉的面前。王宝玉对于叶连香的这套把戏很明白,他也不在乎,笑着说道:“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叶姐,咱们可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一根绳上的蚂蚱。”

“你知道就好,来,先让姐亲一下。”叶连香媚笑着,撅着嘴凑了过来。

王宝玉立刻伸手挡在了面前,不让叶连香的行为得逞,叶连香不小心,一下子亲在了王宝玉的手上,擦着嘴埋怨道:“真扫兴,洗手了没有?”

“没洗,刚去了厕所,还拉屎抠破了纸,是不是亲起来有点咸味?”王宝玉嘿嘿坏笑道。

叶连香使劲擦着嘴,转身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瞪了王宝玉一眼,说道:“好好的事儿也让你说的这么恶心,真受不了你!啥时候穷到连擦腚纸都开始省了?”忽然又扑哧一下笑了,她当然没有真生气,跟王宝玉开玩笑已经习惯了,王宝玉的这种话是不能当真的。

“叶姐,我看你才小气呢!瞧你身上这味道,准是又擦了劣质的化妆品。”王宝玉不屑的说道。

“我呸,你才用劣质化妆品呢!真是瞧不起人!”叶连香有些脸红的说道,作为女人,谁也不愿意被人说是没品位的。

王宝玉笑着说道:“嘿嘿,叶姐,别生气啊。弟弟我也是心疼你才这么说的,等我有钱了,给你买外国最好的化妆品。这种劣质的吧,闻起来味道又差,而且涂这么厚,看着也怪浪费的。”

“千里扛猪槽子,还不是为(喂)你?”叶连香斜楞了王宝玉一眼,不过听着王宝玉的话也是高兴,不由又笑了,她叹了口气说道:“你这野汉子一走一个月,留下我这个傻老婆,整天为你调查那个屁事,你说我亏不亏啊?”

“叶姐,你擦粉的时候,弟弟还在上小学呢,可别说是为了我!而且你的这个比喻也不恰当,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傻老婆,一定早死。”王宝玉纠正着叶连香的用词。

“我咋了?给你下药了吗?”叶连香不满的嘟囔着。

王宝玉嘿嘿一笑,说道:“我的意思是,你整晚的催收公粮,谁做了你的汉子,最后肯定会精尽人亡的。”

“去你的,一句正经话都没有。”叶连香说道。

“叶姐,咱就说点儿正经事儿,我那事儿调研的有没有点结果?”王宝玉扯回正题的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话题。

叶连香一伸手,狡黠的说道:“宝玉,你不太了解姐姐我,我这个人平时容易忘事,但是一看到钞票,就立刻会想起来。”

王宝玉顺手从兜里掏出了五百块钱,放到了办公桌上,很认真的说道:“这算是辛苦费,不管有没有结果,都先拿着。”

“我就知道亲爱的宝玉弟弟,绝对是一个讲究人,那姐就不客气了,不能扫了弟弟的兴致。”叶连香一脸喜色,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快的把钱拿走了,然而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揣进了兜里,整个动作完成的迅速简捷漂亮,令人应接不暇,让人心里很是鄙夷。

叶连香一脸喜色的趴在桌子上,说道:“我这一段时间,明里暗里、拐弯抹角的偷着问了一些人,那真是磨破了嘴皮,操碎了心,跑断了腿啊。你说我为了你付出了多少吧!这几百块钱也就勉强够个本吧,哎!”

王宝玉听得心急,催促道:“我的好姐姐,你赶紧说吧!你要把我急死了,将来谁给你买好化妆品啊!”

叶连香扑哧一声乐了,摇头晃脑的说道:“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还是董秃子提供了线索。”

“你又跟他那个了?”王宝玉有些不满的说道,不知道为啥,自从那晚和叶连香发生了关系,他就不喜欢别人再碰叶连香,也许是因为自己占有欲很强的缘故。

但王宝玉也明白,这种事儿是不可避免的,叶连香毕竟处在如狼似虎的年龄,而自己,并不想再碰她。

“哟!吃醋了?呵呵!没关系,姐多补偿你。”叶连香笑得很是得意,不由得向王宝玉抛了一个媚眼,似乎觉得自己魅力十足。

“我吃个屁醋,你跟谁睡觉跟我一毛钱关系没有,刚才就是顺便一问。”王宝玉沉着脸说道。

“我的好宝玉,姐一没钱,二没背景,你说我凭啥让人家给我说这些机密事儿?还不全靠肉嘛!不那个,董秃子能放松警惕?”叶连香说着,不由的用手托了托颤巍巍的胸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