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76 小圆点

276 小圆点

由于下午要去石墩村,县长孙大成不肯喝酒,其余的人自然也不好意思喝,李传宗就让厨房直接上米饭,王宝玉心情大好,加上也有些饿了,就少了些顾忌,用汤泡上米饭,大口吃肉,大口喝汤,连吃了三碗,才抹抹嘴巴放下筷子,竟然还吃出了一脑门子汗,

李传宗却吃不下饭,看着王宝玉憨吃的样子,既鄙视又心烦,更让他心烦的是,年近五十的孙大成,也许看王宝玉吃饭的样子很可爱,年龄上又像自己的孩子,竟然还给王宝玉夹了两次菜,

吃过了饭,稍作休息之后,一行人便陆续上了车,直奔石墩村而去,

就在昨天,柳河镇镇长李传宗已经给石墩村的新任村支书胡铁花打了电话,千叮咛万嘱咐一定安排好一切,不要出纰漏,如果有了一差二错,立刻撤了她这个村支书,

突然当上了村支书,对于胡铁花而言,无异于天上掉了一个大馅饼,乐得是手舞足蹈,肥胸乱颤,对于李传宗的吩咐,胡铁花自然不敢有丝毫的轻慢,立刻安排村民清理房前屋后和路上的积雪,村部更是在她的带领下,打扫的一尘不染,

一行轿车刚进入石墩村,就看着胡铁花等一群农村妇女,举着颜色各异的小旗,站成两排,位列路旁,

还沒到跟前,就传來一阵鞭炮的声音,里面还有几个格外震耳的二踢脚,其中一枚嗖的一声飞上高空,竟然沒响,后來直奔着孙大成一行就坠落了下來,离地四五米的时候突然炸了,把正在笑眯眯张望路边风景的孙大成给吓了一跳,碎炮皮夹杂着浓浓的火药味不急不缓的纷纷散落了下來,

孙大成**下鼻子,有点不快的对同行的程国栋和李传宗说道:“我们就是过來看看而已,沒必要搞这么隆重吧。”

李传宗连忙呵呵笑着说道:“得知孙县长來,村民都很激动,自发用这种形式來表达对县领导的欢迎。”

孙大成沒再说话,李传宗的解释很牵强,鬼都知道这是刻意安排好的,车队缓缓接近妇女们的欢迎队伍,一阵“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的声音传來,王宝玉跟万芳草并排坐在同一辆车上,看着外面的情形,他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万芳草不解的问道:“王主任,你笑什么。”一边说着,一边向外张望,王宝玉用手指了指站在队伍前面的胡铁花,万芳草仔细一看,也捂着嘴,低头一阵笑,笑得是双肩耸动,花枝乱颤,好大一会儿才停了下來,

只见新任村支书胡铁花,正笑嘻嘻的挥舞着一面红色的小旗,脸上涂满了白粉,画了鲜红的嘴唇,显得很妖艳,单看脸,有点儿像巫婆,或者就是准备入棺材的死人,

更关键的,胡铁花的上身穿着一件非常宽大的蝙蝠衫,蝙蝠衫上印满了各种有方有圆的图案,尤其在高高隆起胸部正中的地方,左右各有一个小圆点外面套大圆环的图案,小圆点是粉红色的,大圆环则是暗红色的,让人不由想起某个哺乳的部位,

“万大记者,是不是看这件衣服很亲切,有种回到小时候依偎母亲怀里的感觉。”王宝玉嘿嘿笑着问道,

万芳草不由白了王宝玉一眼,羞恼的说道:“你们这些男人,满脑子里都是这些肮脏的东西。”

“你思想倒是圣洁,那你告诉我,看到后是什么感觉。”王宝玉微微侧了一下头,依旧嬉皮笑脸的问道,

“我觉得这件衣服不错,从创意到做工,很有个性,也很有新时代女性的气息。”万芳草故作认真的说道,

“嗯,设计十分合理,你看这大胸脯把衣服给架空了,不仅掩盖了肥硕的小肚子,而且还透气,省的捂出痱子。”王宝玉摇头晃脑的说道,

万芳草忍住笑,说道:“设计是一回事,关键是身材好,要是瘦一点的可穿不出來这种效果。”

“嗯,说得有道理。”王宝玉赞同的点了点头,又嘿嘿笑着说道:“胡铁花的这件衣服应该穿在你的身上才对,粉红色的小圆点正适合你,她应该穿那种小圆点是暗红色或者黑枣色的。”

话音刚落,王宝玉就觉得脚上一疼,只见万芳草两颊飞红,正一脸嗔怒的看着他,下面的脚已经狠狠踩在了他的脚面上,

碍于前面有司机,王宝玉忍着痛抽出了脚,沒有露出呲牙咧嘴的表情,心中却想,这看起來文质彬彬的万芳草,出手竟然如此的狠,看样子“女人是老虎”这个说法是正确的,嘿嘿,幸好老子穿得是皮鞋,

既然有欢迎的队伍,车队向前行驶了一小段,便停了下來,孙大成刚一下车,胡铁花便甩动着巨胸,跑着迎了上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抱了两个西瓜过來呢,三米开外似乎都能听到胸脯击打皮肤的啪啪声响,

一阵刺鼻的香粉味随风扑來,熏得刚下车的王宝玉差点打了一个喷嚏,暗道,这娘们用的一定是劣质产品,连叶连香的也不如,更不像程雪曼身上的香味那样好闻,柔和中带着淡雅,想到程雪曼,王宝玉心中就不由一阵骄傲,能有这样的美女做女朋友,或者以后成为妻子,这辈子都沒啥遗憾了,

“又想什么坏心眼儿呢。”万芳草小声问王宝玉道,

王宝玉悄声说道:“我在想,她身上的味道怎么沒有你的香呢。”说完趁人不备的离万芳草远了些,生怕她一恼怒再跺自己一脚,被女人的高跟鞋伤着,可不是件好玩的事儿,

碍于总编辑钟韵文就在身边,万芳草只得作罢,却给王宝玉抛了一个警告的眼色,似乎在说,你等着,以后有你好受的,

“孙县长您好,您终于來了,能够亲眼看见您,真是三生有幸,前辈子修來的福气。”胡铁花细着嗓子,有些激动的说道,

随着胡铁花跑过來的动作,她胸前的两大团肉就上下左右的晃动,加上衣服上的图案,让在场的人都忍不住浮想翩翩,脸上带笑,眼睛却都盯着胡铁花的前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