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80 要想富先修路

280 要想富,先修路

王宝玉快步回到神石那边去,半路上,正好看见领导们向这里走來,刚到跟前,就听见依旧兴奋中的县长孙大成对自己说道:“小王,这一次你是立下了大功,发现这块陨石,不,就叫神石,发现了这块神石,我们富宁县就将成为全国最有名气的县,进而带來的是上级政府的关注,县域经济会有更快的发展。”

“孙县长,我觉得自己沒做什么,神石一直就在这里这么多年,只是我提供了线索而已,说起來,这还都是石墩村乃至咱们柳河镇的造化。”王宝玉客气的说道,

“小王,你也不必过谦,即便像你说的那样,只是提供了一个线索,那也是功不可沒,这就是牛顿发现了万有引力一样,苹果经常落下,谁都沒有当回事儿,而这一普通的现象就是牛顿观察到了,因此也成就了一个伟大的科学家。”孙县长说的有理有据,不容置疑,几乎把王宝玉说成了一个大功臣,让周围人不由的侧目相向,嫉妒万分,

“我哪能和这么伟大的科学家相提并论啊,孙县长,您真是抬举我了。”王宝玉口上这么说着,脸上却是抑制不住的喜色,虽然这表扬听起來似乎过了那么一点点,但是受用的很哦,

张存志接过话茬,微笑着说道:“只要是为人类造福的贡献,事情不分大小巨细,一个苹果砸出个科学家,一块神石也能托出一个王宝玉嘛。”

大家也都跟着笑了起來,话虽然夸张了点,但此事将來所带來的利益却和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有关系,因此这笑容里面真诚的成分还是有的,董平川的笑声倒也响亮,只是一边笑一边咬着牙暗自骂道:“咋不让石头砸死你呢。”

而李传宗始终沒有太多的笑模样,他实在是兴奋不起來,堂堂的县长,副县长,镇委书记,包括他这镇长,似乎都是陪着王宝玉來的一样,今天的王宝玉,可谓是出尽了风头,占尽了先机,他甚至可是怀疑,王宝玉这个小子是不是真的能掐会算,能预知未來,趋吉避凶,怎么一步步点儿就这么正,如有神助一般,

下午四点,由孙大成县长带领的神石观察团一行,重新回到了柳河镇,一下车,孙大成就马不停蹄的组织召开了关于神石的座谈研讨会,

富宁县县长孙大成强调,这一次在石墩村发现的巨大陨石,是打造区域影响力的重大事件,对未來县域经济的发展,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绝对不可小视,孙大成当即要求《富宁日报》全力报道此事,明日赶回富宁县后,县委宣传部立刻组织电台、电视台、报刊等更多媒体來报道此事,

报社总编辑钟韵文立刻满口答应,并且马上就安排身边的记者万芳草,即使今天不吃不喝不睡,也一定要把稿子赶出來,万芳草自然是满口答应,一点沒有含糊,

副县长张存志也进行了发言,他毫不隐瞒的提出,石墩村的领导班子存在些管理问題,有必要进行调整,以保证神石的安全,尤其是随后而來的更多媒体,不能让这些人挑出形式上的问題,

说起來,无论是程国栋还是李传宗,对于撤了何大壮和朱田力的事情,都非常后悔,这个胡铁花,花里胡哨的搞出了这么多名堂,沒有一件让县领导高兴的,早知道这种状况,还不如当初什么都不做,

既然副县长提出了这个问題,程国栋和李传宗连忙点头答应,一定马上解决石墩村领导班子的问題,确保神石不出任何差错,

稍稍犹豫了一下,一直保持低调的党委书记程国栋建议道:“孙县长,张副县长,既然从石墩村发现了神石,为了更便于宣传,不如将石墩村更名为神石村,不知领导们觉得如何。”

孙大成和张存志相视望了一眼,随即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改地名的事情,必须报到市里审批,这件事儿就交给存志同志了。”

张存志立刻表示,回去后马上就办理此事,并且让柳河镇政府出具《村名更改申请书》给他,

孙大成说道:“各位同志,大家关于神石有什么好的建议,一定要大胆的提出來,畅所欲言,集中智慧,也有助于我们做出正确的决策。”

李传宗觉得,到了自己该表现的时候了,他习惯性的咳了咳嗓子,说道:“各位领导,看过神石之后,我本人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沒有想到,在柳河镇下面的小村里,竟然还有这种天降的宝贝,说起來这事儿,也怪我们镇政府工作不认真,早都听说石墩村有一块特殊的石头,只是沒有提到足够的重视,以至于非要县领导们來才真正发现了这个秘密。”

王宝玉听着非常來气,李传宗的话里话外,神石的发现不应该把功劳记载他王宝玉的身上,而是早就知道了,一直沒有上报而已,

孙大成呵呵笑道:“传宗同志,进入正題,亡羊补牢也不晚嘛。”

李传宗当然听得出來,孙大成是嫌他啰嗦,让他赶紧说点主要的,李传宗想了想说道:“我觉得,首要解决的就是,应该将通往石墩村的路好好休整一下,以方便石墩村的经济发展和媒体的采访。”

“嗯,这个主意不错,现在是冬天,明年开春就办这个事情吧,先估算一下具体费用,只要不是过高,县政府可以考虑给拨一半的款项。”孙大成点着头承诺道,

李传宗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连忙保证明天开春,一定完成这项任务,程国栋则是微微皱了下眉头,李传宗这会心里想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有句话说得好,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本來是说只有道路畅通了,经济才能搞活,而在李传宗那里则解释为,要想个人发财,最好的办法就是修路,每次修路,涉及的钱款数额都比较大,很容易捞到大笔的好处而不露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