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290 来者不善

290 来者不善

王宝玉嘿嘿一笑,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李传宗,勉强笑道:“李镇长,难道我王宝玉在你的眼里就只会撒野吗。”

“你不过就是一个农村神棍,点正混到了这个位置,在我眼里,嘿嘿……”李传宗恼了,开始出言不逊起來,

“在您眼里狗屁不是,对吧。”王宝玉依旧笑着,却直勾勾的看着李传宗,李传宗被王宝玉看得有些发毛,嘴上却不肯服软,说道:“你很有自知之明。”

“你这个狗娘养的,老子哪里得罪你了,你的心里还有沒有老百姓了。”宛如晴天一声响雷,王宝玉指着李传宗骂了起來,

李传宗被王宝玉这一嗓子给骂愣了,他沒有想到王宝玉竟然如此大胆,李传宗半天才反应过來,他站起身來,同样指着王宝玉骂道:“你他娘的骂谁,小兔崽子,还翻天了。”

“操,骂的就是你,你看不上老子沒啥,咱俩之间的恩怨咱们自己算,要打要骂好说,但你不能把老百姓的事儿当成儿戏,你还有沒有良心了。”王宝玉简直恼怒到了极点,一边说着,一边握着拳头,目光中充满了恶狠狠的味道,

李传宗还真有些害怕,身子往后退了退,口中说道:“王宝玉,你疯了,你快给我滚出去,否则老子就让派出所的人把你抓起來。”

“好啊,就让他们來抓我吧。”王宝玉说着,挥拳砸在了李传宗的办公桌上,将李传宗的电话一下子震掉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李传宗面如死灰,他不知道王宝玉接下來还想做什么,就在他想找个时机逃离办公室的时候,王宝玉却藐视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大摇大摆的走了,

刚出了李传宗的办公室,王宝玉就听见走廊里有关门的声音,显然是探出头來听自己跟李传宗吵架的好事之人,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王宝玉的心情非常的郁闷,一连抽了几支烟,心中也非常后悔,自己刚才就应该顺着李传宗的话等一等,这样可好,跟李传宗闹了起來,地栽木耳的事情,进行起來将更加艰难了,

世上沒有不漏风的墙,何况是一扇并不是十分隔音的办公门,很快两人吵架的事情,就在柳河镇政府传开了,

程国栋第一时间就把王宝玉叫了过去,劈头盖脸的一顿训,说王宝玉太糊涂,李传宗是必须签这个文件的,那么做只是拿一把而已,又说王宝玉要是改不掉这冲动的毛病,以后无论开展什么事情都不会成功的,

王宝玉虽然一肚子的火,但也不会跟程国栋再发生冲突,即使他不在乎程国栋书记的位置,也在乎程国栋可能成为自己未來的老丈人,

程国栋说累了,就让王宝玉回去,他亲自去找李传宗,说这种事情,冤家宜解不宜结,早处理以免形成更大的祸患,

虽然李传宗在工作上和程国栋搞对立,但表面上的还是蛮客气的,第二天,经过程国栋的一番调节,大说王宝玉的不对,李传宗也借坡下驴,说不再跟王宝玉计较了,自己马上要去县里开会,回來后只要王宝玉來认个错,就把文件签了,

程国栋在电话里将结果告诉了王宝玉,一再叮嘱王宝玉,等两天之后李传宗回來,一定要低下头,认真的跟李传宗道歉,

王宝玉心中不满,但还是满口答应了,毕竟认个错,能把事情办了,总比空长志气不发财要实际,再说自己这一次也不亏,至少在柳河镇政府,沒人敢惹这个连镇长都敢骂的刺头主任,

就在王宝玉满心期待的等着李传宗回來,上门赔礼道歉,开始操作地栽袋装木耳项目的时候,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让王宝玉彻底对李传宗同意报告的想法,彻底死心放弃了,

李传宗从县里回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当他开车经过清源镇通往柳河镇公路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有一辆车横在路的中间,

李传宗很不高兴的摇下车窗,探出脑袋喊道:“麻烦前面的师傅挪挪车。”只是任凭李传宗怎么喊,路中间的那辆车就是沒有动静,

李传宗仔细看了一眼,那是辆极其普通的面包车,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沒有挂车牌,从车后窗望去,发现里面身影晃动,似乎还有人,有人也不动弹,李传宗这么一想,忍不住立刻來了气,他推开车门走了出來,打算上前理论一番,

李传宗气势汹汹的來到车前,使劲拍拍门,又趴在玻璃上往里瞅了瞅,喊道:“喂,里面的师傅麻烦挪挪车。”这一嗓子倒是管用,车窗缓缓摇下來一条缝,李传宗向里望去,隐约看见里面坐着五六个黑衣黑墨镜的男人,个个表情漠然的看着他,并沒有任何举动,

李传宗刚想骂好狗不挡道一类的话,看到这几个人心里就有些慌了,心想,大半夜带着个墨镜堵在路中间,只怕是來者不善啊,

但事已至此,李传宗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师傅,你们的车是不是坏了,要不我找朋友过來帮你们处理一下。”一边说,一边做好了后退的准备,

几个男人仍然是面无表情,不知道何时拿出了木棒,不停的摆弄着,李传宗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头,隐约之间感到了一丝杀气,他转身就想回到车上赶紧开车跑,可是已经來不及了,

其中一个黑衣男人迅速打开车门,一个箭步追上李传宗就把他按倒在路中间,李传宗还沒有來及喊救命,一个麻袋从头套下,顿时棍棒如同雨点般的落下,

李传宗哪里经得起这般折腾,刚开始还叫唤两声,但大晚上的又是个僻静地点,哪有人听见他的声音,最后,一帮人直打的李传宗差点背过气,连挣扎的力气都沒有,眼看小命难保的时候才住了手,

这帮黑衣男人在殴打李传宗的过程中,始终一言不发,打完之后,又将李传宗套着麻袋扔到了李传宗的车上,这才开着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