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00 事一缓就有变

300 事一缓、就有变

既然不能出去,在办公室里谈工作,应该沒有问題吧,想到这里,王宝玉乐了,那颗不老实的心又狂跳了起來,

王宝玉起身开了房门,见走廊里静悄悄的沒个人,回头锁上了门,一脸坏笑的扑向了马晓丽,口中坏笑:“晓丽姐,其实有的佳肴不洗更美味。”

马晓丽猝不及防,一下子被王宝玉扑倒在沙发上,她本能的拒绝着,使劲向外推着王宝玉,一边小声说道:“宝玉,你疯了,这是在办公室啊。”

王宝玉精虫上脑,有些不管不顾起來,他使劲抱住马晓丽,嘴巴更是疯狂侵略着马晓丽的粉脸和脖颈,

很快,王宝玉身上那带着烟味的男人气息,就让马晓丽彻底放弃了挣扎,她不由自主的伸手抱住了王宝玉,嘴巴也开始配合着王宝玉的动作,

随着啧啧有声的亲吻,王宝玉和马晓丽两人**的温度也越烧越高,当王宝玉的手指再一次划过马晓丽如绸缎般身体的时候,马晓丽不由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哼声,

衣衫半褪的两人,终于在沙发轻微的咯吱声和拼命憋着的闷哼声中,完成了第一次真正的亲密接触,也许还是有些担心被人撞见,王宝玉只坚持了不到十分钟,就缴枪投降了,即使这样,却也让马晓丽体验到了在危险环境下偷情的极度欢愉,

**过后,马晓丽满脸潮红的整理着衣服,王宝玉则满足的点起了烟,起身将门轻轻开了一条缝,释放着屋内的那种独特的味道,

马晓丽整理完衣服,又掏出了小镜子照,在确认沒有留下任何痕迹后,才起身离开,临出门的时候,还沒忘了回头给了王宝玉一个飞吻,

王宝玉心里挺乐呵,有一种特别的满足感,这种满足感并不是因为跟马晓丽行了人伦之乐,而是他终于看到了马晓丽最妩媚的一面,

不能不说马晓丽是王宝玉认识的女人当中最有智慧的一个,如果不是年纪大上了几岁,倒真适合做妻子,又细心又温柔,还可以出谋划策,谁娶到这样的女人都会省一辈子心,

正想着,一阵高跟鞋的咔哒声传來,王宝玉不由暗自佩服自己,不愧是术士出身,直觉也敏感,刚才和马晓丽草草收场,就是总预感要被人撞见,

叶连香一脸媚笑的走了进來,咯咯笑道:“王主任,小宝玉,恭喜恭喜。”

王宝玉故意沉着脸问道:“叶姐,笑啥啊,有啥可喜的。”

“别骗我了,我可都知道了。”叶连香一脸坏笑的说道,

王宝玉故作镇定的问道:“你都知道啥。”

叶连香咯咯笑了,说道:“宝玉啊宝玉,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姐也真服了你,这么快就把马晓丽给降服了。”

王宝玉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心想,坏了,刚才的事儿还是被叶连香看出门道了,他只得硬着头皮说道:“叶姐,人家晓丽姐可还沒结婚呢,这事儿你可别往外说,说了对谁都不好。”

叶连香不解的问道:“不就是跟你一起出出主意嘛,和结沒结婚啥关系,你紧张个啥。”

王宝玉的心这下才落到了地上,看來自己想的和叶连香说的不是一个事儿,他长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我和晓丽姐那都不是为了工作嘛。”

“别想骗我,你姐我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李传宗已经同意你搞项目了,是吧。”叶连香斜楞着眼睛问道,

“同意搞项目,又不是同意搞他女人,有啥可乐的。”王宝玉毫不在意的说道,

“哟,啥时候对四十如虎的女人也有兴趣了,弟弟,要保重身体啊。”叶连香凑近了王宝玉,一脸的坏笑,

“叶姐,可别瞎说,我刚才只是说着玩的。”王宝玉表情严肃的对叶连香说道,心中却怪自己说话不注意,如果李传宗听到自己要搞他的女人,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呵呵,解释啥,不知道越描越黑嘛。”叶连香不依不饶的说道,

王宝玉当然知道叶连香的心思,无奈的从兜里掏出了二百块钱,放到桌子上,说道:“封口费二百,总行了吧。”

桌子上的二百块钱瞬间就进了叶连香的腰包,叶连香满足的扭着肥嘟嘟的屁股,一边向外走一边笑道:“跟着弟弟混就是好,钱儿不断,姐姐一定攒着,改天买个狐狸皮穿上。”

王宝玉悄声嘟囔了句,说道:“你自己就是个骚狐狸,还买啥狐狸皮穿。”

叶连香似乎听到了什么,头也不回的说道:“你只管乱说姐的坏话就是了,小心封口费越掏越多。”

叶连香走后,王宝玉整理了下思路,开始办正事儿,他拨通了侯四的电话,

“四哥,一切风平浪静,可以出征远航了。”王宝玉笑道,

电话那头的侯四知道王宝玉说得是什么,也表现的很兴奋,问道:“兄弟,什么时候可以建立港口啊。”

“当然是越快越好。”王宝玉一字一顿的说道,他深知“事一缓、就有变”的道理,不想再节外生枝,

王宝玉的话无疑是侯四最想听到的,他说道:“兄弟,你可真有能耐,说吧,想在哪里让哥摆一桌请请你。”

王宝玉呵呵笑了,说道:“和四哥吃啥都是香的,到时候听四哥吩咐就是了。”

“哈哈,连饭都懒得吃了,是不是想你的那块撂荒地了。”侯四哈哈笑道,

王宝玉明白,侯四口中的撂荒地,指的当然是冯春玲,说起來也怪,王宝玉很少想起冯春玲,却也对冯春玲沒有任何的厌恶,

“四哥说笑了,最近工作忙,担子重,沒心思种地啊。”王宝玉打着哈哈说道,

“兄弟,这地不能总撂荒,会让勤劳的人看着难受,再说我替你看着这块荒地也挺麻烦的,还是你自己看着吧。”侯四笑道,

“那兄弟就自己看着,自己种。”王宝玉顺着侯四的话说道,

“哈哈,明天我就去你那里,先把分公司开了。”侯四果断的说道,

放下了电话,王宝玉立刻想起了冯春玲,心中不免一动,又偷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