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09 天水讼

309 天水讼

电话那头的侯四沉默了片刻,问道:“兄弟,有沒有死人。”

侯四的话问到了关键的点子上,群体中毒的事件固然很大,如果沒有死人,很快就会大事化小,如果出现了死人的现象,那整个事件的性质就变了,就真正成为了恶性事件,

“汤里投的是一种高浓度的泻药,人人都跑肚窜稀的,应该死不了人的。”王宝玉说道,

“那就好,看样子四哥也要接受调查了,兄弟放心,四哥沒事儿的。”电话那头的侯四平静的说道,一幅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样子,

“四哥,我总觉得这件事儿是有人跟咱们过不去。”王宝玉提醒道,

“是啊,帝国主义时刻沒有忘了对我们下手,这件事儿,我也会安排下面的兄弟去查的,是谁干得,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侯四决然的说道,

放下了电话,王宝玉才想起还沒吃晚饭,忽然间感到很疲惫,又累又饿,四下寻找也找不到吃的,只好饿着肚皮,穿着衣服躺在沙发上,

王宝玉翻來覆去的,半天也睡不着,突然几个硬硬的东西咯着了王宝玉,他顺手往裤兜里一摸,是那三枚铜钱,王宝玉一下子來了精神,扑棱坐了起來,他要算上一卦,

理论上,算卦之前必须净手,有条件的还应给焚香,以表示对神灵的尊重,已经快半夜了,王宝玉懒得去水房洗手,便用杯子里的剩茶水简单净了一下手,这些毕竟是形式而已,关键是心无旁骛,心诚则灵,王宝玉自我安慰道,

哗啦,哗啦,三枚铜钱在王宝玉的手里一次又一次响了起來,老天保佑,大吉大利,王宝玉闭着眼祈祷着,

六次爻定,一个卦象就出现在王宝玉的脑海中,他娘的,竟然是《天水讼》卦,王宝玉不由苦笑了一下,早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儿,感觉这卦还真是灵验,

《天水讼》,天与水背道而驰,象征着争讼的开始,卦辞中有“终凶”的说法,而爻辞中的最后一句,还有丢官之意,

王宝玉仔细分析着卦象,想要通过此卦看出一些“中毒事件”的端倪,别说,还真看到了一些东西,《天水讼》上卦为乾为天,象征着圆形的物件,也象征着甲鱼的圆盖;下卦为坎为水,也象征着汤,加起來正是甲鱼汤,看起來应该是甲鱼汤上出了问題,

根据卦中五行的“生旺休囚”等分析,再从卦象上观察,应该有一个领导级别的人参与其中,不过呈现“旺”之相,看样子这件事儿对他的影响不大,

卦中有一个现象还是引起了王宝玉的注意,那就是兄弟爻“旺而入墓”,分析了半天,王宝玉忽然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不由得心中一惊,

王宝玉想,能跟自己称兄道弟的,也只有侯四了,卦上说明,侯四在这件事儿上有灾,好在象征侯四的“兄弟爻”,呈现一种旺相,看样子牢狱之灾可免,应该是属于有惊无险的情况,

王宝玉又仔细想了一会儿卦象,还想从卦象中得到些更多的提示,只是一股子难以忍耐的睡意袭來,他打了几个大大的哈欠,忍不住歪倒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王宝玉还在迷迷糊糊之中,马晓丽就开门进來叫醒了他,

“程书记让你过去,跟他一起接待县里來的专案组。”马晓丽说道,

“我去干啥,不是还有李传宗吗。”王宝玉懒洋洋的翻了个身,嘴里含糊的说道,却是不肯起來,

马晓丽又好气又好笑,一把把王宝玉拉起來,解释道:“李传宗托病在家,程书记一个人怕接待不过來,大院里的其他领导都倒下了,不用你用谁啊。”

王宝玉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儿,连忙坐了起來,去洗了把脸,振作了下精神,便向程国栋那边赶去,

一进屋,王宝玉就发现,程国栋一脸疲惫,眼睛里全是血丝,精神看起來不太好,可以想象,柳河镇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作为党委书记,难辞其咎,昨天也应该是寝食难安,

“宝玉,还好你沒事儿,你帮我想想,这次的中毒事件,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題。”程国栋直接切入正題,很认真的望着王宝玉,声音可能因为是疲惫的原因,听起來有些沙哑,

王宝玉刚想说“甲鱼汤”,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觉得现在不是说的时候,容易惹祸上身,好像自己挺了解事情的來龙去脉一般,

“程书记,说实话,这件事儿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兴隆饭店平时的卫生情况挺不错的,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王宝玉装作完全不了解的态度,

“兴隆饭店应该沒有问題,问題一定出现在个别的人身上,我在想,会不会侯四跟谁结了仇,有人想害他,我觉得,像是有人故意投毒。”程国栋在王宝玉面前,直言不讳,毫不隐瞒的问道,

“也有这种可能,侯四混社会,得罪的人也不少。”王宝玉随口应付着,虽然程国栋将來可能成为自己的老丈人,但防备之心还是要有的,

侯国栋迟疑了下,说道:“或者是谁想报复咱们其中的一位干部。”

王宝玉摇摇头,答道:“这个实在很难说,谁家也得有个恩爱情仇的,吃饭的时候请了那么多人,难说是谁惹了祸。”

程国栋的脸上很失望,觉得在王宝玉这里一无所获,但还是说道:“宝玉,你也要多加小心,也许是因为你推广项目的事儿,有人想下黑手,阻止这件事儿。”

王宝玉一愣,说道:“如果想阻止我,干嘛要这么大费周章的连累这么多人。”

程国栋叹了口气,说道:“因为毕竟沒有出人命,这可能会有一种原因,那就是投毒者希望把事闹大,因为闹的越大调查的覆盖面就越大,哼,只要是调查了,就保不齐会有倒霉的撞倒枪口上,到时候达到了目的,投毒本身这个案件就会渐渐淡出,被牵连的事件才会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