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11 重点跑偏了

311 重点跑偏了

也许觉得沒什么大不了的,这名工作人员说道:“其实这次并非是简单的食物中毒,我们在甲鱼汤的残余物中,发现了一种泻药,这和食物中毒的性质就不同了。”

果然和王宝玉猜想的一样,不过经过卫生局的人员说出來,王宝玉觉得更加安心,他说了声谢谢,就转头回自己的办公室,刚想推开办公室的门,就听见里面有女人说话的声音,王宝玉抑制不住好奇,将门打开了一条小缝,就听见马晓丽和万芳草唠得正热乎,

“万记者,你的皮肤可真好,又白净又有光泽,还是年轻好,不像我,都已经老了。”马晓丽正拉着万芳草的手,一边赞美着,一边感叹自己的青春已逝,

“马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咱俩才差几岁,你的皮肤才叫好呢,像绸子一样滑,再说你一点也不显老,反而显得别具味道,嘻嘻。”万芳草嬉笑着,不愧为记者,连夸人都很有一套,

“女人就像是一枝花,我已近过了最适合采摘的年龄了,万记者,你可要把握好自己啊,别拖成老姑娘了。”马晓丽说道,

“谢谢马姐的关心,我一定要在三年中把自己嫁出去。”万芳草说道,

马晓丽听到后咯咯的笑了,问道:“有沒有既定的目标。”

万芳草叹了口气说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谁敢说就能选个一辈子陪着你的,结婚还有离的呢。”

“其实王主任这个人不错,风趣幽默,还有头脑,如果你沒有男朋友,我倒是想给你俩撮合一下。”马晓丽突然说道,

王宝玉明白,这是马晓丽在试探自己跟万芳草之间的关系,只听万芳草哈哈大笑了起來,说道:“他,马姐,也就是你这么夸他,王主任那张抹了蜜的嘴,不知道得害了多少纯情女孩呢。”

马晓丽若有所思的说道:“甜言蜜语不是错,总比若即若离要好的多,其实女人都很怪的,明知道不是真的,却最喜欢听这些东西,如果总也听不到,心也会累的。”

王宝玉不想再听下去了,使劲咳嗽了一声,推开门走了进去,倒是吓了两个女人一跳,

“聊啥呢,这么开心。”王宝玉坏笑着问道,

“当然是姐妹之间的隐私了,你虽然是领导,但是不能啥都管吧。”马晓丽说道,不忘给王宝玉递过去一个眼色,好像是在告诉王宝玉,这句话是说给万芳草听的,

“这可是我的办公室,发生的一切我都有权力过问。”王宝玉嘿嘿笑道,

“那就问万记者吧,我有事儿先出去了。”马晓丽站起身來,冲着万芳草笑了笑,走了出去,还关严了门,

这会儿,办公室里只剩下了王宝玉和万芳草,相互看了看,万芳草哼了一声,把头扭向了一边,王宝玉还是先开口了,

“万大记者,找我有事儿吗。”王宝玉皮笑肉不笑的问道,对于万芳草來报道食物中毒的事件,他的心里总是不太舒服,

“王主任,你的态度不对啊,我怎么得罪你了。”万芳草不太高兴的追问道,

“你沒有得罪我,只是你这一次的采访任务,我不能配合你,因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王宝玉表情认真的说道,

“谁要你配合了,实话告诉你,这是报社分配给我任务。”万芳草说道,

“有时候报社也是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王宝玉无奈的说道,

万芳草不悦的皱着眉头,说道:“王主任,别一整天道貌岸然的讲这些大道理,就好像全世界就你一个君子,我们都是小人似的。”

王宝玉不喜欢和这些知识分子争执,不耐烦的说道:“是君子还是小人,不是说在职业上就能体现出來的,得看他是否真的在做有良心的事儿。”

万芳草歪着脑袋问道:“比如呢。”

王宝玉瞅着万芳草的样子倒也可爱,于是逗她说道:“比如,我这人嘴巴虽然甜了点,但这并不代表我对你的心不够甜。”

万芳草脸突然红了,嚷嚷道:“小人,偷听别人说话。”

“嘿嘿,万大记者,能不能不发这篇稿子,我也实话告诉你,这次事件对我的影响也很大,毕竟发生在项目就要开展的宴请活动上。”王宝玉见氛围有些舒缓,语气也有点儿软了,这一次是真的陪了笑脸,

一看王宝玉哀求的样子,沒看出可怜,倒是有几分滑稽,万芳草强忍着沒笑,斜眼看着王宝玉问道:“不发稿子可以,你给我什么好处啊。”

“除了陪你上床,别的事情都行。”王宝玉学着当初万芳草的话,开起了玩笑,

万芳草扑哧一声笑了出來,顺着王宝玉的话,坏坏的问道:“如果我非要这一条呢。”

王宝玉一愣,随即笑了,冲着万芳草一抱拳,显得很大度:“那我也就舍生取义,恭敬不如从命了,到时候您指哪打哪,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呦,说的这么夸张,敢情您吃了点亏。”万芳草微微欠了欠屁股,盯着王宝玉问道,

王宝玉被万芳草看得有点发毛,连连说道:“吃亏是福。”

王宝玉的话音未落,万芳草一下子跳了起來,一记粉拳就打在了王宝玉的胸口上,王宝玉躲闪不及,硬是接了一拳,不由蹬蹬后退了两步,

万芳草的这一拳,沒啥力度,只是王宝玉沒有防备,才会中了暗算,万芳草狡黠的看着慌乱的王宝玉,笑问道:“王主任,还想占本姑娘的便宜吗。”

王宝玉嘿嘿直笑,沒生气,回到座位上坐好,说道:“万大记者,您的这一拳打醒了,非常感谢。”万芳草可以打他,他却不能打万芳草,好汉不吃眼前亏,两个人嬉闹了一会儿,终于扯回了正題,

“万大记者,你真的可以不发这篇稿子。”王宝玉认真的问道,

“发生这样大的事儿,不发稿子肯定是不行的,其实我也很愁,写浅了,群众不愿意,写深了,领导也会追究的。”万芳草说道,

万芳草的话,让王宝玉突然來了灵感,他立刻眼睛发亮,笑道:“万大记者,你不妨这么写,就写在柳河镇的突发事件中,镇领导英明果敢,神威盖世,积极采取行动,使全体中毒人员无一伤亡,最大程度降低了事件所造成的影响。”

万芳草瞪了王宝玉一眼,说道:“这不一样嘛。”

王宝玉嘿嘿笑道:“怎么能一样呢,这么写侧重点不同,将群众的视线转移到领导的积极作用上,而不是揪住中毒不放。”

万芳草笑了,说道:“就你鬼点子多,这么写也可以,其实县里领导并不想把这事儿闹大,主要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王宝玉笑着说道:“就这么写就成,发稿之后,绝对不会有人在这事儿上挑出你的错。”

肚子里一阵咕噜噜的叫,王宝玉这才想起來,从昨天中午到现在,已经一天沒吃饭了,他招呼万芳草來到了食堂,又到招待所里招呼卫生局的检验人员,这些人都不肯过來,说是自己带了吃的,

不吃还省了呢,娘的,镇政府又不是毒药加工点,至于吓成那样,王宝玉懒得再劝他们,自己回到食堂,点了两个菜和两碗米饭,觉得不过瘾,又去要了食堂早晨剩下的五个茶蛋,外加一大碗粥,

一阵狼吞虎咽,啧啧有声,万芳草还头一次看见王宝玉如此不雅的吃相,忍不住笑道:“王主任,看你这样子,像是八辈子沒有过饭似的。”

“饿了一天了,现在看见饭菜,比啥都亲。”王宝玉沒有抬头,依旧大口喝着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