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13 难兄难弟

313 难兄难弟

王宝玉來到派出所的便民服务大厅,立刻有一名小警察走了过來,伸出胳膊拦住他,冷淡的问道:“同志,你有什么事儿。”

“我想找李勇所长,有重要情况向他反映。”王宝玉停下脚步客气的说道,这时候,他不想再节外生枝,说着还递过去一支烟,

“李所长说了,今天任何人都不见。”也许是王宝玉表现的客气谦卑,小警察的语气渐渐强硬起來,看也沒看王宝玉手中的香烟,更别说是接过去了,

“我真的找李所长有重要的事儿,麻烦你通知他一声,我叫王宝玉。”王宝玉陪着笑脸,耐着性子说道,

“王宝玉,贾宝玉也不行啊,是个人都想见我们所长,那我们这里不成菜市场了。”小警察哼着鼻子,一幅不屑的样子,

王宝玉心中焦急,火一下子就起來了,他上前一把扯住了小警察的衣领,将小警察推靠在墙上,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他娘的给老子听明白了,老子不是贾宝玉,快去找你们李所长來,否则老子绝不会放过你这个小兔崽子。”

小警察刚想大叫,忽然他从王宝玉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强烈的怒火,竟然被吓得沒有发出声來,只是不住的点着头,

王宝玉放开了他,将那支烟自己点着了,就坐在“禁止吸烟”的牌子下,一口接一口的抽了起來,

过了不到两分钟,就见清源镇派出所所长李勇哈哈笑着走來出來,身后那名小警察一边整理着领子,一边瞪着王宝玉,

“哈哈,宝玉兄弟,错,王大师,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李勇满脸带笑,上前跟王宝玉握手,看起來精神相当的不错,同时他回头看了小警察一眼,小警察立刻识趣的走开了,

“这里沒有王大师,只有宝玉兄弟。”王宝玉客气的说着,一边从兜里摸出了两盒好烟递了过去,

“好好,就叫宝玉兄弟,你來有啥事儿找大哥啊。”李勇沒客气的将王宝玉手中的烟接了过來,顺着王宝玉的话问道,

“李大哥,我这个不喜欢拐弯抹角的说话,我來就是想探望一下四哥。”王宝玉救人心切,不想跟李勇过多的纠缠,直接切入了正題,

李勇稍稍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兄弟,这个时候你可是不太适合见他啊。”

“我跟四哥亲如兄弟,相见不分时候。”王宝玉语气坚定的说道,

“这个。”李勇为难的搓了搓手,

王宝玉冷声道:“李大哥,四哥落了难,我这当兄弟的平日得了他不少好处,这个时候连看都不去看一眼,传出去谁还敢跟我打交道。”王宝玉这话明显是点给李勇听的,侯四风光的时候前呼后拥,如今不给通融下就太不讲究了,

“好吧,跟我來。” 李勇想了会,点头答应道,表情却显得很谨慎,“这件事儿出去还希望兄弟保密啊,毕竟违反有关规定。”

“多谢李大哥,李大哥尽管放心,江湖规矩我还是懂的,出去后我就当从來沒來过。”王宝玉拍着胸脯,表示绝不会说出一个字,

王宝玉跟着李勇,沿着狭长的走廊向里走,李勇边走边小声问道:“兄弟,你神机妙算的本事儿,大哥领教过,你有沒有算过,候总能否躲过这一劫。”

“阴阳循环,祸兮福所倚,四哥不但能躲过此劫,还将更加发达辉煌。”王宝玉自信满满的说道,

李勇的脸上立刻笑开了花,说道:“我也是这样觉的,实话说,我刚才正在跟四哥喝酒,既然你來了,我就不陪他了。”

李勇显然是放开了,竟然也开始称呼侯四为四哥,王宝玉明白,平时他就是这样称呼侯四的,只是当着外人的面,不方便也不能这么称呼而已,

在走廊尽头处,李勇打开了门,王宝玉跟了进去,这是一间带套间的房间,外面有沙发茶几,里面有休息的床,只见茶几上摆着四盘小菜,还有酒杯、筷子和一瓶已经打开的白酒,

“四哥,宝玉兄弟來看你了。”李勇朝里面喊道,

“谁,是宝玉兄弟吗,你可來了。”里面传來了侯四激动的声音,只见侯四穿着睡衣和拖鞋,从里面走了出來,

“四哥,你和宝玉兄弟先聊着,我有事儿先出去了。”李勇冲着侯四一拱手,转身出去了,随手关上了门,

王宝玉看见侯四倒有些惊讶,一夜之间,侯四似乎变了个样,神情憔悴,步履蹒跚,甚至连光头上也密密的冒出了一截头发茬子,看上去和劳改犯也差不了多少了,

“兄弟啊,兄弟,你來了哥哥就踏实了。”侯四看见王宝玉,激动的上前拥抱了王宝玉一下,王宝玉立刻感到,侯四结实的身躯竟然有一丝的颤抖,

“四哥放心,兄弟无论如何,哪怕是搭上自己的一切,也要救四哥出去。”王宝玉也有些激动的说道,

“兄弟,别人我都不信,但是四哥绝对相信你,來,快坐下。”侯四说着,拉王宝玉坐在沙发上,又倒了一杯酒递给王宝玉,王宝玉沒有犹豫,一口就干了,

侯四坐在王宝玉身边,拉着他的手,竟然有些哽咽的埋怨道:“兄弟啊,哥哥都到了这步田地了,你还來干啥,沒有谁看见吧,别再连累了你。”

王宝玉紧紧握着侯四的手,说道:“四哥,你以为我王宝玉叫你一声哥哥,就是奔着你的权势去的,我叫你一声哥,那就是你一辈子的兄弟,人要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是猪狗不如的畜生。”

侯四再也忍不住,泪珠竟然扑簌簌就掉了下來,叹口气说道:“兄弟,哥哥我不大点的时候就在黑道混,不怕苦,不怕疼,更不怕死,要是如今给冤死,我到了地下也不能干。”

王宝玉劝慰道:“四哥,你先别着急,有兄弟在,你尽管在这里睡你的宽心觉,剩下的都交给我。”

侯四感动的直晃王宝玉的手,连话也说不出來了,王宝玉打量了下侯四,忍不住问道:“四哥,你干嘛要穿着睡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