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21 看谁笑到最后

321 看谁笑到最后

人都走了,王宝玉忽然感觉很饿,这才想起來忙活活的大半天,连晚饭都沒有吃,又是半夜了,想來想去,王宝玉决定还是去办公室睡,招待所的小李所长,最近可是越來越涨包,自己看见她就烦得要死,

到了镇政府门口的时候,王宝玉悄悄躲在暗处,向大门柱子边上望去,只见两个身穿便衣的警察,正缩着脖子冻的不停原地踏步,样子有点滑稽,

王宝玉觉得特别好笑,心想:两个傻瓜蛋,于厨子这个时候已经早就出了柳河镇了,你们还在这里傻等,

王宝玉直接走了过去,一看有人过來,两个便衣立刻又装作亲密聊天的样子,王宝玉又累又饿,懒得理他们,而是叫醒了门卫,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王宝玉在办公室翻了半天,别说是一点吃的,暖水瓶里连口热水也沒有,于是叹了口气,瘪着肚子躺在沙发上抽烟,

无聊之中,《天水讼》这一卦又浮现在了眼前,昨晚太累,并沒有好好研究,现在看起來,这卦中隐藏着许多的玄机,

“乾”不但象征着掌权者,还代表刑狱之人,六爻之中四爻暗动,正是说明有公检法的人在悄悄做文章,在柳河镇这个小地方,这一爻,代表的一定是镇派出所,

再细细分析,这一爻月破日冲,又犯太岁,卦象倒说得很明白,狗日的赵磊,生不逢时,在劫难逃,这样一想,王宝玉又乐了,心中豁然开朗,

另外王宝玉还注意到下卦“坎为水”,忽然有所感悟,如果卦象沒错的话,参与这个投毒事件的,还应该有一个女人,那么这个女人又是谁呢,王宝玉把自己认识的并且和此事有关的女人在脑海里过了个遍,似乎每个人都沒有作案动机,但每个人也都有作案的可能,不到真相浮出水面的时候,说什么都是揣测,

记得晚上蒋春林临上车的时候说过,仅仅凭着于厨子的事件,还不能把赵磊怎么样,顶多就是工作方法不得当,记个处分而已,要想彻底干倒赵磊,必须具备另外两个条件,一个是赵磊出现在投毒现场的证据,另外一个则是泻药的來源,

王宝玉觉得,现在还不能肯定这件事儿就是赵磊干的,也许是赵磊借題发挥,将矛头指向了侯四,假设投毒事件真是赵磊干的,他本身作为警察,一定会处理好现场证据的,要想找出赵磊出现在厨房的证据,难度可想而知,

至于泻药的來源,在柳河镇这个地方,王宝玉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镇中心医院,镇上的人求医问药,当然是去镇中心医院,好歹那里也是国营的大医院,有几个稍微像样的医生,

但是,想到镇中心医院去找证据,并不容易,今晚于厨子的消失,肯定会打草惊蛇,投毒的人会更加谨慎,迅速毁灭证据,再说了,即使有医生参与在了其中,那也是极为秘密的私下行为,靠打听是不会得到什么消息的,

想到这里,王宝玉就有点儿灰心,但不管咋说,有了于厨子的证词,侯四想出來,就是随时的事情,剩下的还得一步步來,

第二天,王宝玉起得很早,到外面的小吃摊上,喝了两大碗豆浆,五个茶蛋,还又吃了五根油条,这才觉得胃里充实了点,精神也好了许多,满足的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又返回办公室,

在办公室外的走廊里,王宝玉恰好碰到了往外走的李传宗,李传宗看起來气色非常不错,脸上还带着点胜利的微笑,

王宝玉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李传宗肯定知道侯四被抓起來的消息,觉得终于出了一口恶气,王宝玉本來不想搭理他,沒想到李传宗却主动走了过來,笑着问道:“王主任这是刚回來还是要出去啊。”

“李镇长,我这不刚吃了早饭溜达过來,您來的好早啊。”王宝玉客气的打着招呼,

李传宗停了一下,不像往日那样板着脸,竟然露出一丝笑容,关切的说道:“王主任來得也不晚嘛,眼睛红了,昨晚沒睡好吧。”

他娘的,别在老子面前假仁假义假慈悲了,王宝玉暗骂了一句,口中却呵呵笑道:“昨晚在办公室睡的,有几只苍蝇总是嗡嗡的飞來飞去,吵得我一晚上沒睡好。”

“这倒是个稀罕事儿,大冬天里出现了苍蝇。”李传宗不敢相信的问道,

“不咬人膈应人呗。”王宝玉嘿嘿笑道,

李传宗听出王宝玉话里有话,脸上沉了下來,提醒道:“王主任,我想有必要告诉你,作为一名政府公职人员,一定要有坚定的立场,不要总跟那些所谓的企业家打得火热。”

“李镇长,只要干好我的本职工作,跟谁交往应该是我自己的事情吧。”王宝玉不卑不亢的反驳道,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假如你交往了一名罪犯,就难免会受到他的影响,心中有了邪念,不利于集中精神,干好本职工作。”李传宗说着,面带得意之色,

李传宗的话,分明就是在说侯四,王宝玉沒恼,反而笑了,他凑上前去说道:“李镇长,按照您的说法,这吃屎的狗也不能交往,说不定哪天受它的影响,迷上了吃屎,这说起话來,肯定也一嘴的臭气。”

李传宗恼怒的斥责道:“王宝玉,我这好心好意的和你探讨工作,而你却沒头沒脑的东拉西扯,这是点谁呢。”

“呦,说着说着,李镇长咋还急眼了呢,我说的是狗,又沒说您,就算您是狗,我也不敢说啊。”王宝玉微笑着说道,心里却是对李传宗的厌恶更甚了,

李传宗见王宝玉竟然敢如此辱骂自己,忍不住骂道:“小兔崽子,敢这么说话,早晚老子收拾了你。”

王宝玉并不气恼,撇着嘴角不屑的说道:“哼,李镇长还是除掉面具说话比较实在,装腔作势的大家都累,这才像你的风格。”

李传宗恶狠狠的说道:“早晚有你哭的时候。”

王宝玉掏出办公室钥匙,一边走一边说道:“那你就试试看,看最后谁哭谁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