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25 劫持

325 劫持

“宝二爷,咱们下一步该咋做。”一个保镖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要急,听我的安排。”王宝玉沉声说道,“一会儿如果那个王静自己出來,咱们就把这个**抓到恒通宾馆去。”

“沒问題,宝二爷要净的,还是带毛的。”几个保镖摩拳擦掌,显得很激动,

“你们以为抓猪呢,还分净猪和毛猪。”王宝玉训斥着,又忍不住问道:“这净的和带毛的是怎么个讲究。”

一个保镖嘿嘿笑着,脸上带着点邪恶,说道:“净的就是扒光了抓走,带毛的当然是穿着衣服了。”

“操,哪有抓人还要扒光衣服的,算了,就要带毛的,省得回去还得给她准备衣服。”王宝玉吩咐道,

“一定完成任务。”几个保镖齐声说道,

王宝玉又坏笑着问道:“你们以前捉人,是净的多,还是毛的多。”

“嘿嘿,那要看爷们的意思,咱们只是办事儿的。”一个保镖说道,

“哈哈,好,待会,一定注意把她的眼睛蒙起來,别让她认出了路,到时候我们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她给送回來。”王宝玉仔细吩咐着,几个保镖点着头,一边望着小饭店,一幅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样子,

沒过多久,赵磊就小心翼翼的走了出來,看样子他并不想在这里久留,赵磊四处张望,确认沒发现什么问題,才开门上了警车,一溜烟沒了踪影,

又过了好大一会儿,保镖们都有些等急了,王静才沒精打采的从饭店里走了出來,她也朝着四周看了看,也许是一种直觉,王静的脸上露出了点惊恐,她几步并作一步,快速上了大路,急匆匆的向镇中心的方向走去,

说啥也不能跑了她,王宝玉一挥手,几个保镖立刻手拿麻袋、绳子,悄悄向王静围拢过去,

王静走的很快,不时四处看着,也许是这里太过僻静,路上不见一个人影,忽然,她感觉身后有动静,下意识的抬腿就想跑,就在这时,一条带着腥味的麻袋瞬间就罩在她的头上,王静立刻被吓得魂飞魄散,不由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啊。”王静的声音刚出口,就被人隔着麻袋捂住了嘴巴,手和腿也被几只有力的大手给紧紧按住,任凭她拼命挣扎,也不能动弹分毫,

随后,王静觉得手脚被人缠上了绳子,捂在嘴巴上的大手放开后,她的头立刻被人按住,一团脏兮兮的破布就从掀开的麻袋下方,使劲塞进了她的小嘴里,立刻一股又咸又涩的味道传了过來,难闻的很,王静使劲挣扎着想抬起头來却是枉然,这些人的力气太大了,

王静恶心的直反胃,但却说不出话來,只能发出呜呜的哼声,也许是觉得她的呜呜声很烦人,一只粗糙有力的大手,狠狠的在她小屁股上拍了一下,同时一个声音低声骂:“臭**,闭嘴,再出声老子立刻宰了你。”

王静立刻沒了声音,眼前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感觉自己被两个男人抬着,不知道向哪儿走去,

天啊,我竟然被劫持了,运气怎么这么差啊,在惊恐之中稍稍平静一些的王静,在心中大喊倒霉,却又大惑不解,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劫持她,自己看起來不像是有钱人,长得也并不好看,难道说自己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可能自己被哪个有钱有势的人看上了,因此被劫去当姨太太,又或者被劫持到某个小国家,当个皇妃也有可能,王静正在自我安慰着,突然感觉自己被两个人抬着,扔进了一个狭窄的地方,随着一声盖子扣下的声响,她终于明白,这是轿车的后备箱,

王静被摔得胳膊腿生疼,呼吸都有些困难,她惊恐的呜呜喊叫着,眼泪不停的流下,可是外面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任凭她蜷缩着身体,不停的蠕动着,

王静静下心來,她仔细注意着车的行驶方向,心想,镇里就这有数的几条道,直來直去的,自己多留心下,将來也许用得上,

然而王静的小算盘又落空了,只觉得这辆车东开一阵,西开一阵,然后又在原地快速转了几圈,只转的王静胃里翻江倒海才疾驰而去,只是这时候她已经彻底分不清东南西北,前后左右了,

王静并不知道,她所遭遇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王宝玉先生,正悠闲的坐在轿车的副驾驶位置上,一边舒服的抽着烟,一边欣赏着窗外的乡村灯火,还时而露出微皱着眉头,露出思索的表情,

“宝二爷,还是您脑子好使,这么转几圈,谅那个**也记不住路。”其中一个保镖由衷的赞叹道,

“小意思,沒有人看见吧。”王宝玉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慢悠悠的问道,

“宝二爷,您放心吧,咱们干事就几个字,简单麻利快。”其中一个保镖嘿嘿笑着说道,

王宝玉也不由大笑了起來,叫道:“好,等侯四爷放了出來,你们哥几个论功行赏。”

“多谢宝二爷。”几个保镖异口同声的说道,王宝玉感觉贼享受,这种前呼后拥,一呼百应的日子真是舒服,比起在镇政府小心翼翼,整天陪着笑脸还不落好强多了,一个字,爽,三个字,爽死啦,

轿车一路狂奔,向着清源镇的恒通宾馆,疾驰而去,

也许每个人都有一些潜在的本性,一旦到了某种特殊的场合或者时间,就会被一下子激发出來,甚至让自己都觉得陌生和不可思议,

通过昨晚夜审于厨子和今晚路上抓走王静这两件事儿,王宝玉感觉自己身体里,生出了一种莫名的邪恶,这种邪恶让他行事狂野大胆,做事心狠手辣,他想了半天,觉得这种东西应该叫做“兽性”,

能够驾驭控制身边的人和事,从來就是许多有志人物或者邪恶人物的心中梦想,此刻的王宝玉终于明白为什么,侯四腰缠万贯,本可以只作正当行业,却依然要踏足黑社会,成为一方老大不肯收手,这应该就是不舍得那种驾驭别人的独特快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