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35 调虎离山

335 调虎离山

渐渐地,赵磊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服务员们已经将他的警车围在了中间,而且越围半径越小,完全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赵磊将车熄了火,对其中一个跟班的喊道:“别看了,都他娘的下去,把这些小娘们给我轰走,乱糟糟的让老子啥也看不见。”

两个便衣连忙开门跳了下來,就在这时,其中一个便衣透过这些女服务员的头顶,一辆黑色轿车突然从宾馆的后面开了出來,并以极快的速度向路上冲去,

“头,不好了,有情况。”便衣连忙小声对赵磊说道,

赵磊立刻警觉的钻出警车,急切的问道:“啥情况。”

便衣连忙指着那辆疾驰而去的轿车,赵磊放眼望去,心中一下子明白了,王宝玉这个小兔崽子,要溜之大吉了,

“快上车。”赵磊一行连忙上了警车,启动了车子,然后拼命按着鸣笛,想让围拢车子的这些服务员让开,沒想到的是,这些服务员宛如未闻,依旧嬉皮笑脸的跑着步,

“一,二,三,四!”领队响亮的喊着口号,“一,二,三,四。”姑娘们笑嘻嘻的也跟着喊道,还又是伸胳膊蹦腿的,不知道是哪个国家发明的体操,

“一一,二二,三三,四。”……

赵磊现在可沒心情欣赏美女队形,他眼看着黑色轿车越來越小,就要沒了影,急得连额头的汗珠都冒出來了,说道:“实在不行,就他娘的鸣枪。”

其中一个便衣提醒道:“头,要是鸣枪,咱们自己就把事儿弄大了。”

“那你他娘的说咋办。”赵磊急的恨不得把这些挡路的姑娘们都给砸牢房里去,

“警笛,警笛。”另一个便衣急中生智,连忙从后备箱拿出警笛,放到车顶,随着刺耳的警笛声响起,服务员们终于慢悠悠的散开了,当然也不能不散开,妨碍警车执行公务,那也是犯法的,

赵磊不顾一切的发动警车,向着黑色轿车消失的方向,猛踩油门,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黑色轿车向着柳河镇的方向疾驰而去,赵磊的警车鸣着警笛,在后面拼命的追赶着,路上的行人和车辆连忙让开了一条路,很好奇的看着两辆车在路上狂飙,

一直追出去十几里,赵磊的警车终于追上了黑色的轿车,倒不是轿车沒有警车快,而是轿车的速度明显慢了下來,

赵磊猛踩了一脚油门,超过轿车,然后横在了它的前面,轿车终于停了下來,赵磊得意洋洋的走下來警车,晃动着手中的手铐,向着黑色轿车缓步走去,

到了黑色轿车跟前,赵磊带着胜利般的微笑,用手指轻轻叩了叩车窗,车窗缓缓的落了下來,露出了一张满脸横肉、戴着墨镜的男人,

男人呲着参差不齐的牙齿,手中晃着二百块钱,嘿嘿笑着问道:“警察同志,找俺有啥事儿,是不是车开的太快了,要罚款吗,二百够不够。”

赵磊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就大了,他不顾一切的掏出枪,让开车的男人下了车,伸头向车内望去,

车内空无一人,根本沒有王宝玉的影子,赵磊一下子明白了,自己中了王宝玉的调虎离山之计,

“你他娘的快说,王宝玉哪去了。”赵磊疯狂的用枪指着开车男人的脑袋,恶狠狠的问道,

开车男人一声冷笑,显然是见过大场合的人,他抬手将赵磊手中的枪扒拉到一边,反过來伸手指着赵磊的鼻子说道:“臭警察,老子沒犯法,你要是再敢拿你的破枪指着老子,老子就告你滥用职权,威胁公民安全。”

说完,男人大摇大摆的上了车,调转车头,扬长而去,留下赵磊呆呆的站在原地,半晌沒有说话,一个警察走上前,小心翼翼的问道:“头,咱们还去找王宝玉吗。”

“还找个屁,都跟我回去。”赵磊口中悻悻的骂道,一种异常压抑的感觉笼罩了他的全身,赵磊发动警车,向着柳河镇而去,却忘了关闭车顶的警笛,忽然间,他觉得警笛声是如此的刺耳,忍不住停下车,将警笛从上面扯了下來,一下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而这时,王宝玉正坐在一辆破面包车上,嘎呦嘎呦的向着富宁县而去,车上只有三个人,一个开车的保镖,于厨子加上王宝玉,

“宝二爷,你可真厉害,略施小计,就让赵磊南辕北辙,枉费心机。”开车的正是那个叫强子的保镖,他竖起大拇指,由衷的赞赏着王宝玉,

“强子,你这两个词用的好,对于赵磊这样的混蛋,就是让他枉费心机,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而算了自己。”王宝玉抽着烟,呵呵笑道,

强子接着说道:“宝二爷,那为啥咱们开这个破车出來,又慢又破,车里还一股子汽油味。”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这车在县里满大街都是,不咋眼,要是开个轿子出來,还不一查一个准,再说了,就算这车速,赵磊想追也早晚了屁的了,有点汽油味怕啥,越闻越香。”王宝玉得意洋洋的说道,强子听到也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王主任,俺老于算是服了你,沒人能跟你比,连尿都能壮阳,这两天,下面经常不听话的翘着。”于厨子嘿嘿笑着小声说道,脸上还有些不好意思,

“老于,等这件事儿完了之后,先回家呆几天,好好侍候一下媳妇。”王宝玉一脸坏笑的说道,

“王主任就是知道俺的心思,说实话,这些年,因为下面的东西不争气,沒少受媳妇的气,这一次,俺老于一定要让娘们看看,啥是真正的男人。”于厨子自信满满的说道,

“对,一定要干得你媳妇哭爹喊娘,跪地求饶,三呼万岁。”强子哈哈笑着插嘴道,

“嘿嘿,你的词可真多。”于厨子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转头又问王宝玉:“王主任,你给我吃的那个东西,到底是啥。”

“我当时非常生你的气,那个是从身上搓下來的泥巴球。”王宝玉随口编着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