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37 抓住稻草

混世小术士 337 抓住稻草

王宝玉连忙上了车。告诉强子赶快开车,离这里越远越好。强子听话的开动车子,很快就驶出去好几里地,在一个小胡同里停了下来。

“王主任,到底出了啥事儿?”于厨子一脸茫然的问道。

“那个打你的赵磊来了。”王宝玉阴着脸说道。

于厨子立刻慌了神,连连问道:“这可咋办,这可咋办?”

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你先不要慌,咱们看看情况再说吧!”

“这个狗日的,竟然敢撵到这里来,真是不知死活。”强子愤愤的骂道。

于厨子也赞同的说道:“就是,咱们有证据,准能告倒他!”

“恐怕你们想的太简单了,有赵磊这个狗日的在,咱们就失去了优势,路小虎目前看咱们不顺眼,肯定会向着他说话,搞不好打咱们一个诬陷罪,把咱们一窝抓了也说不准。”王宝玉皱着眉头说道。

强子问道:“难道路小虎让咱等他这几个小时的原因,就是为了通知赵磊这狗娘养的?”

王宝玉面色凝重的说道:“现在只是这么一种猜测,具体情况还很难说。但是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王主任,咱们要不先回去,俺老于也回趟家,一旦需要俺的时候,俺随叫随到。”于厨子在一旁,似乎心有余悸,想打退堂鼓。

“瞧你那点儿出息,小心我揍你!”强子听出来于厨子急着回家找媳妇乐呵,气愤的冲着于厨子举起了拳头,于厨子吓得抱着头就往王宝玉身后躲。

“你们俩个别吵,让我想想办法。”王宝玉绷着脸,沉声说道。

面包车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强子和于厨子小心调整着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王宝玉也调整着呼吸,让自己的脑子静下来,一定要想出一个破解目前状况的方法来。

找万芳草,让《富宁日报》报道一下?王宝玉刚刚一想,就迅速否定了这个想法。在一切都没有水落石出之前,《富宁日报》肯定不敢报道这件事儿。万一弄砸了,自己肯定会连累一大帮无辜的人。

可是依目前状况来看,这事儿已经惊动了程国栋,他这人做事一向周密,难说会同意自己如此激进的行动,或许也说不上什么话。

王宝玉再往县里想,自己这两年也无非认识了几个做生意的朋友,官场上的事怕是都插不上手。眼下还能有谁说话有些分量,压的住路小虎他们呢?

忽然,王宝玉脑子里灵光一现,他想到了一个人,应该能够帮助自己。谁啊?那就是主管农业的副县长张存志!

虽然跟这个张副县长交流不多,但王宝玉能够看出来,张存志这个人,应该具有一定的正义感,再说,自己的干爹贾正道跟他爹张三峰还有一定的渊源,料想他不会置之不理的。

想到这,王宝玉让强子找到了一个电话亭,拿出随身带着的电话本,拨通了张存志的电话。

嘟嘟嘟!电话响了一阵,没人接。王宝玉不甘心,过了五分钟,再次打了过去,终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熟悉的声音:“您好,请问您找哪位?”

“张副县长,我是柳河镇农业办的王宝玉,不好意思,打扰您了。”王宝玉很客气的说道。

“哦,是小王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张存志很客气的说道,只是不知道他是否对所有人都这般客气。

“张副县长,我有一件大事儿想向您汇报。您先别撂下电话,请千万听我说完……”王宝玉急切的说着,长话短说的把中毒事件的前因后果都说了。

张存志耐心的听王宝玉说完了事情的经过,平静的说道:“小王,你汇报的这件事情性质确实十分严重,只是我是主管农业的副县长,这件事儿我怕是管不着吧?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让分管同事知道了,怕是说不过去。”

张存志的话里,明显有推脱之意,王宝玉知道,现在大水已经淹到了脖子,绝不能放弃张存志这根稻草,他连忙说道:“张副县长,维护法律的尊严,人人有责,更何况是您呢?这事儿我只能拜托给您了!”

张存志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小王,不是我不帮,只是此事的前因后果,我只听取了你的一面之词。正因为法律是公平公正的,我才好插手。这件事还是由相关部门处理比较妥当。”

王宝玉听出张存志有结束此次谈话的意思,连忙说道:“张副县长,我前段时间调研去过李家屯,才知道令尊跟家父还是至交的朋友。”

张存志听出来王宝玉在故意拉关系,语气立刻变了,有些不太高兴的问道:“我好像没听说过我父亲有一位姓王的至交。”

“不是的,我是柳河镇东风村的,自小父亲早亡,母亲改嫁,我说的家父是收养我的干爹,他叫贾正道。”王宝玉连忙解释道。

果然,电话那头的张存志没有再说别的,片刻沉默之后,他说道:“你和你的人,到我这里来吧!县政府四楼最左边的办公室。”

王宝玉爽快的道了声感谢,就要放了电话,只听张存志又补充道:“一旦路上有拦着你的,就说你们是来找我的,让他们必须放行。”

放下电话后,王宝玉觉得浑身很累,像是打了一场仗。转头却发现,电话亭的老板娘正一脸惊讶的看着他,王宝玉从兜里掏出了十元钱,扔给了他,强子则上前唬着脸补充了一句:“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老子不但砸了你的电话亭,还把你的大胸脯给砸平了!”

老板娘一脸惊恐,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鼓鼓的前胸,口中连连说道:“我啥也没听着,啥也没听着!”

王宝玉一摆手,示意强子不要跟他一般见识,走出电话亭,重新上了面包车,又向着县政府疾驰而去。

冬季的天比较短,已经快下午五点,天已经有些蒙蒙黑。刚刚开到十字街口,一辆疾驰而来的警车,迎面拦住了王宝玉坐的面包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