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40 铁证

340 铁证

“坐下,什么样子。”孙大成极为不满的对路小虎说道,转头又问于厨子:“于大顺,难道侯四跟你有仇,你为什么要做伪证。”

王宝玉端过水杯,给于厨子喂了口水,说道:“你尽管大胆说,有这么多主持正义的领导给你撑腰,这朗朗晴天,沒人敢把你怎样。”

“我不认识侯四,是赵所长让我这么说的。”于厨子使劲咽了口口水,鼓足勇气,大声的说道,

“于厨子,我看你他娘的活腻歪了,简直是满嘴喷粪。”赵磊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终于受不了压力,开口骂道,

“再乱说话,就请出去。”孙大成毫不客气的对赵磊说道,这种场合下,作为一名派出所所长出言不逊,实在是可恨,

赵磊急切的说道:“孙县长,于厨子他血口喷人,他诬陷国家干部。”

孙大成皱着眉头说道:“赵所长,你情绪不要太激动,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于厨子,你说赵所长让你这么说的,那你讲讲当时是怎样的情况。”

“我沒有说假话,那天晚上,赵所长带着两个人,使劲的打我,我实在受不了,就按照他教的去说了。”于厨子终于大着胆子,说出了挨打的事情,

赵磊立刻急了,又站起來吼道:“于厨子,王宝玉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陷害老子,告诉你,老子不怕你们那一套,尽管來吧。”

孙大成还有张存志的眉头都皱的紧紧的,如此粗鄙不堪的人担任派出所所长,实在不合适,

于厨子见赵磊死不认账,也有些急了,他挺直了腰杆说道:“赵所长,我只会做饭,就是不会说瞎话,你要说我诬陷你,就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你敢骂誓吗,你不光让人打我,还死扒着我的眼皮,成宿不让我睡觉,要不是这样,我也不能被你逼的冤枉好人。”

满座一阵嘘声,大家沒有想到,法治社会,还有刑讯逼供这种事情,大家将目光纷纷投在赵磊的身上,赵磊低着头,不敢说话,汗珠子大颗大颗的落了下來,

“赵所长,这件事儿真的是你做的吗。”路小虎的脸上异常的难看,也不由开始对赵磊发难,

“我沒干,不信你们可以验他身上的伤,一准干干净净的。”赵磊低着头说道,

“于大顺,既然是刑讯逼供,你身上可有伤。”路小虎转头又问于厨子,

“他们是垫着书打的,我受的是内伤。”于厨子红头涨脸的说道,

“既然沒有伤,就不能证明曾经发生过刑讯逼供。”路小虎似乎长出了一口气,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王宝玉实在忍不住了,扑腾一下子站起身來,说道:“我想请问赵所长,你怎么知道于厨子身上一准干干净净的,难道就不兴他的身上有个疮和疖子啥的,谁都保不齐自己身上有个磕磕碰碰的大伤小伤,你怎么就那么肯定于厨子沒伤,你是不是已经看过了。”

王宝玉的话一出口,立刻引來了赞许的声音,大家开始交头接耳,觉得王宝玉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你,哼,王宝玉,你跟侯四是把兄弟,别当我不知道,你这是跟于厨子串通好了,目的就是想救出侯四。”赵磊沒有正面回答王宝玉的话,而是说出了另外一个事实,

“我跟他是什么关系,跟这件案子的事实无关,赵所长也不要转移话題。”王宝玉气哼哼的说道,

“王主任,既然你跟侯四是这种关系,于厨子的话我们就值得怀疑了。”路小虎说道,

“那是太值得怀疑了,王宝玉分明就是混在国家干部队伍当中的蛀虫,孙县长,王宝玉和犯罪嫌疑人侯四私下交情很深,我要求王宝玉回避。”赵磊似乎抓到了把柄,得意洋洋的说道,

孙大成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不想一个投毒案件,竟然扯出來这么多内幕,他只是咳嗽了下,并沒有表态,一时间在座的人也都沒有说话,显然觉得路小虎的话也不无道理,程国栋也皱起了眉头,想必不知道王宝玉跟侯四的交情到了如此的地步,

既然瞒不住,王宝玉就不妨直言了:“诸位领导,我跟侯四确实关系算不上差,酒桌上难免称兄道弟,但那只是为了这几年东风村的发展,还有此次全镇木耳种植普及,在这些事儿上走的近些,我承认自己年轻,社会经验不足,但我认为,只要是能赚钱,为老百姓谋取福利,各方面的资源都可以利用。”

还是沉默,王宝玉这几年把东风村搞的红红火火,那是有目共睹的事情,这个借口还算合情合理,王宝玉接着说道:“但这并不代表我就把黑的说成白的,于厨子说得是事实,如果大家不相信,我还有另外的证据。”

王宝玉居然还有其他的证据,让所有人不由的吃了一惊,沒想到王宝玉年纪轻轻,办事儿竟然如此缜密,孙大成连忙说道:“小王,那你就一起拿出來吧。”

王宝玉不慌不忙的从衣服里拿出了王静写的那份证词,起身走过去,递到了孙大成的手里,孙大成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然后似乎不相信似的又看了一遍,脸上表情变得十分凝重,握住那份证词久久沒有松开,大家见状也不由屏住了呼吸,赵磊不知道王宝玉在耍什么花样,大冷天的却全身都汗透了,

好大功夫,孙大成才阴着脸把证词递给了路小虎,说道:“路副局长,这份证词至关重要,你看看该如何处理吧。”

路小虎接过來大致看了一遍,立刻大惊失色,他一边将证词扔给赵磊,一边用冰冷的目光直盯着赵磊,沉声说道:“赵所长,你好大胆子,竟然敢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儿來。”

赵磊不明就里,连忙接过证词,马上,他的脸惨白的就像一张白纸,眼见当下众叛亲离,他不甘心的吼道:“这个王静说得都是假的,我根本沒去过医院,王宝玉,你他娘的给了她多少钱,让这个**写了这份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