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45 保护隐私

345 保护隐私

接下來就是一阵** 声浪 语,沒有什么实际价值,王宝玉听了几分钟,就不想再听下去了,连忙让王静关了录音机,

王静紧张的问道:“怎么样,有用吗。”

“太有用了,只这一段就够了,赵磊他一定法网难逃。”王宝玉十分确定的说道,

“王宝玉,能不能只提供前面这一段啊,咱们想办法把后面的剪了,让人听到多难为情。”王静难掩脸上的难堪,不由的问道,

“这怕是不行,证据讲究完整性。”王宝玉连忙说道,剪带子倒是沒什么,可万一鼓捣出个好歹來,这证据毁在自己手里可不要后悔死,还是少折腾,安全点好,等赵磊一行落了马,到时候他娘的爱怎么剪就怎么剪,

王宝玉见王静依然犹犹豫豫的,又劝慰道:“你放心,沒人喜欢听后面的内容的,人家法院这方面的事儿见的多了,不差你这一回。”

“好吧,遇见了你,算我倒霉了。”王静只能妥协了,从录音机中将录音带取出來,交到了王宝玉的手上,

手中拿着这盘录音带,王宝玉的一颗心才算是真正落地了,他连忙找报纸严严实实的包了起來,就揣在自己大衣内兜里,等明天一早专案组來了,自己就将录音带交上去,这次投毒事件,就算是彻底结束了,

已经是后半夜三点多了,王宝玉对王静又针对明日的专案组调查如此这般的交代了一番,然后让王静回去好好休息,明天面对专案组不用怕,有啥说啥,坦然面对,

王静临走时,王宝玉又不忘给她拿了两千块钱,王静自然是喜滋滋的,连声说希望跟着王宝玉混,王宝玉只是含糊的答应了声,自己沒有特别嗜好,可不想要这种跟班的,之所以给她拿钱,无非是坚定她告发赵磊的信心,以免节外生枝,

送走了王静,王宝玉回到了饭店的大厅里,迟立财竟然还在等着他,毕竟这次事件也关系到兴隆饭店的存亡,迟立财不得不关心,

王宝玉告诉迟立财,让他把心放到肚子里,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迟立财听到立刻大喜,这样的话,兴隆饭店就还有希望,自己的所有投资还是有希望收回來的,于是两个人一直吃喝到天亮,王宝玉才走出兴隆饭店,去办公室上班,

上午十点,由富宁县政法委和公安局组成的专案组,再次來到了柳河镇政府,将对派出所所长赵磊投毒的事情,进行全面的调查,

在镇政府的一间临时特别设立的小屋里,专案组先是传唤了相关的涉事人员,两个参与殴打于厨子的警察,开始两个人还有些嘴硬,后來得知赵磊被抓,心想,自己也是受赵磊胁迫,好不如早点交代,争取宽大处理,

两个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承认殴打于厨子的事实,至此,专案组已经确定了赵磊涉嫌刑讯逼供,同时对两名警察也进行了拘留处理,

随后,专案组的人员又到镇医院叫王静过來,王静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都抖落了出來,专案组提出疑问,是否有直接证据,王静说有录音,已经早就给了王宝玉,

专案组组长娄树坤当即让王静回去,同时让人去请王宝玉,为什么对王宝玉用了一个“请”字,不是因为王宝玉是一个政府干部,而是因为,娄树坤觉得这个年轻的主任,有点儿深不可测,既然手中有证据,为什么昨晚不拿出來,

路小虎的脸色却很难看,王宝玉这么做,分明是不相信他,手里掐着关键证据,还跟自己在会场上吵吵闹闹,非要等到有人顶了自己的专案组组长,才肯抛出最后的一张牌,把功劳全部给了娄树坤,真是可恶至极,

此时的王宝玉已经在沙发了睡着了,昨晚一夜沒睡,还喝了酒,不困才怪,马晓丽心疼的给他身上盖上了衣服,望着熟睡中的王宝玉,马晓丽的心情很复杂,这是一个他永远也无法抓住的小男人,可是越是这样,她似乎越觉得跟王宝玉相处的每一天,都显得格外宝贵,

马晓丽正出神的望着他,突然王宝玉睁开了双眼,倒是吓了她一跳,王宝玉抬头看看外面大亮的天,晕乎乎的问道:“晓丽姐,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专案组是不是过來了。”

马晓丽温柔的拿过早已准备好的温热毛巾,轻轻擦拭着王宝玉的脸,心疼的说道:“应该是过來一会儿了,你要是累就再睡一会儿,等他们叫的时候也不迟。”

王宝玉嘿嘿笑着,一把拉过马晓丽,双手环住她的腰肢,头枕在她的腿上,说道:“那好,到时候记得叫我。”马晓丽还沒來及说话,王宝玉就又已经沉沉的睡去了,直到专案组的人來敲门,

当王宝玉揉着通红的眼睛來了专案组临时办公室的时候,娄树坤和路小虎等人正在窃窃私语,因为他们遇到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題,王静交代的事实中,提到了一个重要的人物,那就是李传宗,王静说是李传宗指使赵磊做的这件事儿,说是要惩罚侯四,只是赵磊一下子将事情搞大了,

“小王,昨天为什么不把录音这样关键的证据拿出來呢。”娄树坤见到王宝玉,不解的问道,路小虎也是一脸恼怒的看着王宝玉,对于他的做法,路小虎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痛快,

“这份录音,涉及当事人的隐私,昨天人多,当事人毕竟是位女士,为了保护她,所以就沒拿出來。”王宝玉坦然的说道,

“那今天就听一听吧,我们作为执法调查人员,一定会替当事人保密的。”娄树坤眼睛发亮,充满好奇了和期待,

“我建议,不是必须的办案人员,还是回避一下的好。”王宝玉说道,

娄树坤冲着后面的人摆了摆手,让其他的人员都出去,大家都很有眼色,立刻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屋子里只剩下了娄树坤、路小虎和王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