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62 直呼姓名

362 直呼姓名

“跳舞又什么好玩的,专家说声音超过一定的分贝,对耳朵不好。”王琳琳插嘴道,

“就去那里,叫什么名字。”王琳琳还沒有说完,王宝玉就立刻做出了决定,气的王琳琳使劲翻了几个白眼,

“卡萨布兰卡。”程雪曼说道,

“卡什么不卡。”王宝玉沒听清,又问道,

“大哥哥,是卡萨布兰卡,根据一首歌的名字开的舞厅,顶多算是三流的。”王琳琳说话的语气颇有些不屑的味道,

“小妹妹,你知道的还不少呢。”程雪曼夸奖着王琳琳,

“这算个啥,这里的舞厅我都知道,老板……”王琳琳得意洋洋的说道,后面的话却欲言又止,仿佛有什么玄机,

“咱们就去一流的舞厅。”王宝玉大方的说道,

“就去这个,热闹。”程雪曼固执的说道,

“好吧,那就听你的。”王宝玉微笑着点头,转头对王琳琳说道:“琳琳,这么晚了,你回去吧,父母该惦记了。”

“不。”王琳琳嘟起嘴,“哥,你这种行为是重色轻妹,我也要去。”

王宝玉劝说道:“琳琳,歌厅环境太乱,你去不太合适。”

“切,你不爱唱歌,又不喜欢嘈杂环境,还不是照样去,你们想甩开我,门都沒有。”王琳琳嘟着嘴巴说道,

缠不过王琳琳,王宝玉一脸苦笑,心里却在暗自惊奇,这个王琳琳倒是十分了解自己呢,此时,程雪曼却大方的说道:“小妹妹,那咱们就一起去,可不许乱跑啊。”

“用你管,我又丢不了。”王琳琳沒好气的说道,

程雪曼呵呵笑着说道:“我和你哥既然带你去,当然就有负责你安全的责任和义务喽,怎能不用管呢。”

“管也是我哥管,就算当了嫂子也轮不上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王琳琳不高兴的说道,

“我这个妹妹,从小惯坏了,啥话都敢说。”王宝玉连忙对程雪曼解释道,

“现在的小姑娘,都很个性,沒什么,只是你,还不改老毛病,老是啥啥的多难听啊。”程雪曼看起來并不是很在意,撒娇般的对王宝玉嗔怪道,

王宝玉刚要说些什么,王琳琳插嘴道:“嫂子,你可别说自己不懂啥就是什么的意思,真装。”

程雪曼伸手点了下王琳琳的鼻子,当然是被王琳琳扭脸闪开了,程雪曼笑着说道:“这个小人精,我真是说不过你,以后还是叫姐姐吧,让人听见多不好。”

王琳琳拍着手说道:“我正不愿意叫呢,我和我哥一样就叫你雪曼吧。”

王宝玉更正道:“叫姐姐。”

王琳琳还嘴道:“就叫程雪曼。”

程雪曼大约不愿意在称呼上耽误太多时间,催促着兄妹二人行动,于是三个人离开了北国大酒店,打上一辆车,直奔卡萨布兰卡舞厅而去,

卡萨布兰卡舞厅位于兴华酒店的三楼,一楼是专门经营南方小吃的早晚茶,考虑到不能饿着肚子跳舞,王宝玉便领着两个人先简单吃了点小笼包,然后才上了三楼,

“几位客人,雅座最低消费四百,普通座位最低消费一百二。”舞厅的门前,一位年轻的男服务生热情的介绍着,还不时打量着王宝玉,一个男人领着两个女孩子來舞厅,看起來不像个善茬,

“当然是雅座。”王宝玉不顾王琳琳的暗中反对,从兜里掏出四百块钱递了过去,服务生收下后,领着王宝玉进了舞厅,

王宝玉还是第一次來这种地方,自己斗斗嘴还成,但说起跳舞,他可是一点儿都不会,农村的秧歌倒是能扭上几下,

卡萨布兰卡舞厅共分为上下两层楼,这功夫已经陆陆续续的來了不少人,其中不乏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王宝玉选了一个二楼正中的位置坐下,硬邦邦的座位咯的有点腚疼,但舞厅里一切很快就吸引了他,

硕大的旋转灯挂着楼顶上,发射出七彩的光芒,下面则是一片偌大的空地,前方则是几层台阶的舞台,两侧摆着各种西洋乐器,

服务生很快就拿來了茶点,一盘开心果,一盘葡萄干,一盘松子,还有一盘五香瓜子,外加五瓶啤酒,随便一划拉,就能看见盘底,盘子中的东西更是少的可怜,这点儿东西就是四百块钱,还真让王宝玉感觉有点儿肉疼,

王琳琳随手拿起松子吃了起來,边吃边把皮吐在了地上,程雪曼则高雅的用两指轻轻捏了一粒开心果,慢慢的放进嘴里,王宝玉忍不住说道:“大家可劲吃,不够咱们再点。”

“哥,别说傻话,这就是象征性,來这里主要是玩。”王琳琳纠正着王宝玉的说法,

“琳琳说得对,來这主要是玩的,舞厅收的主要是场地服务费。”程雪曼也附和着说道,

王宝玉又问道:“雪曼,你看还需要点什么,只管说。”

程雪曼刚要开口,王琳琳立刻说道:“你看程雪曼吃的这么少,这些吃完也难说,别乱花钱。”

程雪曼只是低头笑了下,并沒有说别的,王宝玉则有些不悦的说道:“琳琳,你还真喊名字啊,这样太不礼貌了啊。”

王琳琳又把程雪曼面前的瓜子端在自己跟前,起劲的磕着说道:“这有什么,在国外都是直呼姓名的,对吧,程雪曼。”

程雪曼也笑了,说道:“就是,在国外晚辈都是直呼长辈的姓名,沒什么的,宝玉,你不要责怪琳琳了。”

王琳琳暗地白了她一眼,小声嘟囔道:“伪君子,讨厌。”

“好吧,就听你们的。”王宝玉拿过一瓶啤酒,咔嚓一下咬下瓶盖,咕咚咕咚喝了半瓶,酒的度数很低,王宝玉看了看瓶子,沒喝出啥味了,

三个人一边聊天,一边等,直到快九点了,舞台上的灯光一下子亮了,乐器也响了起來,娱乐时间正式开始,

先是出來了一位年轻的女孩子,一身白衣白裤,坐在舞台的高高的椅子上,婉转悠扬的唱了一首《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听着到还是听顺耳的,随着音乐的响起,程雪曼不断用脚合着拍子,显然十分喜欢这里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