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64 公主发威

364 公主发威

“哥,小心。”在王琳琳的提醒下,王宝玉侧身躲过黄头发的狠狠一击,猛的一伸腿,黄头发就被绊倒了,摔了一个狗吃屎,

“操你娘。”黄头发怒不可遏,从地上挣扎着爬來起來,鼻子中已经流出血來,

王宝玉嘿嘿冷笑,嘲笑般说道:“操,看你那熊样,也想泡我女朋友。”

黄头发随意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立刻都是血迹,看起來让人十分倒胃口,他猛的冲地上吐了一口口水,说道:“你女朋友非上赶着往我身上贴,能怪我吗,送到嘴边的要是不吃,那老子就不正常。”

程雪曼登时红了脸,说道:“你少胡说八道。”

黄头发嘿嘿笑着说道:“我胡说八道,小子,就你女朋友这股子浪劲,不一定跟了多少人了,你就是个拾破鞋的。”

王宝玉眼睛都红了,他大吼一声,使劲一拳又挥了过去,黄头发一声惨叫后退了几步,瞪着王宝玉就冲了过來,大有拼命的架势,

就在这时,从楼上快速跑下來四五个身穿奇装异服的年轻人,有两个伸手扶住了黄头发,另外的两个则从腰间拿出雪亮的刀子,

人群中传來几声尖叫,呼喇一下就散开了,王宝玉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后悔自己刚才太冲动,沒想到这个黄头发竟然还有帮凶,但事情到了这个份上,自己要是退缩了,岂不是在程雪曼和王琳琳跟前沒了面子,

王琳琳倒是十分的淡定,而程雪曼却是大惊失色,脸色都白了,使劲偎在王宝玉身边,看上去十分楚楚可怜,王宝玉心疼的拍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

王宝玉一幅大无畏的态势,壮起胆子,大声说道:“你们几个小兔羔子,一起來老子也不怕。”

几个年轻人嘿嘿一阵冷笑,挥舞着雪亮的刀子,一步步向王宝玉逼近,就在这时,王琳琳突然挡在王宝玉的面前,大声说道:“一群混账东西,不许你们伤害我哥。”

王琳琳的举动,让王宝玉很是感动,他对王琳琳柔声说道:“琳琳,你闪到一边去,今天我跟他们拼了。”

“小妹妹,你躲开,本大爷的刀子可沒长眼。”一个小年轻的,得意洋洋的对王琳琳说道,

另一个小青年嘿嘿笑着,说道:“就是,万一伤着你这小嫩脸,可别缠着嫁给我。”说完几个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呸,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熊样,你要是敢动本姑娘一根毫毛,绝对沒你的好日子过。”王琳琳依旧挡在王宝玉跟前,冲着年轻人大声吼道,

“是嘛,我倒是要试试。”年轻人拿着刀,对着王琳琳就冲了过來,

“不许闹事儿。”在这紧要关头,旁边突然传來一声吼,原來是舞厅的老板看到要出事儿,领着几个人高马大的打手赶了过來,

这一声,让黄头发等人立刻停住了手,舞厅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身笔挺的西装,看起來倒是文质彬彬,只是他身后的人,个个都足有一米九的个头,一脸横肉,和侯四身边的几个保镖很有的一拼,

“凌叔叔。”王琳琳上前轻声叫了一句,中年男人看见了王琳琳,脸上立刻露出惊喜的表情,微微躬了躬身,很客气的说道:“小公主怎么也來这里玩啊,不早跟我说一声,一定给你安排最好的地方。”

王琳琳跟舞厅老板认识,这一点还出乎了王宝玉的预料,从舞厅老板的表情上看,对于王琳琳,他还是有许多的忌惮,

“我跟两个朋友过來玩,他们就让要拿刀子杀我。”王琳琳指着黄头发那群人说道,听王琳琳这么说,几个人立刻慌了,连忙说道:“一场误会,都是一场误会,我们就是吓唬吓唬他们,哪敢真动手啊。”

“哼,不止是要杀我,还出言不逊,惹本小姐不开心。”王琳琳叉着腰大声说道,

“把他们的家伙下了。”舞厅老板毫不含糊的冷冷的对身后吩咐道,几个人高马大的打手立刻上前夺下了几个年轻人手下的刀,黄头发不甘心的喊道:“凌老板,是他先打的我,我们刘爷也是这里的贵宾。”

“你他娘的给我闭嘴。”凌老板皱着眉头,冷声说道,

黄头发擦了一把鼻血,不敢再说话了,他沒想到,自己依仗的刘爷,在这里也沒了面子,

只见凌老板转头笑呵呵对王琳琳说道:“小公主,快跟你的朋友们回去吧,你还小,不适合到这里來。”

“凌叔叔,我不小了,别总拿我当成小孩。”王琳琳不满的嘟囔道,

“那你就跟你的朋友们再玩会儿,想吃啥就吃啥,单就不用买了。”凌老板对王琳琳客气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王宝玉也不愿再玩下去,他对王琳琳说道:“琳琳,不行咱们就回去吧。”

“你朋友说得对,还是回去吧。”凌老板也附和着劝着王琳琳,

王琳琳指了指王宝玉和程雪曼,说道:“这是我哥和嫂子,不是外人。”

凌老板连忙陪着笑脸说道:“你看看,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小公主,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有此类事情发生,今天,你就消消气,还是回家休息吧。”

“回去行,但是必须让我打他们一顿,出口闷气。”王琳琳仰着脸,提出了让所有人都吃惊的条件,

“这……”凌老板觉得很为难,又劝慰道:“小公主,他们又沒打着你,还是算了吧。”

“他们刚才要拿刀杀我,这性质太恶劣了,不行,我必须要打他们一顿,让他们长长记性,省的以后分不出东南西北,给凌叔叔添麻烦。”王琳琳不依不饶的说道,话倒还说得很有技巧,

“琳琳,给姐一点面子,还是放过他们吧。”一旁的程雪曼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她毕竟还要在平川市生活,也低声下气的劝说着王琳琳,

“程雪曼,你不用怕,就凭他们几个,谁也不敢动你一根头发。”王琳琳嚣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