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66 佳人终在怀

366 佳人终在怀

程雪曼足足洗了半个小时,才穿着整齐的走出了浴室,如出水芙蓉一般的程雪曼,头发湿漉漉的盘在头上,俏脸在热气的作用下变成了粉红色,显得格外的诱人,

“宝玉,你也去洗洗吧。”程雪曼说着,仿佛意犹未尽,又感叹道:“还是这里洗澡舒服,等我有钱了,就买一栋大房子,装潢一个大大的浴室,整天洗热水澡。”

王宝玉乐了,拍着胸脯承诺道:“雪曼,这个目标不难实现,等我好好赚钱,到时候一定给你买一栋大房子。”

“你说得是真的。”程雪曼高兴的问道,人也激动的扑到了王宝玉身前,

“当然,男子汉说到做到,而且这点钱也算不了啥。”王宝玉满不在乎的说道,

“还是你疼我。”程雪曼说着,微微低下头,脸上现出了一抹娇羞,

王宝玉又想亲亲程雪曼,她却闪躲开,说道:“宝玉,累了一天了,你也去洗洗吧,好好的解解乏。”

“是。”王宝玉打了个敬礼,痛快的答应道,然后便开始脱衣服,当脱掉衬衣,刚要脱衬裤的时候,程雪曼忍不住说道:“宝玉,去浴室里脱,生活不能这么随便。”

王宝玉倒是沒想到这点儿,连忙呵呵笑着,一手提着脱了一条腿的衬裤,弓着腰走进了浴室,剩下程雪曼望着他滑稽的背影,咯咯直笑,

浴室之中,还遗留着淡淡的沐浴液的味道,王宝玉沒心思洗澡,只是简单冲了冲,便走了出來,此时的程雪曼,已经躺在大**,身上盖上了被子,还微闭着眼睛,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王宝玉知道程雪曼沒有睡,也轻轻的爬上床,贴近了程雪曼,程雪曼的鼻口之中,吐气如兰,眼珠在眼皮内轻轻动着,好像在思考,又仿佛在感受着这份温馨,

“雪曼,我真的很想念你。”王宝玉说着柔情蜜意,嘴唇却毫不犹豫的吻在程雪曼的粉脸上,

“讨厌。”程雪曼娇羞的扭过脸去,口中说道:“你去沙发上睡。”

王宝玉嘿嘿直笑,这功夫是绝对不能妥协的,他支起身子,再次将嘴唇吻在程雪曼的樱唇之上,

王宝玉的嘴唇贴的死死的,程雪曼发出了一阵呜呜之声,便不再挣扎,任凭王宝玉的嘴唇掀开了她的嘴唇,舌头慢慢探进了她的口中,

与此同时,王宝玉有力的胳膊也紧紧搂住了程雪曼,也许是动了情,程雪曼也用手臂环住王宝玉的腰,同时伸出了滑嫩的香舌,

一阵动情的缠绵,让王宝玉猛然间忘记了世间的一切,一阵强烈的幸福感,让他感到有些眩晕,他真希望,时间永远停止在这一刻,直到永远,

热吻过后,便是热血沸腾的时刻,王宝玉蓦然伸出一只手,爱抚上程雪曼的酥胸,程雪曼发出一声娇吟,使劲挣扎了一下,口中轻吐出一个“不”字,

对于此时的王宝玉,程雪曼的拒绝根本沒用,相反,却让王宝玉觉得更加欲望膨胀,他毫不犹豫的将另一只手又侵略了程雪曼胸前的高地,

一阵**的爱抚,让程雪曼腿酥筋软,不再反抗,任凭王宝玉的大手在她的身上肆虐着,就在王宝玉将手探向程雪曼内裤中的时候,程雪曼却不同意了,死命扯住了内裤,口中说道:“宝玉,不行,快停手。”

王宝玉正在兴头上,岂肯鸣锣收兵,他依旧执着的将手向着程雪曼的隐秘之处探去,只听程雪曼焦急的说道:“宝玉,不要,我來例假了。”

不会运气这么背吧,一听程雪曼这么说,王宝玉只好悻悻的收回了手,脸上尽是颓唐之色,虽然此刻的他已经是**焚身,但“闯红灯”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在老家农村始终流行一种说法,“闯红灯”会给男人带來背运,为了图一时之欢,冒险绝对不值得,

王宝玉摸过床头柜上的香烟,点上一支,抽了起來,刚抽两口,却被程雪曼一把夺了下來,掐灭了扔在地上,口中嗔怪道:“宝玉,抽烟对身体不好。”

“对于我这样寂寞的男人,也只能与烟为伴了。”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说完之后,自己都感觉不真实,叶连香、马晓丽加上冯春玲,尤其是狗皮膏药似的钱美凤,哪个都不会让自己寂寞的,

“宝玉,抱着我,我只想让你抱着我说会儿话。”程雪曼向王宝玉伸出了手臂,王宝玉微笑着转过身,紧紧搂住了程雪曼,

王宝玉心中蓦然升起一阵感动,这么多年,虽然自己心里一直有程雪曼,但却连这样的拥抱想都不敢想,如今她就切切实实的向自己发出了邀请,让人如果不感慨呢,再说自己是想娶程雪曼的,如果只是为了占有程雪曼的身体,显得自己太过于自私和小气了,

两个人紧紧拥着,聊起了初中时的一些往事,一时间倒也聊的很开心,谈着谈着,不由就谈到了王宝玉给程雪曼写情书的事情上,

“宝玉,那时候你是真的喜欢我吗。”程雪曼仰着头笑着,略带顽皮的问道,

“当然,不光是我喜欢你,咱们学校哪个男生不喜欢你啊。”王宝玉溺爱的亲了一下程雪曼光洁的额头,非常肯定的说道,

“我那时只知道傻乎乎的学习,还真沒注意到。”程雪曼不置可否的说道,

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你可不傻,眼睛整天骨碌碌的,可精神了。”

程雪曼不由笑了,嗔怪道:“讨厌,连夸人都不会,整天骨碌碌转眼睛的是小偷。”

“嘿嘿,我一见到你就不会说话了,那时候,你是书记的千金,大家有想法,也不敢说出來,哪像我,一下子就撞到了枪口上。”王宝玉的语言中,带着点儿后悔的味道,

“哎,是啊,那时候在镇里是挺风光的,可在市里就不一样了,有背景有模样的女孩多了去了。”程雪曼不无遗憾的说道,

“她们就算是玉皇大帝的女儿,在我心里,连你一根头发都比不上。”王宝玉认真的说道,

“还说自己不会说话呢,呵呵,宝玉,你现在不记恨我了吧。”程雪曼柔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