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71 誓报此仇

第一卷 乡村风云 371 誓报此仇

听到这里,王宝玉已经完全清楚了红红为什么突然离开自己,一时间他觉得七窍生烟,怒火难忍,开口大骂道:“狗日的田富贵,我日你八辈子祖宗,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宝二爷,还是因为红红给你添了麻烦。”红红抽了抽冻得通红的鼻子说道。

“红红,这事儿不怪你,田富贵和马顺喜这两个狗东西,老子不会放过他们的。说到底,还是我连累了你,你要不去东风村,说不定也不会遇到这么多坎坷。”王宝玉安慰着红红,又问道:“红红,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你身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听韩涛说,前段见过你一次,还被人打了。”

一说到这个事情,红红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她哽咽着说道:“离开了宝二爷后,我手里还有点钱,可是很快就花没了,只好干老本行,靠卖肉生存。附近的几个镇我不敢呆,只好到了县里,没想到在一次接客的时候,被一个变态给打了。”

“那个人是谁?老子一定给你报仇雪恨!”王宝玉拍着胸脯说道。

“宝二爷,红红知道你义气,但你动不了他,他是县里一位大领导的孩子。”红红感激的说道。

“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敢动老子的人,老子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他!”王宝玉拍着红红的肩膀,咬牙切齿的说道。

“宝二爷,你还觉得红红是你的人?”红红不敢相信的问道。

“当然,自从你跟了我那天起,我就把你当成了自己人。现在是,以后还是!”王宝玉毫不犹豫的说道。

红红一听王宝玉这么说,立刻来了精神,点头说道:“宝二爷,红红听你的,打我的人据说是县教育局长的儿子,年龄不大,和你差不多,同行的几个人都喊他健哥。”

健哥?王宝玉略略思索了下便有了答案,“他娘的,又是这个小兔羔子!”王宝玉愤然的说道。县教育局长的儿子?不就是曾经和田英关系不清不楚的那个混小子,后来还缠上程雪曼的那个?没想到他表面是个学生,背地里还是个变态的恶棍。

“宝二爷,你认识他?”红红吃惊的问道。

“听说过。”王宝玉随口说道,不想跟红红提这些难以启齿的恩怨。

只听红红又叹息着说道:“我被他一顿暴打,又拿刀子在身上划了好多伤口,”红红说到这,眼神流露出一丝惊恐,身体也在不由的瑟瑟发抖。

王宝玉心疼的上前,将她紧紧搂在怀里,轻声说道:“别怕,别怕。”

红红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双臂死死的抱住王宝玉,终于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说道:“宝二爷,那小子不是人!我当时被他绑住了手脚,嘴里还塞了东西,疼的死去活来,却连一声都叫不出来,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二爷了呢!呜呜。”

王宝玉眼眶此时竟然有些发红,他恨恨的说道:“红红,你放心!这笔账老子先给他记上,将来让他连本带息的换回来!我向你保证,一定把

这小子砸监狱里去!”

红红哽咽的连连点头,说道:“那小子走了以后,我本想报案,可是一想到我是一个妓女,他又有后台,公安局的人肯定会向着他,说不定还会把我抓起来!所以,我等伤好了些,就逃到市里来了。幸亏当初在车站遇到了韩涛,他塞给了我五百块钱,我到这里才租了这个小房子,要不我早就冻死了。”

“红红,你吃苦了,不行就跟我一块回去吧!”王宝玉抬起红红布满泪痕的脸颊,发觉她的红脸蛋其实也很好看。

“不行,我回去还是会给你添麻烦的。”红红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断然拒绝,没有听王宝玉的安排。

王宝玉想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儿,只要无奈的叹了口气,摸了摸兜,将随身带着的一万块钱拿了出来,递给了红红,说道:“红红,你拿着这些钱,换一个好点的地方住,不要再接客了,这么脏,早晚会得病的。”

红红不敢相信的拿着手中的一万块钱,感动的噗通一下就给王宝玉跪了下去,哭着说道:“宝二爷,还是你对红红最好,红红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王宝玉连忙扶起了红红,让她坐到**,安慰道:“红红,还是那句话,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缺钱了给我打电话,只是不能再这样不爱惜自己了。”

红红点点头,在这一刻,她仿佛感觉自己破旧的小屋子里,充满了温暖的气息。

“红红,有件事儿我必须要问问你,这一次你可不能再欺骗我了。”王宝玉正色问道。

“宝二爷对我恩重如山,红红一定啥都说,不敢再隐瞒。”红红认真地说道。

“你家到底住哪里,我去过雪峰村找你,可是有人说五年前你家就搬走了。”王宝玉的问道。

“红红对不起你,当初是我骗了你,但我们做妓女这行的,谁的嘴里也没个实话。我家确实早就搬走了,住在清源镇的柳絮村,我只有一个小妹妹,怕我身上的习气影响到她,我都几年没回家了。”红红这一次的话听起来很真诚,也恰好跟王宝玉在诸葛春那里听到的一样。

“红红,打起精神来,不妨先在市里尝试着做个小买卖,哪怕摆个地摊,卖个菜什么的也行。既然你很心疼妹妹,就要承担起姐姐的责任来,不能再糊涂过日子了。”王宝玉很认真的说道。

“嗯!我一定听宝二爷的。”红红不停地点头,满口答应。

王宝玉这才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说道:“红红,你等着,我早晚会让你再过上好日子的。”

红红似乎看起来有些黯然,说道:“我还有什么资格过正常日子,只是苟且活着挨天数罢了。等哪天死了,也就清净了。对了宝二爷,你不要告诉钢蛋我的事儿,他那人是个直肠子,我都这样了,不如给他留个美好印象,我认识他一场也不算亏。”

两个人正说这话,门突然被踹开了,破烂的房门摇晃了几下,竟然倒了下来,接着看见王琳琳一脸怒气的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