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78 大字报

378 大字报

“春玲,你真棒!”王宝玉对于这一次的**,感觉满意到了极点,不由的夸赞道。

“棒个头,衣服上都是褶皱,讨厌。”冯春玲心中酸溜溜的,语气中难免充满了埋怨。

女人真是奇怪,刚才还说一百分,现在就改口不承认了。王宝玉挠了挠脑袋,嘿嘿笑着说道:“衣服是小事儿,明天去买几套回来换着穿。”

“不媳。”冯春玲别过脸去,不再看王宝玉。

王宝玉嘿嘿笑着凑到跟前,掰过冯春玲的脸,说道:“就当我媳行不?这么好的身材,不多穿几套好衣服真是亏大了。”

冯春玲勉强笑了下,又低下了头,王宝玉关切的问道:“咋了春玲,是不是我刚才让你不舒服了?”

冯春玲的眼中突然涌出了泪水,她一下子扑到了王宝玉的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

王宝玉心头一颤,似乎明白了冯春玲的心思,不由紧紧的抱住了她,轻轻拍着冯春玲的后背说道:“春玲,以后无论我到了哪里,我都要让你陪在我的身边。”

“有一天我会老的,到时候你就不媳我了。”冯春玲仰着脸,泪眼婆娑的说道。

“傻瓜,你老的时候,我也老了,我还能不媳你吗?”王宝玉逗乐的说道。

冯春玲依然流着泪水说道:“你这么坏,老了也是个色老头,肯定眼里没我。”

“干嘛非得眼里有?我一直可都是把你放心里的!”王宝玉拍拍胸口,装模作样的说道。

“呸,讨厌!以后看谁嫁给你,一辈子听你这些糊弄死人不偿命的甜言蜜语!”冯春玲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指着王宝玉鼻尖笑道。

“哎,到那个时候,我怕就有心无力,只能望着美女们叹息了。”王宝玉颇为感叹的说道。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愿意陪着你,一起看夕阳。”冯春玲温柔的说道。

一起看夕阳!这几个字让王宝玉的心中蓦然升起了一份感动,他不由的捧起冯春玲的脸,轻轻吻干了她脸上的泪痕,冯春玲陶醉的闭着眼睛,一言不。

两个人很快就拥倒在沙上,没脱衣服紧紧拥抱在一起,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始终也不曾分开。

第二天,王宝玉搂着冯春玲,睡到九点多才起来,简单在外面吃了点东西,王宝玉就赶往办公室。

王宝玉打算今天去看程国栋,虽然他现在对程国栋已经有了很强的戒备心,但该有的礼节还是要过去的,如果方便,就也跟李传宗打声招呼,然后就赶回东风村过春节。

就在王宝玉大摇大摆的快要到镇政府大门的时候,远远看见一群人正聚集在大门前,三一帮俩一伙的低声议论着什么。

难道有打官司告状的?王宝玉猜测着,心中很好奇,快步走了过去,可就在这时,这些人中有人看到了他,低声对身边的人说了几句,大家立刻嬉笑着一哄而散,有的直接进了政府大院,有的则去往了别处。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地方,这会儿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娘的,这帮狗日的!犯啥神经病!”王宝玉低声骂道,却蓦然现大门柱子上贴着一张大白纸,上面写满了黑色毛笔字。

王宝玉好奇的凑过去一看,头嗡的一声就大了,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只见白纸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喜讯,热烈庆祝农业办主任王宝玉,以非凡的厚脸皮精神,昨晚终于拿下恒通公司冯春玲总经理,喜结连理,共度,这种以权谋色的精神,实在让人佩服和学习!

王宝玉一时有些懵,突然的直接打击,让他有些不知所措,难怪人们看到他就躲呢!不行,这一定是个阴谋,自己一定要沉着,坚决不能上了别人的套!王宝玉使劲深呼吸了几次,感觉情绪也稳定了许多。

“干他娘,这是哪个缺德玩意写的,生孩子一定没!”王宝玉破口大骂,伸手将白纸扯了下来,使劲撕扯成了碎屑,又使劲跺了几下,吐了几口唾沫。

“老吴,你看没看见是谁在这里贴的白纸?”王宝玉一脚踢开了门卫室的门,倒是吓了老吴一跳。

“王主任,咋了?”老吴正趴在桌子上,一听门被踹开,连忙直起身子不解的问道,从表情上看,昨晚肯定是喝了不少酒,现在还是耷拉着眼

“谁他娘的在大门上白纸黑字的造我谣?”王宝玉愤愤的说道。

“王主任,真是对不住,昨晚儿子回来看我,一高兴就喝多了。刚才迷糊着了,我听见门口站着些人,也没太在意。”老吴脸上带着歉意,连忙解释道。

王宝玉心中明白,这个老家伙一定是在装糊涂,但自己也不能把他咋样了,只能转头气哼哼摔门走了。

刚到办公室没多久,马晓丽就进来了,对王宝玉说听到了他跟冯春玲的事情,被人写成大字报贴在了大门口,没等王宝玉开口解释,叶连香也一脸坏笑的走了进来,一进屋就大夸王宝玉有本事儿,能把年轻漂亮的冯春玲给一举拿下。

王宝玉心中一阵冷笑,这算啥本事儿,冯春玲早就跟自己上过床,还把第一次给了自己,如果她们知道这些,恐怕就不单单认为他有本事儿了。

“两位姐姐,你们也不想一想,这分明就是有人想陷害我,昨晚我吃过饭就回招待所睡了,真是不知道是哪个狗日的造的谣!人家冯经理可是一个好姑娘,生生让我给连累了名声!”王宝玉十分气愤的说道。

“嘻嘻,这年头名声值几个钱啊?不过,我倒是有点喜欢这个冯经理了,可算是找到比我还有风头的对手了!”叶连香简直有些幸灾乐祸。

王宝玉瞪了叶连香一眼,一字一句的说道:“叶姐,我再强调一遍,我和冯经理没有什么,昨天也没有去过那里!”

“可我刚才去问过,招待所的小李所长可是说没看到你回去,你也没登记。”马晓丽意有所指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