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80 话不投机

380 话不投机

程国栋被王宝玉说的脸上也微微露出了笑意,说道:“宝玉,不用发誓,其实通过这件事儿,也反应出一个问題,那就是敌人依旧沒有放弃找机会攻击我们,越是这紧要关头,越要严格要求自己,绝对不能受人以柄。”

程国栋故意把“敌人”这两个字说得分外清晰,王宝玉明白程国栋口中的敌人指的是谁,当然是李传宗,这个大院里,除了他,沒有人敢和程国栋这个书记叫板的,

王宝玉略微分析了下,自己平日也沒有得罪谁,归根结底就是和李传宗弄了几场不愉快,兴许就是他这个狗日的安排人干的,说不准昨晚还真就找人跟踪了自己,

一想到这里,王宝玉还真的有些后怕,看來今后办事儿还真是要分外小心,幸好昨晚去的是冯春玲那里,如果去了叶连香那里,恐怕名声比这还要臭,

“宝玉。”程国栋见王宝玉半天沒说话,于是轻声喊了声,接着说道:“宝玉,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你尽管大胆的去干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往心里去,即使出现什么问題,我也会在背后鼎力支持你的。”

程国栋这几句话说的很真诚,就像是和家人谈心一样,让王宝玉的心里不由又燃起了一丝感动,他郑重的点点头,说道:“多谢程书记,以后我会多加小心的。”

说着王宝玉站起身來,从兜里摸出一个信封,放到程国栋桌子上,轻轻推了过去,

程国栋会意的用手指轻轻掀了一下,看到里面是一沓钱,至少有一万,心中高兴,口中却说道:“宝玉,你这是干啥,快拿回去,以后你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

“程书记,一点儿心意,就算是春节我给雪曼这个大学生的压岁钱吧。”王宝玉呵呵笑道,

“你要是这么说,我不收雪曼恐怕还要怪罪我,那就先感谢了。”程国栋呵呵笑着,拉开抽屉,随手将信封放了进去,

“程书记,如果沒有别的事儿,我想下午就回东风村去,很长时间沒看爹娘了。”王宝玉说道,

“好,也沒什么事儿,就早点儿回去吧,替我给你父母捎个好,提前给二老拜年了。”程国栋异常客气的说道,

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王宝玉走出了程国栋的办公室,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敲开了李传宗办公室的门,大过年的,不和镇长打声招呼也有些说不过去,

“呦,原來是王主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李传宗正在屋里喝茶读报,一看是王宝玉进來,连忙坐直了身子,口中却冷嘲热讽的说道,

王宝玉知道他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也不在乎,依旧呵呵笑着说道:“李镇长,马上我就要回家过年了,想提前來给您拜个年。”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來了,王主任竟然还记得我。”见王宝玉说得客气,李传宗略微收敛了一下刚才的态度,也换上了一幅笑脸,但语气仍然是酸甜口的,

王宝玉深知以和为贵的道理,压住火,尽量放低音调,显得十分真诚的说道:“李镇长,您是我的领导,这么做都是应该的,过去的一年,也沒少给您添麻烦,希望來年,能有个新的开始。”

“呵呵,王主任真是客气,你是一名优秀的年轻干部,有冲劲有活力,这个是众所周知的,只是以后呢,要多注意工作方法,努力使自己成为一名成熟的领导干部,也不枉国家培养你一回。”李传宗轻咳了一下,打着官腔说道,

“感谢领导的悉心指点,我会牢记在心上。”王宝玉显得毕恭毕敬,心中却暗骂李传宗处处算计自己,还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态度,但是既然來了,就要表现出些诚意,王宝玉伸手放进了兜里,碰到了那个厚厚的信封,

正要掏出來,却听到李传宗嘴角扬起一丝鄙夷,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我刚刚听说了你和小冯的事情,说起來呢,**,合情合理,沒什么不妥,但是专拣窝边草吃,难免有失一位主管领导的尊严,这不闹得沸沸扬扬的让人笑话,连我这当领导的都很沒面子,今后这方面还是要多注意。”

“李镇长说的是,不知道是哪个狗日的专门设计陷害我,看起來经济的发展还是引來了一些人的不满啊。”王宝玉一看李传宗的态度,强压着的火气不由的又起來了,很不满的骂道,

“王主任,注意你的说话态度,一名领导干部,怎么能张口闭口的就骂人,这也太沒有素质了。”李传宗脸色一下子变了,冷冷的说道,

“我这是直率,总比某些人背地里搞小动作要好。”王宝玉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李传宗登时涨红了脸,嘿嘿冷笑着问道:“王主任,你该不是怀疑我吧。”

“像李镇长这样的领导,绝不会干这种鸡鸣狗盗之事,我是骂那些一心只顾私利,妨碍经济发展的小人。”王宝玉嘿嘿冷笑着说道,

李传宗的脸色此时十分难看,他冷声说道:“王主任,我这么说也是好意提醒你,你可不识好人歹。”

王宝玉这会儿彻底恼了,他厉声说道:“李镇长,要是你那种嘲讽的口气都是为我好的话,那我这么说也是替你操心了,省的你不积功德,将來得了报应,还非得说我沒有提醒过你。”

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王宝玉沒想到跟李传宗的谈话,说着说着就说出了火药味,李传宗脸色铁青,口中不善的说道:“王宝玉,你如果來我这只是为了骂人的话,那么请你离开,关于你跟冯春玲的事情,政府要进行调查,看看你是否还适合负责恒通公司的事情。”

“随便,本人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就是进牛圈,也比进这间破办公室心里敞亮。”王宝玉不屑的说道,信封也沒有被掏出來,便转身就离开了李传宗的办公室,然后重重的关上门,愤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