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90 黯然离乡

第一卷 乡村风云 390 黯然离乡

钱美凤一天沒來,直到初二早上,才收拾利落的过來,叫起來西屋的王宝玉,两个人一起來到了东屋,站在两位老人面前,你看看我,我望望你,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贾正道和林召娣以为两个年轻要谈结婚的时候,脸上早就露出了喜色,贾正道捋着胡子,笑着说道:“宝玉,美凤,站在那里干啥,有啥话就跟爹妈说,一切有爹妈给你们操办呢。”

“就是,娘就等着有那么一天呢,过两年娘就老了,可给你们看不了孩子了,呵呵。”林召娣顺手理了理鬓边的发丝,一脸幸福的也跟着说道,

“爹,娘,我和美凤决定分手了。”还是王宝玉先开口说道,

“你说什么。”贾正道瞪大了眼睛,完全沒有想到等來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林招娣也是惊讶的站了起來,

“爹,我是说我跟美凤不在一起了,但今后她还是你们的干女儿,也就是我的姐姐了。”王宝玉解释道,说话的声音并不大,

林招娣颤抖着手,拉过钱美凤,不愿相信的问道:“美凤,你跟娘说,宝玉他胡说呢。”

钱美凤低着头,泪水却哗啦啦的流了下來,林招娣这才不甘心的松开手,终于忍不住大声的哭了起來,

“你这个混小子。”贾正道听明白了,气得胡子都要撅起來了,他随手摸起桌子上的一个大瓷碗,冲着王宝玉就砸了过來,

也许还是不舍得真打王宝玉,准星偏了一些,大碗擦着王宝玉的耳边过去,打在了屋门的玻璃上,哗啦一声,玻璃和瓷碗顷刻间化为了碎屑,落了一地,王宝玉只觉得耳边火辣辣的疼,但是这种疼痛却沒法和心里的伤口相提并论,

“宝玉,你怎么这么狠心,美凤哪里对不起你啊。”林召娣也急了,不由分说,上前伸手就打在了王宝玉的脸上,王宝玉站在那里也不躲闪,从小到大,爹妈从來沒打过自己,这一次,他是真的让两位老人伤了心,

打在儿身,痛在娘心,林招娣含着泪,又是一巴掌响亮的打了过去,她哭喊着:“儿啊,你醒醒吧,醒醒吧。”

“娘,别打宝玉,是我先提出來的。”钱美凤急了,上前拦住了林召娣,眼泪却流了出來,

“美凤,你别怕,有爹娘给你做主,他要是敢说个不字,今天我就打死这个混小子,当我白养了他这么多年。”林召娣浑身颤抖着说道,手却沒有停下來,在空中划拉着就往王宝玉脸上打,

“宝玉,你快躲躲啊。”钱美凤着急的挡在王宝玉面前喊道,但是王宝玉却沒有动的意思,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

这时,钱美凤扑通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口中哽咽着说道:“爹娘,是我变了心,我不喜欢宝玉了,您二老要怪就怪我吧,娘,你别打宝玉了,你打我吧,打我啊,娘。”

林召娣哭了,她连忙扶起了钱美凤,说道:“美凤,你是一个好姑娘,爹娘都看在眼里呢,唉,还是宝玉沒有这个福气。”

“爹,娘,我会把美凤当成亲姐姐看待,不会亏待她的。”王宝玉心意已决,郑重表态道,

“宝玉,你别说了,爹不想听。”贾正道冲着王宝玉摆了摆手,将脸扭向了一旁,

“爹,娘,单位的事情还很多,儿子想马上就回去了。”王宝玉觉得,目前的这种状况,自己再留在这里,只能让两位老人更加伤心,便想立刻离开,时间是一味良药,能够抚平每个人心中的创伤,

“要滚就早点滚。”贾正道吼道,抓过桌子上的旱烟袋刚想抽在王宝玉身上,却又不舍得,最后只能使劲在腿上一掰,跟随他几十年的旱烟袋顷刻就断成了两截,

“爹,你要不解气就骂我两句吧。”王宝玉再也忍不住,含着泪大声喊道,

“走吧,爹也觉得累了。”贾正道沒看王宝玉,叹息着答应道,

王宝玉转头离开了屋子,走出家门很远,只能后面传來了林召娣的喊声:“宝玉,我的儿啊,记得回來啊。”

“娘,你放心,我会常回來看你的。”王宝玉回头喊道,看见钱美凤正搀扶着瘦弱的林召娣,站在大门口冲着他挥手,心中又是一阵酸楚,连忙加快了脚步,踏上了通往柳河镇的路,

大年初二,正是回娘家的日子,路上的车不少,每个路人都是喜气洋洋的,而王宝玉高兴不起來,也知道家里的人也都处在悲伤之中,难道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吗,这究竟是对还是错,

王宝玉不想坐车,他只想走着,好好的静一静,好好的想一想,这次回乡,沒有欣喜,却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遗憾,

几次下意识的回过头,再也不见那个穿着红羽绒服,扶着自行车翘首企盼的身影,王宝玉这才发觉,自己每次回來都很期待那个身影,只有看到那个身影,自己的心才会踏实下來,才觉得自己真的到家了,

然而此刻,王宝玉心中也明白,这个身影,只会再出现在记忆里或者是梦中,一切都将化作曾经的往事,终有一日将烟消云散,

下午,王宝玉一身疲惫的回到了柳河镇,政府大院里冷冷清清,刚刚大年初二,领导们都走亲访友,或者聚在一起打麻将喝酒,王宝玉这么早上班,显得很另类,

门卫老吴对王宝玉这种敬业的精神大加赞赏,王宝玉懒得理他,随便跟他聊了几句,便自回到办公室里抽闷烟,一连几天,王宝玉白天在办公室里抽烟发呆,晚上就回招待所睡觉,什么都沒干,几天下來,整个人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的,看上去也清瘦了一些,不管怎样,他都需要时间來接受钱美凤真的离开自己这个事实,

直到大年初五,程国栋得知了王宝玉上班的消息,主动给他打來了电话,邀请王宝玉去家里玩,王宝玉似乎这才从钱美凤的事情中走出來,忽然明白不管怎样,生活总要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