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398 你不能叫我弟

398 你不能叫我弟

“美凤长这么俊,又懂事,他们当然喜欢了,我就见不得这沒见过女人的男人。”王宝玉狠狠的扔掉了烟头说道,这会儿他觉得心烦意乱,啥也理不顺了,

钢蛋也有些愤愤,说道:“美凤不只是懂事儿,心眼儿还好,我就觉得那个男人配不上美凤,实在不行,我去给他们搅黄了得了。”

“这是美凤的选择,我们不能干涉。”王宝玉提醒道,他不愿意让钢蛋再走以前的老路,万一像当初对自己那样,一冲动再搅了美凤的婚事,

“这能叫选择吗,见一次面就同意了,就算不在东风村找,镇里也能找个差不离的,谁知道那傻丫头心里咋想的。”钢蛋颓废的说道,

王宝玉有些心酸,也许美凤就是为了避开自己才有这样的结果,然而木已成舟,美凤又是个犟脾气,看來断不会回头的了,于是叹了口气说道:“钢蛋,我现在才发现,美凤其实是个非常有主意的人,她不会拿自己的未來胡闹的,美凤这么做一定有她自己的理由,如果将來有人欺负她,你作为她的哥哥,我作为她的弟弟,一定不会让她受一丁点委屈的。”

钢蛋点着头,明显能够看出來,钢蛋已经稳重了许多,不再是以前的莽夫,这一点儿多少要归功于王宝玉,

“一会儿你就回去吧,明天我就不参加了,东风村都知道我跟美凤的事情,我出席这种场合不好。”王宝玉说道,语气颇为无奈,虽然心中满是伤感,潜意识中,他还是想看看美凤结婚时的装扮,是不是比以往更加的漂亮,

“可是美凤希望你参加,电话里嘱咐了我好几遍呢。”钢蛋挠着脑袋说道,看王宝玉的脸上尽是无奈,又说道:“不行的话,你明天就开车直接去云集村,那里沒人知道你跟美凤的事儿。”

王宝玉点了点头,让钢蛋马上就回去,又准备了一万块钱,用红纸包好,只等着明天到了婚礼现场,算是自己给美凤随的礼份子,

阴历三月初三,天空万里无云,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王宝玉安排马晓丽替他在办公室里接电话,独自驾车去往云集村参加钱美凤的婚礼,

纵然心中有万千不甘心,但事实无法改变,一路上,王宝玉不断回想着跟钱美凤在一起的日子,时常发出郁闷的叹息,

上午九点半,王宝玉來到了云集村,云集村整体情况要比东风村好一些,砖房还是占了大多数,村路上的人很少,王宝玉通过打听,才知道人们都去了东边的广场,那里将举办村长儿子的婚礼,

当王宝玉的轿车缓缓驶进广场的时候,人们立刻围了上來,小孩子们更上跟着车跑,不时用小手好奇的摸着王宝玉的车,在这种乡下,像王宝玉这种的好车,还是很少來的,

村长杨占魁认识王宝玉的车,那是李传宗开过的,他以为是李传宗來了,连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來,却见是王宝玉从车上下來,脸上略微露出了些失望,但也很快消失了,

王宝玉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杨占魁自然熟悉,连忙过來握手,满脸带笑的说道:“王主任大驾光临,老杨不胜荣幸。”

“我姐的婚礼,当弟弟怎么会不到场呢。”王宝玉不屑的说道,象征性的跟杨占魁握了一下手,就立刻放开了,

“瞧我这记性,咋就忘了美凤跟王主任的关系,呵呵,今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杨占魁先是惊讶,然后立刻谄媚的笑了,

“今后你们老杨家可一定要对我姐好,如果我姐受了气,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王宝玉也笑着说道,言语中却在警告杨占魁,

“我儿子能娶到王主任的姐姐,那是他的福分,他要是敢对美凤不好,我头一个不答应。”杨占魁拍着胸脯说道,

杨占魁冲着那边招了招手,站起高台旁边的一个穿着西服的中年人,立刻跑了过來,到了跟前,杨占魁介绍道:“王主任,这是我的犬子杨纬。”

杨纬,**,他娘的,取个啥名字不好,非要叫这么晦气的名字,王宝玉心中一阵偷笑,上下打量了一下杨纬,杨纬个子不高,还很瘦,身上的新西装显得松松垮垮的很不合身,说起长相,更是一般,窄额头,小眼睛,尤其是眼圈黑黑的,像是抽过大烟似的,看起來身体的健康似乎有些问題,

王宝玉心中暗道美凤糊涂,怎么会选择杨纬这样的人,咋看咋不顺眼,就在这时,杨纬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呵呵笑着对王宝玉客气的说道:“王主任你好,美凤上次來说过,您是他的弟弟,呵呵,今后也就是我弟弟了。”

“我是美凤的弟弟,你不许叫。”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杨占魁一听王宝玉这么说,知道犯了王宝玉的忌讳,连忙对杨纬说道:“小纬,王主任是镇里的领导,以后就叫王主任。”

“嗯,我知道了。”杨纬不知道自己哪里犯了错,但依旧唯唯诺诺的答应道,看起來平时还挺怕杨占魁的,

“我姐嫁到了你们家,不能让她受气,她沒干过活,粗活重活的别让她干。”王宝玉板着脸说道,

“我给他们预备了三间大砖房,今后的生活王主任尽管放心,美凤过來,享福就是了,啥活都不会让她干的。”杨占魁拍着胸脯保证道,

“我姐爱干净,房内卫生一定要搞好了,尤其米饭一定多淘洗两遍,她最讨厌吃到米饭里的沙子了,另外她不爱吃肥肉,以后你们家也不要吃了。”王宝玉一口气的说道,说完心里却更加酸楚,自己和美凤待得久了,彼此都太熟悉了,

杨占魁露出一丝不满,但还是点头说道:“那是,那是,以后美凤嫁过來,只管享福就是了,我保准她下次回门的时候,白白胖胖的。”

杨纬小声问道:“爹,你以后不能吃肥肉了咋办。”

杨占魁瞪了他一眼,也小声说道:“你懂个屁,老子想吃啥就吃啥,别人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