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400 我姐当家

400 我姐当家

婚礼仪式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人们七手八脚的从家里搬来了桌子凳子,摆了足足有五十多桌,杨占魁在云集村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钱美凤这边的人是贵宾,被安置在靠高台处的一张干净的大桌子上,摆着好酒好烟和好糖,王宝玉是第二次参加这样规模的集体活动,上一次还是在东风村参加马顺喜的老爹迁坟仪式,也正是那一次,王宝玉初露锋芒,步步为营,才有了今天。

同样是吵吵闹闹的宴席,这一次王宝玉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也许是举办了结婚仪式,现在看起来,钱美凤对杨纬,还是露出了几分的亲昵,不管咋说,那毕竟是她的男人。

酒席上的饭菜看样子一早就开始准备了,没过多久,八个凉菜就上了桌,紧接着,热菜也一个跟一个的上来了,这功夫,云集村的支书曹焕也赶来,一看王宝玉坐在这里,连忙坐到了王宝玉的身边,主动给他点上了一支烟。

现在的王宝玉,已经不把村里的干部放在眼里,只是附和着跟曹焕随便聊了几句,问得更多的还是地载木耳的情况,曹焕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今年云集村要打一个更大的翻身仗。

杨占魁安排的差不多,也凑了过来,他也不愿意失去这次跟王宝玉近距离接触的机会,王宝玉的能耐他是清楚的,小小年纪就混到了农业办主任的位置上,不出啥事儿的话,几年以后,混个镇长党委书记啥的也不一定。

两个人轮流给王宝玉敬酒,当然也没忘了跟贾正道客套,当然完全是看着王宝玉的面子。王宝玉心情不好,酒也就喝得格外凶,来者不拒,一杯接一杯的喝,林召娣忍不住心疼的不时提醒王宝玉要少喝。

钢蛋见此情形,连忙主动冲上前,替王宝玉挡了好多杯,但农村的习俗,不喝醉仿佛就没有陪好客人。菜上齐的时候,王宝玉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杯,感觉脑袋一阵阵发晕,酒意渐渐上来了。

婚宴最后的活动,当然是新郎新娘敬酒,在知宾的引领下,钱美凤和杨纬已经转了一大圈,一桌桌的都敬过了,最后才回到这里敬酒,顺便在这桌吃饭。

“新娘子可真俊,老杨,你家可真有福气。”村支书曹焕一边接过钱美凤递过来的酒杯干了,一边赞赏的说道,语气中还带着几分的嫉妒。

“呵呵,都是缘分,也是咱云集村风水好,召来了金凤凰。”杨占魁得意的笑着说道,不时偷眼看着王宝玉。

“这是两千块钱,算是给新人的一点祝福。”曹焕从兜里掏出了一沓钱,递给了杨纬,杨纬则嘴里说着客套话,而手却没闲着,一脸喜色的伸了过去把钱拿过来,样子很像是个财迷。

王宝玉看着不顺眼,不就是两千块钱嘛,不说放到帐桌上,还特意拿到这里显摆,真是个没见过大钱的主。再说了,曹焕做的也不对,守着新娘子,却把钱给了杨纬,分明认为杨纬是一家之主,不行,不能让美凤在家里的位置低,否则以后还不尽让人欺负啊。

就在钱美凤给他敬酒的时候,王宝玉站了起来,晃荡着身子,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那个信封,递给钱美凤,口中说道:“姐,弟弟来的匆忙,也没给你预备什么,这是一万块钱,你先拿着当零花,吃喝用全都拣最好的买!啥时候花完了,就跟弟弟说,咱家不差那点钱!”

这个“姐”字一出口,王宝玉心里的滋味还是不好受,忍不住鼻头有些酸楚,连忙一口喝了钱美凤敬的酒掩饰,喝得急,呛得一阵咳嗽。

王宝玉的举动,还真是镇住了曹焕和杨占魁,整个云集村划拉个遍,家里有个万儿八千的也没几家,王宝玉送姐姐出嫁,出手就是一万,看来还真是有钱。

杨占魁老奸巨猾,还是听出了王宝玉的话外之音,连忙唬着脸对杨纬说道:“小纬,还不把钱给美凤管着,今后,美凤当家,你不许呲毛!”

杨纬一圈转过来,也是喝了不少,没明白他爹的意思,借着酒劲说道:“爹,哪有女人当家的理儿?那咱老杨家还要不要脸面了?”

王宝玉红着眼冷笑了声,说道:“我姐在家享福享惯了,就凭你家那点底子,我姐也没必要操那个闲心!”

一听这话,杨占魁脸都有些绿了,硬着头皮对杨纬说道:“让你咋办就咋办,磨叽个啥!”

杨纬此时也听出点意思来,看看美凤手里那厚厚的一摞,再摸摸自己兜里那几张,确实感觉有些经济悬殊,只得无奈的把手里的钱递给了钱美凤。

钱美凤犹豫了一下,感激的看了王宝玉一眼,将杨纬手里的钱连同王宝玉的钱,小心的放进了衣兜里,贾正道和林招娣似乎十分满意,也默许了儿子的行为。

酒席散去之后,王宝玉喝得脚下不稳,根本就开不了车。杨占魁连忙让人扶着王宝玉到家里休息,钢蛋则赶着马车,将贾正道和林召娣送回东风村。

钱美凤在杨纬的陪同下,望着马车渐渐远去,在路口默默伫立了很久,才低着头跟着杨纬回到了那个属于自己的新家。

王宝玉一觉醒来,天已经黑了,他不顾杨占魁的极力挽留,坚持要回镇里去,这里是王宝玉的伤心地,清醒过来的他,一刻也不愿意在这里停留。

想了想,王宝玉还是决定临行之前,跟钱美凤做最后的道别,于是便跟着杨占魁来到了钱美凤的新家。

一栋崭新的三间大砖房,就矗立在云集村的村边,在这个落后的村庄里,倒是显得有些扎眼。只见窗户和门上都贴满了红喜字,门口空地上厚厚的一层鞭炮皮,不知道会让以后就在这里生活的美凤打扫多少天。

王宝玉心中难免感慨万千,却也只能默默祝福美凤生活美满幸福。刚一进院子,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吵嚷和吆喝之声,原来,吃过饭的人们已经开始闹洞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