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404 窗下

404 窗下

这些人当中,只有杨占魁沒跪,好歹也是个干部,不能公然参与这种事儿,当然,他料想王宝玉不会跟他计较的,

“宝二爷,弟兄们有眼无珠,冲撞了宝二爷,您大人大量,原谅弟兄们。”刘立生双手抱拳,跪在地上,大声说道,

一听他这么说,李猛和其他人也随声附和,“宝二爷,原谅弟兄们吧。”王宝玉沒有想到,自己这个最不喜欢的称呼“宝二爷”,竟然在这里派上了大用场,还免去了一场灾祸,

“都起來吧。”王宝玉自然也不想把事情搞大,于是大模大样的说道,“以后我姐就在这里安家了,我平日也忙,沒空照顾她,就拜托给各位多多费心了。”

“听从宝二爷的安排。”刘立生领着众人,齐声答应道,

杀人不过头点地,众人站起來之后,王宝玉觉得自己沒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转头对钱美凤说道:“姐,你在这里好好生活,有啥事儿就给我打电话,我先回去了。”

“弟,你就放心吧,路上小心。”钱美凤满怀感激的说道,经过王宝玉这番折腾,钱美凤心中明白,自己在这个小村里,是个谁也不敢惹的女人了,

王宝玉跳下炕,大摇大摆的穿过人群,离开了钱美凤新家,钱美凤含着泪水站了好久,直到再也看不到王宝玉的身影才回过头來,只是猛然间又是一阵头晕,杨纬看到连忙扶住她,送到屋里歇息,

钱美凤对杨纬不能保护自己,心中老大不高兴,新婚之夜,两个人都沒脱衣服,更别说亲热了,就这样背靠背睡了一晚,杨纬抓耳挠腮,也不敢碰钱美凤一下,

再说,刘立生和杨占魁小心翼翼的跟在王宝玉的左右,满脸带笑的恭送王宝玉,人群散去之后,杨纬一脸颓唐之色,原本以为自己是村长的儿子,很了不起,现在看來,屁都不是,

王宝玉被杨占魁和刘立生送上了车,刚开出去不远,王宝玉便停了下來,摇下车窗,对刘立生喊道:“你叫啥名。”

“刘立生,还望宝二爷在四爷那里美言几句。”刘立生颠颠的跑了过來,王宝玉随口说了一句知道了,沒等刘立生到跟前,便开着车扬长而去,

夜晚的山路一个人也沒有,王宝玉心情却是大好,倒不是装了一回酷,更重要的是,自己再也不用担心钱美凤会在婆家受气了,不止是杨占魁一家,就是整个云集村,谁见了她也会给个笑脸,

一边乐呵的想着,王宝玉一边哼着小曲,一路疾驰,快到十点的时候,终于赶到了镇招待所,还是在自己熟悉的地儿睡觉踏实,

自从发生了跟冯春玲的绯闻事件之后,王宝玉的行事谨慎了很多,除了每晚在招待所登记之外,他自己也准备了一个小本子,每晚都让招待所的相关人员签字,证明自己晚上沒有外出,正是所谓的双保险,

说起來,这也让王宝玉有点儿郁闷,甚至筹划着自己租个房子,省去了这许多的麻烦,为了证实自己的清白,王宝玉还是忍住了,决定就住在招待所,不光是因为李传宗监视自己,也还想让程国栋这个未來的老丈人放心,

一进招待所的门,就看见女服务员小张正哈欠连天的看小说,自从小李当上招待所的所长之后,晚上就很少呆在这里,

看到王宝玉回來,小张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每次來的最晚的基本都是王宝玉,所以自己夜班的时候总想偷个懒睡觉也很难,

王宝玉例行手续的让小张给自己签了字,小张自然是麻利的就照办了,等王宝玉一离开,扔下小说,趴在桌子上就睡了,

王宝玉则沿着走廊往自己住的屋子走,闹腾了一天,又开了这么长时间的车,还真觉得有些疲惫,恨不得立刻钻被窝里睡上一大觉,

在经过小李所长房间的时候,里面忽然传出了一阵咯咯的笑声,刚开始王宝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刚要离开,接着又传來了说话声,虽然声音不大,王宝玉还是听了个真真切切,里面确实有人,

于是王宝玉立刻打起了精神,这么晚了,小李啥事儿如此的开心,会不会私会了野男人,

小李几次难为自己,王宝玉是记仇的,早就惦记着要找机会报复这个胖丫头一下,省得她总是跟自己对着干,

这么想着,王宝玉凑到了门前,把耳朵贴了上去,但半天也听不清楚里面在干什么,想了想,王宝玉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脱下外套准备洗澡睡觉,

可人都躺在**了,王宝玉却翻來覆去的睡不着,深更半夜的,小李屋里还有**声浪笑,肯定沒好事儿,说不定还能有些重大发现,自己要是错过这次机会,下次不一定到啥时候了,关键时候,绝对不能懒,

不行,还得起來,这么想着,王宝玉起身穿好衣服,既然前面听不到,就走后面,王宝玉打开窗子,小心的跳了出去,见四处无人,便从屋后蹑手蹑脚的向小李房间的窗下靠近,

不过,王宝玉还是很失望,窗户上拉着厚厚的窗帘,严实合缝的,连个亮光都看不见,还是啥也听不到,更别说是看见啥东西了,

王宝玉急的抓耳挠腮,下意识的伸手去扣窗缝,令他沒想到的是,窗户居然沒有从里面插上,一扣就动了起來,

王宝玉的心激动的砰砰直跳,这种行为很冒险,要是让里面的人发现了,瓜田李下的,自己的面子上还真是过不去,

但此时的王宝玉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决定冒险一试,他非常小心的将窗子叩开了一条缝隙,只是窗子是双层的,里面还有一层玻璃,不过这回倒是听到了里面的谈话,

“小李,你的皮肤真滑,摸上去真他娘的舒服。”一个男人的声音隐约的传來,王宝玉一听到这个声音,立刻就來了兴趣,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李传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