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406 你有那功能吗

406 你有那功能吗

“谁啊。”里面传來了小李的问话,

王宝玉粗着嗓子,模仿李传宗的声音说道:“快开门,李哥。”

小李隔着门沒听清楚,只当是李传宗转头又回來了,连忙开了门,身上只穿着贴身的内衣,

一看是王宝玉站在门口,脸上还带着嘲笑,小李顿时愣住了,惊慌的说道:“怎么是你,你想干什么。”

说着,小李就想关上房门,王宝玉手疾眼快,猛然一推门,不容分说的闯了进去,并且随手关上了房门,

“王宝玉,你想干啥,再胡闹,我要喊人了。”小李一边拉过**的被子挡在胸前,一边惊慌失措的说道,

“喊吧,刚才你跟你的一家子李哥,玩得很嗨皮,喊得声音不也很大嘛。”王宝玉一屁股坐在了对面的凳子上,满脸不屑的翘着二郎腿说道,

“你,你真卑鄙。”被人发现了奸情,小李立刻满脸透红,羞恼的对王宝玉说道,

“我卑鄙,你他娘的整了老子不只一回了,要我说,你这个小婊-子,才是个不要脸的贱货。”王宝玉毫不客气,恶狠狠的骂道,

“操,我就这样了,用的着你管吗。”小李被王宝玉骂恼了,忍不住还嘴道,

“操啥操,有那功能吗你。”王宝玉一脸痞相的嘲讽道,

小李更觉得难堪,气恼的说道:“王宝玉,你别半夜三更的跑我这里耍威风,就凭你那两下子,能把老娘怎样。”

“我是不能把你咋样,但如果我把这件事儿告诉了李镇长家里的母老虎,她会不会來扒了你皮呢。”王宝玉的嘴角挂起了一丝冷笑,出言威胁小李,

听王宝玉这么说,小李还真的怕了,如果这事儿让龚冬梅知道了,大闹起來,不但自己的名声保不住,怕是连这个所长的位置保不住,但小李依然嘴硬的说道:“你又沒有捉奸在床,诬陷不了我们。”

“你们,哈哈,小李同学,你还真把自己和那个李哥当一家子了,我敢拿一万块钱和你打赌,如果你们的事儿被吵嚷出去,到时候他肯定会來个死不认账,你个沒结婚的女孩家可就麻烦了啊。”王宝玉头头是道的分析道,

想到这里,小李也明白李传宗对于自己无非是利用关系,并沒有多少真感情在里面,她终于软了下來,低着头说道:“王宝玉,你想咋样才能放过我。”

“你觉得应该怎么做,我才应该放过你呢。”王宝玉嘿嘿笑着反问道,

“要不,我也跟你睡。”小李脸上掠过一丝羞涩,小声的说道,同时松开了手,身前的被子滑落了下來,

王宝玉知道小李理解错了,自己在生活上确实有点儿随便,但也不至于啥人都要,尤其是刚才那个人用过的,他不由哈哈笑着说道:“小李,你也太瞧不起我王宝玉了,不是啥人都能跟老子亲热的,你也得给自己打打分才行。”

小李感觉非常难为情,连忙又把被子抓了起來,不解的说道:“那你到底让我做什么。”

王宝玉一本正经的开口说道:“小李,你我沒有啥深仇大恨,我也不想太难为你,很简单,你只要答应我几个条件就行,第一,以后老子想回來就回來,不想回來你也不许再打我的小报告,陷害我,一律给我登记,明白了吗。”

小李连忙使劲点着头,表示同意,说自己糊涂,不该参与算计王宝玉,知道后悔了,

“第二,今晚我跟你的事情,如果你敢说出去,我一定不会客气的。”王宝玉说道,

小李下意识的捂了一下嘴,连忙表示打死都不会说的,看小李表现的还不错,王宝玉嘿嘿笑着说道:“这第三嘛,如果哪天你去了孙县长那里,要替我说好话,明白吗。”

小李又是一阵慌乱,她沒想到自己跟孙县长的事情,也被王宝玉这个精明的家伙给发现了,不由说道:“怎么这件事儿你也知道。”

“你不是不知道,我在县里也有关系的,跟孙县长很熟络,不要以为你的这点破事儿就能瞒得住我。”王宝玉撒谎道,

小李被王宝玉给唬住了,认定了王宝玉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连忙陪着笑脸,略带撒娇的说道:“王哥,以后你说啥我都照做就是了。”

“别,叫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以后还是叫我名字吧。”王宝玉皱着眉,警告道,

“嘻嘻,王哥,我知道一般人入不了您的眼,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以后还得靠您多多照顾呢。”多个关系多条路,小李忍不住向王宝玉及时献媚,

“少跟我套近乎,以后别招惹我就行了。”王宝玉冷冷的说道,转身拉开门走了,

第二天上班,王宝玉的屁股刚刚坐稳,就传來了敲门声,随后进來了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多岁,身材微胖,一身笔挺的西装和锃亮的皮鞋,看上去应该是个有钱人,女的只有二十出头,描眉画眼,脂粉气四溢,长得倒也有鼻子有眼,挺漂亮的,

沒等王宝玉询问,中年男人就热情的过來握手,满脸带笑的问道:“如果沒猜错的话,您就是王主任吧。”

“是我,王宝玉,请问您有何贵干。”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闻名不如见面,王主任果然是一表人才,年轻有为,本人金裕昌,平川市昌平集团的负责人。”中年人异常客气的自我介绍道,还恭恭敬敬的递上一张烫金名片,

王宝玉接过來名片,掂在手里倒是有些分量,只见最上面写着:平川市昌平贸易投资集团公司,中间是“金裕昌董事长”几个字,下面则是地址和联系方式,

“原來是金董事长,幸会,您请坐。”王宝玉颇为客气的说道,“请问您來有什么事儿吗。”

“呵呵,不请自來,实在是唐突,实不相瞒,从平川日报上看了贵镇神石村招商引资的消息,昌平集团上下对此事都很感兴趣,董事会更是对此项目志在必得,因此我就冒昧來详细了解一下情况。”金裕昌坐下后,笑眯眯的说道,只是那个浓妆女孩,犹豫着一直不肯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