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410 英雄落寞

410 英雄落寞

侯四认真考虑了好久,最后只好表示,这件事自己就是去听听,具体的事情不打算参与了,这也是王宝玉希望的,不管咋说,他都不希望侯四倒了,如果有那么一天,自己也一定蒙受经济上的损失,

“王主任,快讲讲具体建设的需要多少钱,都花在哪里吧。”有人急不可耐的嚷嚷道,大家都是來投资的,当然最关心的就是花钱的问題了,

“我们领导班子仔细研究计算了一下,开发区的建设大概需要一千万左右,具体用于女娲文化长廊、神石水库以及农户房屋的修葺改造,至于旅游品厂,可以随着人流的增加,再具体进行扩大规模。”王宝玉郑重的说道,

下面的人不由交头接耳起來,探讨着这个价格的合理性,围观的老百姓也是一片哗然,一千万对于面朝黑土背朝天的乡亲们绝对是个想也不敢想的天文数字,

“如果我们进行这样规模的投资,税收是如何定的。”一个企业家站起來问到了关键性的问題,

这个问題开会时王宝玉已经跟程国栋和李传宗商量过了,便按照会议上的决定开口说道:“考虑到企业进行大规模的投资,领导班子研究决定,头三年免税,由于政府提供了土地及修路等具体支持,以后将收取利润的百分之三十,作为税收,上交镇政府。”

百分之三十,还是让企业家们觉得肉疼,立刻有些企业家信心就动摇了,打了退堂鼓,最后,还是有三家企业决定参与竞标,

令王宝玉不解的是,昌平集团的金裕昌明明说要來,今天至始至终竟然连个影子也沒看到,不知道是因为行贿不成功,还是原本就沒有多少实力,是个吹牛的主,不管怎样,当初沒有收他的礼就对了,跟这种言而无信的企业合作,也不会有什么好处,

竞标企业先是自我介绍,然后便开始正式竞标,经过一番激烈的出价,最后,兴北集团以一千五百八十万的价格竞标成功,标志着柳河镇政府和兴北集团在神石村旅游开发项目上的合作,正式开始,

对于这个结果,在场的人似乎都很高兴,因为竞标的成功,意味着旅游开发已经顺利的迈出了第一步,未來的美好画卷已经向幸运的神石村人民徐徐展开了,

这个兴北集团的老总名叫沈文成,实际年龄五十出头,长得却格外精神,高高的个子,浓眉大眼,身上的白色西装,脚踏一双同色皮鞋,看上去整整齐齐,一尘不染,人群之中格外的醒目,也许是平时保养的好,沈文成看起來只有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很是让人羡慕,

之后,李传宗代表神石旅游开发区管委会,为兴北集团颁发了竞标成功的证书,领导班子的全体成员,跟沈文成一起合影留念,至此,此次招商工作已经胜利完成了,

从发现神石,到今天的招商成功,王宝玉显然是功不可沒,不过事情到了最后,英雄总会显得落寞,李传宗比预期多得了五百多万的投资,当然是心里乐开了花,此时早已经冲到了前头,跟沈文成热情的攀谈了起來,

招商会结束后,其他的企业家们纷纷离开,沈文成沒有走,而是要开车來到柳河镇,说是要请领导们吃饭,相互了解,加深合作,

王宝玉并不是很赞同这个提议,他觉得还是保持好距离更为重要,刚要开口说话,无奈李传宗觉得傍上了大款,一口就答应了下來,

或许觉得吃顿饭沒什么,程国栋也沒有表示反对,对于职务最低的王宝玉來说,只能跟着一起去了,于是一行人各自开着自己的车,回到了柳河镇,

饭局还是选在了翠花开的兴隆饭店,毕竟柳河镇能拿的出手的饭店实在不多,而兴隆饭店还是首屈一指的,为了调节气氛,李传宗又主动提出让马晓丽和叶连香也來参加,酒桌上有女人,气氛就会活跃许多,

沈文成一进兴隆饭店,就让老板娘翠花上最好的菜,翠花当然乐呵呵的照办,说起來,老板娘翠花高兴的原因,并不只是因为來了沈文成这样的大款,而是程国栋和李传宗都來了,自从兴隆饭店经历了中毒事件之后,两个人就一次也沒有來过,

一行人照旧被安排在条件最好的大包房里,酒菜很快就摆满了桌子,看时候差不多了,沈文成先站起身來,举起酒杯对众人说道:“各位政府领导,兴北集团能够取得这个项目,离不开领导们的大力支持,我先敬各位一杯。”

沈文成可是真正的大款,某种程度上來说,是未來柳河镇的财神爷,众人自然要积极响应,在座的人立刻跟着站起身來,随着一阵响亮的碰杯之声,杯中酒就下了肚,

“沈总,有了您的支持,相信我们柳河镇,一定能够得到飞速的发展,我代表柳河镇政府,向您表示最诚挚的感谢。”李传宗举着酒杯,微微躬着上身,满脸推笑的说道,话语中满是溢美之词,

沈文成似乎听惯了这种说话的口气,并不为所动,表情很平静的笑道:“李镇长太客气了,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共同发展。”

两个人碰了杯,一饮而尽,王宝玉也想说些什么,这时李传宗又端起了一杯酒,说道:“沈总,今后大家就是朋友了,高兴,來,再喝一杯。”

沈文成也连连说是,接着把第二杯酒也给喝了,王宝玉端起酒杯,刚要敬酒,沒想到李传宗又替自己和沈文成斟满了杯子,

王宝玉生气的放下酒杯,干脆不敬了,心里暗自骂道:“他娘的,老子忙前忙后的,总算有了今天的成绩,你倒是捡了个现成的,好歹程书记还在这里坐着呢,你也太喧宾夺主了吧。”

只听李传宗一脸谄媚的说道:“沈总,这杯酒是我个人敬你的,我真是打心眼里服气沈总这样的人,唉,同样都是人,我和您差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