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421 意外之喜

第一卷 乡村风云 421 意外之喜

接下来又查看了包装车间,这里主要用的是女工,都是统一的工作服,对于卫生的要求也是非常的严格,从衣着到发型,包括鞋跟的尺寸都有十分明确的标准。王宝玉仔细看了看包装设计,觉得还算是满意,这才走出了厂房。

王宝玉本来很想跟冯春玲一起吃晚饭,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万一还是有人盯梢呢,所以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惹出麻烦,来日方长,不在乎这一时一刻,于是便开着车离开了。

随后的几天里,王宝玉去找李传宗,说是必须落实修路的事情,沈文成那边的规划已经有了,即日就要开始动工。

给了李传宗这么长的时间,想必李传宗已经倒弄来了钱,将挪用的资金补上了。事情跟王宝玉想的差不多,李传宗果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并且还热情的说到自己在县里有熟人,联系道路施工企业的事情就不劳王宝玉费心了,让他放个短假,好好休息几天。

王宝玉心里明白,李传宗哪里是对自己突然好了起来,分明是有猫腻。这工程给了谁,也不会一点回报都不给的,李传宗这个懒蛋之所以揽了下来,无非就是想多捞些好处。然而对于这种事情,不能穷追不放,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好,只要是尽快修好公路,确保旅游开发工作顺利进行,他要赚钱也就随他去吧。

一个月之后,通往神石村的路铺设一新,效率高,质量好,然而花费也是让人嗔目结舌,大大超出了王宝玉的预算,足足花了一百二十多万!看到财务报表,王宝玉恨得牙根直痒痒,大骂狗日的李传宗,真是黑了良心,这里面肯定没少捞好处。正常费用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七十万,除去各个环节的疏通打点,也不会高的这么离谱,李传宗平白得了那么多好处,也不知道他晚上能不能睡得着觉!

白天生气,王宝玉晚上回到招待所也是满肚子的不痛快,招待所的小李所长最近戴上了沉甸甸的好似手铐的金手链,每次登记时还特意撸着袖子,把手腕伸的老长,黄灿灿的闪的人眼疼。不用说,指定是李传宗给的!

然而王宝玉气愤归气愤,也没有办法,谁叫人家市里有关系,自己再闹腾,也不一定会有结果。要是李传宗再从中间搞点鬼,二百万都不一定能把路按时按质修好,搞不好会弄自己一身骚气。

作为神石旅游开发区管委会的常务副主任,王宝玉并没有时间休息,而是每隔几天就去一趟神石村。虽然沈文成这个人看起来比较可靠,但不比冯春玲,还是要履行监督的职责,不能让神石村的建设出现任何的纰漏,否则,一旦被李传宗抓到了把柄,捅到了上头,自己打回原形不说,可能还会承担一些不必要的责任。

日子如流水一般,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秋季。一切似乎都按照既定的计划,顺利的进行着,恒通公司的黑木耳产品,已经投放了市场,老百姓捞到

了不少实惠,腰包也鼓起了不少,王宝玉关于提高农村经济百分之二十增长点的承诺,如果不出意外,秋季木耳收上来之后,就能够兑现曾经的诺言。

这天,程国栋将王宝玉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首先是充分肯定了他最近的工作成绩。王宝玉当然得象征性的客套了几句。

随后程国栋告诉了他一个意想不到的好消息,让王宝玉心里激动了好大一会儿。程国栋说自己基本已经跟李传宗说妥,提拔王宝玉做柳河镇的副镇长。

真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王宝玉可谓是名利双收。接着程国栋又叮嘱了王宝玉好多话,王宝玉一味沉浸在喜悦之中,十句当中听到心里的也不过两三句。

程国栋也是笑容满面,似乎对这个结果也很满意。王宝玉心中还是有些疑惑,不由小心的问道:“程书记,李传宗一向看我不顺眼,怎么就答应了这件事儿?”

“宝玉,你虽然很聪明,但官场上的事儿还是不了解,我跟李传宗采用了互换的方式,我答应提拔他的一个部下做党委副书记,他就必须要答应我的条件才行。”程国栋压低了声音说道。

“程书记,真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您,我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放牛呢!”王宝玉由衷的说道。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当上副镇长和现在还不一样。有了真正的行政编制,对于将来进一步的提拔,那可是一个本质上的跨越。”程国栋说道,一家人的提法,让王宝玉觉得心中暖暖的,虽然他总是感觉程雪曼难以把握,但程书记这个未来的岳父,对自己还是很够意思。

“那我应该能接谁的职位?”王宝玉问到了关键性的问题。

“董平川。”程国栋说道。

王宝玉一愣,然后若有所悟的说道:“董镇长要调离了还是升迁了?”

“都不是,而是不定哪天就驾鹤西游了。他今年一直身体不好,熬不了多少日子了。”程国栋的话里带着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王宝玉不由心中一惊,现在每天忙得没黑没白的,这才意识到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董平川了。虽然自己对董平川素无好感,但也不至于到盼着他死的程度,春节以后,董平川基本上就不上班,王宝玉也听说他得了慢性肾炎,只是没想到后果如此的严重。

“不是说慢性肾炎吗,说是好好保养,别累着,还是没大问题的,怎么突然间小命都保不住了?”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开始的时候是这么确诊的,结果治来治去,变成了尿毒症,怕是好不了了,家里已经开始给他预备后事了。”程国栋平静的说道,好像别人的生死引不起他内心一点触动似的。

“这病很花钱吧?别是董平川家里比较困难,耽误了治疗?”王宝玉又接着问道,心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倒愿意伸手拉他一把。~